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三巨头的礼物

第一百八十二章:三巨头的礼物

        盛苑感觉时间过的好像有些快,哪怕她很想抓住学前快乐生活的尾巴,好让它溜走的速度略微慢一些,可是它依旧无情的一尾巴拍飞了她,兴奋地呼啸着愈走愈远。

        三岁的盛小九有些难受,唯有美食才能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灵。

        于是,她从重阳糕吃到冬至饺,又从冬至饺吃到腊八粥。

        腊八粥吃过没多久,就又到了小年,该吃灶糖哩!

        就这样,盛苑在美食中欢快徜徉,不知岁月的她,根本没发现三岁的盛小九已经准备交岗,而四岁的盛小苑即将接力。

        直到宫里三巨头给她的赏赐出现在眼前,她才恍然发觉,原来马上就要过年咯!

        【呵呵,纸醉金迷说的就是你!】系统打扮的跟红灯笼似的蹦出来嘲笑。

        盛苑闻言,有些心虚。

        这段时间她只是勉强完成系统的日常学习,其余的时候不是吃就是玩,再不然就是在吃喝玩乐的路上。

        见盛苑不出声,系统哼了哼,也不再挤兑,只是在心里暗自盘算,开学前要怎么出题才能考倒自恃聪明的宿主。

        盛苑却不晓得系统的打算,她这会儿沉浸于拆礼物的快乐里。

        皇上姨爷爷的礼物是一对儿紫檀嵌玉的圆匣子,其中一个里面装着两个空白奏本,另外一个则是满匣子小动物样式的金锞子。

        “哇!礼物好实惠啊!”盛苑眨着星星眼,高兴的原地蹦起来。

        盛向浔却不可置信的看着奏本,惊呆了:“盛小九!你跟皇上那儿说了什么!怎么会给你这个!”

        郑氏搂着盛蒽,循声看向他们,纳闷儿:“这有何问题?”

        盛向浔见小女儿骨碌着大眼睛不肯回应,哼了一声,扭头跟妻子说:“今上登基之后,有意广开言路,曾言通国子监,不仅监生,就是贡生亦可以从通政使司申领奏本上书皇帝。咱家苑姐儿出息咧,圣上赐给她的就是这类奏本!”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左顾右盼的小家伙儿,捧起匣子看了看,发现奏本底下还有张信笺,看着上面的章印,他指给郑氏说:“这是每季可以领两个奏本的信令!”

        “……”郑氏没想到这还是個长期荣誉,登时把小女儿喊到跟前儿,让她说个清楚。

        皇上赏赐这个,总要有缘由啊!

        “考学之后,皇后姨奶奶把我接到满福宫里玩,那……我当然要描述当时的情况咯,然后、然后……不小心就提起了姐姐设计书院服的事情。”

        “不要东拉西拽,你给我说重点!”郑氏捏捏小闺女的胖脸颊,好笑的提醒她。

        盛苑闻言,小声哼了哼,扭着圆腰想要噘嘴。

        这咋能怪她呢?!

        谁想到宫里人这样猴精!

        她不过是想显摆自己的奇思妙想,显摆她和姐姐的默契,显摆她有个行动力杠杠的姐姐而已!

        可溜达到满福宫的皇帝听到,却生出对官学控制力度不够的不满,提出要效仿监生贡生进言之法,将言路开到官学去。

        说起来,她也是被动的!

        皇帝三句两句绕了一通,她晕晕乎乎就接受了奏本。

        等反应过来之后,她也不安来着。

        可是皇后姨奶奶说没关系,这是好事儿。

        这样,她才渐放了心。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盛向浔被小家伙儿的狡辩给气笑了,拨楞着小闺女头上的两个发丸,很肯定的说,“我看你就是心虚,怕学舌之后被教训,对不对?!”

        “……才不是!”

        “肯定是!要不是你透出想给皇上进谏的意图,皇上能给一个三岁小孩儿进言的名额?”

        “我不是为了自己!我想着给姐姐的群社要一个名额的!”

        嘎……盛苑刚说完,就清楚说漏了。

        “爹爹唬弄小孩儿!”她气得睁大眼睛,气呼呼的看着她爹。

        好好一个浓眉大眼的郎君,竟然还套路小孩儿!

        不羞!不羞!

        她气的朝她爹刮脸颊。

        可惜,她爹就不知道何为害羞,反而跟她娘邀功:“怎么样?问出来了吧?”

        “……”郑氏很想翻翻眼,这么大个人了,从三岁小孩儿嘴里问出句话很值得骄傲啊?还不如个孩子稳重呢!

        当然,比她爹稳重的苑姐儿也要好好教育,进言名额本身不算什么,关键是要教育好孩子不能什么话都说,尤其是在皇城宫内。

        盛苑老老实实听了一耳朵教训才被允许接着拆礼物。

        “苑姐儿,你开学之后就加入群社吧!”盛蒽喊知语将她放在小书房里的邀请函拿出一份儿给盛苑。

        盛苑即使注意力都在礼物上,听到姐姐的话还是很痛快的点点头:“好哒!”

        不就是充当上达天听的工具人?简单!可以哒!

        郑氏看着俩闺女,忍不住小声跟丈夫说:“你说苑姐儿是不是让皇上……利用了?”

        这句话是在盛向浔耳畔说的,用的还是气声。

        “嗨,没事儿!”盛向浔笑着安抚妻子,“对于皇上而言,满朝文武上下臣子,都是他的工具人,无不可利用者……打算走仕途,就要有这觉悟!”

        从他身上都能找到利用角度的皇帝,利用谁都不稀奇啊。

        当然,当今为人还算厚道,只要不突破他容忍度,但凡利用谁,过后总会给予弥补,受利用者收获向来超出想象。所以,朝廷上下诸臣,只要不心虚,都期盼着让皇帝利用。

        当然,他是例外,他只是想在翰林院养老。

        盛向浔和郑氏耳语的时候,盛苑已经将另外两份礼物打开了。

        皇后的赏赐看起来很豪爽:全国各地官员进上的特产两车,各色鲜果两筐,银作局打造的儿童饰品两盒,针工局掌造的全套冬装两箱,内织染局染造的缎匹两大箱,又有花型、动物样式、豆子大小的金锞子各两盒。

        而太子的赏赐,就有些直接了:两个檀木圆匣,一个里面装着一封宝马领取函,一个装着满匣子花生样式的金锞子。

        “宝马?”盛苑想起安屿曾和她说过,太子承诺过他,说等他十二岁以后,就送他河曲马。河曲马向来出宝骏欸!当时她还羡慕,没想到这会儿她也有这个承诺了。

        话说,太子是不是拿着宝马领取函当支票使了?感觉咋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