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中秋节

第一百七十八章:中秋节

        盛苑第一次见到大楚勋贵家是如何过中秋的。

        她早上起来,便见院中府里花园走廊挂满了花灯。

        府中平时娇养的花朵成群的出现在府里每个角落。

        不同的花样、不同的颜色,却齐齐的散发出无言的喜悦。

        府里丫鬟仆妇依旧步伐稳健行走无声,明明去来不见匆匆,但是远远瞧着却有种节日里特有的忙碌感,让人瞧见就心生欢喜,踏实的幸福感瞬间充满胸间。

        中秋节这天的天空也格外蔚蓝清爽,阳光温和的照耀在金菊之上,园子里传来阵阵曲乐弦声,那声调儿里充斥着轻快喜悦,有种属于秋季的趣意盎然。

        “苑姐儿乖,等会儿跟着姐姐一起行动,不要自己颠颠儿跑!”

        盛向浔被通知带孩子一起去祭祖,便一手牵着一个闺女,仔细叮嘱最小的那个。

        自从陛下坚持于国子监开学,有意无意透露开女子科举之意,盛国公府特有的识趣儿基因就动了。

        原本府里祭祖皆是郎君之事,可盛国公月前就与家中子弟、族里各房做了通知,言自中秋起,凡开祠堂,府中、族中入学子弟无论男女皆要参与。

        当然,盛国公虽然谈及家族,但实际上从初代盛国公自立一支后,盛氏族地就安排在了毗邻京城的行省,并立了祖训,言他之子孙,嫡支承爵,庶支掌族,平时只走礼见亲,并不相互依附,祭祖大事各自承担。

        也就是说,盛国公府和盛氏一族虽有关联,却相互独立,这样既免去了盛国公府被族人拖累的后患,也让盛氏族人坚持自强努力。

        故而,盛国公府祭祖人员没有外人,全部出自府中五房。

        所以,作为整个府邸真正的主人,盛国公的命令自然无人反对。

        于是,原本以为上午可以轻松玩耍的盛苑,被提溜出去了。

        也是这时她才晓得,原来盛国公府的祠堂,不在盛国公府内。

        穿过府邸后面大花园的后门,就是一条数尺宽的巷子,巷子另一端的五进院子才是祠堂所在。

        “这是咱们祖宗的家产,大燕还未立时便有了。”盛蒽牵着妹妹走在盛家小女郎的队伍里,低声跟妹妹介绍。

        盛苑惊叹着仰起头,看向这座历史更加古老的宅院。

        大概因为是改造成了安置祠堂所用,这五进院子的格局有些不同。

        一进院子留作歇息周转之所;二进院子则修成了小广场,祭祖仪式都要在这里举行;三四进院子修成了高堂屋室,前者安放了历代盛国公的雕像和简介,后者则是国公府嫡支子孙的排位;至于五进院子则安排成盛氏书馆,里面放着历代国公的自述书简和生平记录。

        就这么一座宅院,光是打扫的仆人和守卫就有五十余人。

        “府里还有自己的守卫?”盛苑没想到国公府还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不由有些惊奇。

        “这些守卫由禁军内卫提供,算是皇室对盛国公府的恩宠,燕陈楚三朝皆是如此。”大堂姐盛芝见小妹妹的好奇,不由笑着说给她听。

        原来如此!

        盛苑心说,怪不得盛国公府这样招摇呢!

        也是,有皇帝心腹内卫帮着照看,搁她她也会把祠堂修的高大巍峨,毕竟这可是皇帝的牌面!

        你把皇帝的亲信内卫安排照看个小屋子,那是瞧不起谁呢?

        “大姐儿,你带着妹妹们参看过整座宅院了?看过了就回三进去,老爷子准备带咱进去看祖先了。”

        五叔盛向浚是他那辈人里最小的,故而跑腿的事儿就大多在他身上了。

        这会儿通知了盛芝,便扭头又去看给祖宗的供果安排的如何。

        盛苑看着他忙的脚打后脑勺,不由摇头叹气,有时候排行挺重要的,像她大伯二伯,此刻就安安稳稳的陪在老爷子身边儿,跑腿忙活的全都是四叔五叔。

        至于她爹啊……那肯定是躲清闲呢!

        左右只要脸皮厚,她祖父也使唤不动这個儿子。

        盛苑腹诽的工夫,就跟姐姐们快步绕到三进院子。

        此刻祖父刚好准备整顿子孙队形。

        祭祖过程,基本上是盛国公领着大家进行的。

        随大流的盛苑算了一下,从三进到四进这段距离,她一共走了一百三十步。

        开场先是盛国公抑扬顿挫的背诵发言稿,大意是告诉祖宗盛国公府现在如何繁盛,以后前景如何光明。

        诵稿结束,便到了盛国公府子孙叩拜祖宗的时候。

        盛苑跟着盛国公的喝令动作,磕头跪拜的小脑袋都有些晕了。

        她以为到这儿也就差不多了,哪想到,她祖父还有话说。

        “你们兄弟几个让开,府里的小女郎小郎君前来!”盛国公朝着几个不省心的儿子挥挥手,乐呵呵的把孙子女叫到跟前儿。

        嫡长孙嫡长孙女分立他左右两侧,其他孙子孙女站在长兄长姐身后。

        盛苑站在八堂姐盛菌的身后,看着这个文文静静的堂姐的后背,不由感叹,大三岁就是不一样,比她还不得高了两头?

        “苑姐儿!”

        盛向浔猫着腰,趁大家不注意,快速的凑过去拍了小闺女肩膀一下,紧接着又退了回去。

        刚刚他见老爷子跟前面儿声情并茂的跟祖宗讲述女郎进祠堂的缘由,还跟祖宗们画饼显摆,说盛国公府以后代代要出能臣文士了,紧接着特别介绍起府里女郎来。

        见此,他第一反应就是看小闺女。

        果然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他小闺女竟然淘气的踮着脚,想跟堂姐比身高!

        被爹爹出其不意的拍了下巴掌,盛苑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她祖父就念出她名字。

        “到!”盛苑条件反射应出声。

        顿时,惹得周围大人小孩儿笑出了声。

        盛国公也跟着笑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便绷住了,朝盛苑挥挥手,叫到跟前儿,抱起她,笑问:“苑姐儿有没有志气以后在朝堂建功立业啊?”

        “有!”盛苑滑头的很,晓得不好在这里耍聪明,所以很给面子的给出她祖父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