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盛府宴

第一百八十章:盛府宴

        盛府的中秋宴开始后,盛苑眼睛看得、耳朵听得,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热闹。

        屋外天色渐沉,仆众合力将上百个灯笼点亮,只刹那院子便亮如白昼;上菜的仆妇丫鬟穿梭往来不绝,喜气洋洋的热闹非凡。

        厅内更是灯火明亮,高高矮矮的宫灯,将女眷们头上的首饰、衣服上的点缀无不照得熠熠生光。

        两侧偏厅又有乐人调丝竹、拨弦琴、吹洞箫,一曲曲喜庆的曲声随着月光倾泄而出,既不吵人又烘托出气氛。

        安和堂大厅依旧设了一大两小三桌宴席,大人们一桌,小女郎小郎君各一桌。

        大概是二爷盛向江即将远赴外地就任,家宴的气氛较之以往和谐了许多。

        席上盛家几位儿郎先是挨个儿给盛国公敬酒,个儿顶个儿的言辞喜庆、妙语连珠。

        而后便是兄弟之间举杯对饮,一会儿弟祝兄前程似锦、步步高升;一会儿兄谢弟守家孝敬,尊老护幼;更有人嬉笑唱和,咏诗对文;这等觥筹交错,笑声阵阵,远远看着端的和谐热闹。

        席上妯娌间亦言笑晏晏。

        果酒飘香,甘甜醉人,喜气和热闹在着光与声的交映里达到顶峰。

        盛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小脑袋左看看堂兄那边儿说笑的热闹,右看看她这边儿席面的清静,有些觉得无聊。

        自从二房四房疏远,两房的小女郎也不似往日亲密,而今席上,只有大娘子盛芝极力烘托气氛。

        她姐姐盛蒽,则时不时和五娘子盛蔷捧捧哏儿,总算没让冷场。

        盛六娘盛菡拿着果茶有些不是滋味,重生一回原以为比上世多出许多便利,顺着捷径走,说不得也能登上高位。却不知哪步出了错,竟然偏差至此!从此以后,前世种种恐怕只是记忆。

        如此想着,她不由有些心灰意冷。

        盛四娘盛葶见六妹妹盛菡低眉搭眼,想着彼此间的旧时情谊,心里不禁有些酸软。

        她记忆力比不得府中姐妹,真正记事也是十来岁之后,故而重生回来,八岁的她对很多事都模模糊糊不很清楚。

        可即使这样,她也记得,前世二叔一家从未离京赴任。

        发现两世轨迹不同后,她很是惊惶无措了一阵,只不过惊惶无措之后,她又有些庆幸。

        幸好她不曾用前世当尺丈量今生。

        庆幸的她,再回过头看盛菡,思及自己重生以后对盛菡的疏远,不禁有些惭愧。

        盛菡虽有诸多不是,但是前世对她却很不错,若是抛开盛菡对她夫婿的轻视,她的待遇都能和三姐姐盛芸比肩了。要知道,三姐姐可是盛菡的同胞姐姐。所以……她可真是個自私怯懦的人啊!

        心里自嘲一番,盛葶主动朝着盛菡举起果汁:“六妹妹,咱们姊妹自小一同玩耍,隔上几天就要同寝同出同吃同学一回,再没有更亲密的了,而今你要展翅南飞,见识天宽海阔,感受他乡风情;于我而言难舍难分,于你而言却是自由翱翔。

        做姐姐的在这儿就祝你此程一帆风顺,自此两处相安,于他乡结交三五好友,胸襟开阔见识夺人,日后归来给我们讲上七八个笑谈,也让咱们姐妹跟你见识见识广府繁华,还有那货物云集、外国人络绎不绝的口岸。”

        盛葶此番伶俐贺词,让盛芝松了口气,忙也跟着和声笑谈。

        盛菡讶异的看着盛葶,一边笑言说好,一边在心里暗自纳罕。

        这些时间,盛葶对自己的疏离,她不是没感觉到,只不过在她看来她这样不过是孩子气的表现,今儿和你好,明儿和她好的。

        她这个重生之人,怎么可能很盛葶这八岁女郎计较?

        或者说,盛葶的疏远其实也对她的心思,她现在根本没心思和孩子玩耍。

        当然,盛葶眼里的真诚,还是让她很有些触动。

        她前世虽和盛葶要好,但是盛葶在她心里,也不过是个小富即安没有志向的庸碌之人。

        盛菡想到前世,眼眸沉了沉,她儿子被发配,盛葶的确也曾出钱出力,奈何她嫁的那个夫婿官位低微,小小的吏科给事中,不过七品而已,能有何为?她当初就没当回事儿,果不其然,对方最后也不过是承诺找人在发配地关照一番,可那能做什么?

        如此想着,盛菡看着一脸真情实意的盛葶,心里暗自决定,若是她能飞黄腾达,又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建议盛葶换个夫家,那等小门小户,能是多好的去处?

        这样想着,盛菡的心情又好起来,牵着盛葶的手亲亲热热的说笑着。

        一时间,小女郎这桌儿气氛也逐渐热闹起来。

        盛蒽之前看戏时吃了不少坚果和点心,所以这会儿不过是拿着筷子做样子,半晌才夹一口百合或者脆藕,偶尔捏着一块儿银耳吃上半刻钟。

        不过饮子倒是多喝了几口,她感觉越喝越渴,便朝知语招手,要换温白水。

        盛蒽很有姐姐样儿,自己觉着口渴,也怕妹妹难受,便想让妹妹也换下果汁,结果一扭头……很好,瞧瞧她看到啥?

        只见这小胖妞一把勺子使的熟练迅速,动作虽不算快,却亦不算粗鲁,只要她想出勺,必然稳准狠的将目标盛于勺中。

        这一桌子菜品,小家伙儿全照顾到了;她自己够不到的,便把自己小碗儿推给附近的堂姐,眨巴着大眼睛朝人家卖萌,几次过来,接递碗就成了那些堂姐妹的下意识动作。

        看看吧,从小家伙儿递碗,到几个堂姐妹接过去,无声的传递后,再到大堂姐一边说话一边自然的拿小勺子将附近的几个菜品舀上,然后收获满满的小碗又回到小家伙儿手上。

        盛蒽看着自家小妹吃得认真而努力的样子,微笑着的她,差点儿给自己按人中!

        她心里的小人儿尖叫着!

        这小东西刚刚看戏时也没少吃啊!

        这怎么受的了?!

        “快给上碗消化汤来。”盛蒽面上不显,只是催促知语快些,然后扭头等着小家伙儿香香的咽下最后一口菜,抓住时机一把按住妹妹的爪子,一边儿拿帕子给她擦嘴,一边儿哄说,“苑姐儿留些肚子,等咱回院子还要吃月饼赏明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