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系统听不懂

第一百七十三章:系统听不懂

        “没有对比,幸福感哪能这么清晰?”盛苑吃饱喝足,跟系统发出了感慨。

        【……】对着主系统每天发过来的欠帐单发愁的系统不想搭理她。

        盛苑也无所谓,主动整理好书袋后,斜挎着它出了院子。

        系统见她背着小手,迈着胖腿儿,又开始满处溜达,直叹气。

        【你就不愁吗?要是你这辈子不能达成首辅成就,咱们以后就只能给主系统打工了!】系统愁的每天多吃两顿饭!

        盛苑听了这话,不但没有发愁,反而心大的摆摆手,宽慰起它来:“这事儿愁也不管用啊!你以为当首辅是考试?我考个第一名就能进内阁了?显然是不可能!

        我们能把握的是可控因素,若考不上进士、成不了庶吉士,那是我们的问题。

        可是走仕途更多的是不可控因素,能不能进内阁不仅仅是我能力有没有,成绩好不好的问题!

        首先,你能确保同僚对女官的接纳度不?

        其次,你能确保皇帝对你观感一直好,乐意栽培重用你不?

        再次,你能保证身边儿亲戚朋友没有猪队友不?”

        说到这儿,盛苑觉得自己不容易啊。

        她摇晃着小脑袋感叹:“所以,还是不要想太多咯!只要我们这边努力到位了,在当官的时候尽最大努力为自己辖下的百姓谋福利,有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儿,那剩下的就不用多想了,因为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了!要真是努力后,皇帝仍然不肯给首辅做,那你说错在咱们不?”

        【那那指定不能!】系统大声喊着,恨不能拿个大喇叭对着主系统的接听频道喊话。

        盛苑没发现它这个小心思,还拍着小手说:“要是做到最大努力,主系统还因为首辅成就未达成惩罚咱,那咱就投诉!”

        【投诉?】系统眼底闪过阵阵茫然。

        话说,主系统还能投诉啊?跟谁投诉它?

        盛苑听了,表示不知:“虽然我也不清楚,但这不是问题,我们可以直接问主系统啊!”

        【???】系统听她这样说,不由一个踉跄。

        宿主也忒不靠谱儿了!

        这能直接问?

        人家问你怎么能找你爹娘告你的状,你能说?

        盛苑点点头:“有些事能瞒,有些则不能,注定爆雷的事,还是早些爆好。”

        她这样说,把系统听得一愣一愣的。

        有那么瞬间,系统都开始自我反省了,琢磨自己是不是越来越不单纯了。

        不过很快,盛苑又说了:“当然,在我们和主系统出现矛盾前,我们将矛盾摊开来谈,主系统若不想出现被咱盯着投诉的情况,是不是能给出谈判空间呢?”

        【……】系统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合着盛苑这是先抑后扬、欲擒故纵啊!

        盛苑听系统感慨后,沉默了片刻:“虽然但是……我怎么感觉你用的成语都不大准确呢?”

        【要不你说一个?】

        盛苑挠挠脑袋,试探说:“先礼后兵?”

        “【……】”一直在线的主系统。

        它就说009怎么好心打开它通讯权限呢,原来跟这儿等着呢!

        这一人一统跟这儿大声密谋,是要说给它听?

        诶哟诶,说的真没错呢!

        但问题是,说大话谁不会?!

        “【你可倒是勤学努力啊!】”主系统冷笑着发出这句话,立刻主动关闭和009的通讯。反正009的宿主还很小,暂时不搭理他们也没问题!

        系统转述了主系统的怒问,认为很有道理:【你可倒是努力学习啊!】

        盛苑闻言,竟毫不心虚,反而挺胸昂首,格外自信的说:“小孩子还是要轻松一些哒!再说,我现在才多大?学那么多东西,我就算能记住,又能记多久呢?还是先玩儿……咳咳,还是先放松放松,从锻炼发掘我的能力和潜力再说吧!”

        系统沉默了:【……】

        呵呵,虽然它很老实,但不等于它傻!说来说去,苑姐儿这家伙还不是为了玩!

        自觉说服了系统的盛苑,美滋滋的踏上自己的领地,开始认真的巡视起院子里的一草一木。

        “苑姐儿!”盛向浔正准备去书房,出来就看见本该学习的小闺女溜溜达达的背着小手跟那转。

        他就不明白了,咏繁苑这一亩三分地儿,就是再好也就这么大,这小家伙儿早就逛了不知多少遍,怎么还能这样兴致勃勃的溜达?

        “爹爹!”盛苑看见她爹,一点儿都没有偷玩被抓包的心虚,反而兴高采烈的跑过去,高高兴兴的说起自己的新发现。

        什么燕子搬家换树枝住了,什么树边儿多了几种野花野草,什么地方多了些青苔……总之,大家觉得普通平常的,苑姐儿都说的有来道去。

        盛向浔欣慰的摸摸小闺女的头,朝她露出老父亲的慈爱,态度极其温和的说:“苑姐儿真棒……不过,你是不是该读书了?”

        盛苑闻言,眼珠儿骨碌碌一转,抱着她爹大腿表示:“人家功课都做好咯!”

        说着话,她扒拉扒拉书袋,从里面拿出作业,双手递给她爹。

        当然,鉴于她爪子还太小,暂时拿不起笔,所以所谓的作业,不过是一项项要完成的课业和课业后面的对勾。

        “谁给你打的勾?”盛向浔没记得小闺女找过他们夫妻复习背诵啊!

        “我自己打的勾!”盛苑点着脑袋,利落的说。

        “……”盛向浔让小闺女坦然的态度给整不会了,“不是,苑姐儿你想想,你自己给自己判答案……这合适不?要是你的同科,又参加考试,又给你们当考官,你能放心不?”

        盛向浔循循善诱的教导着小女儿。

        不想,盛苑先是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旁人我自然不放心,可是,我难不成还不放心自己?!”

        “……”差点儿被这小丫头说服的盛向浔沉默了。

        这一个孩子一个样儿,他不能用对昕哥儿和蒽姐儿的方法来教苑姐儿。

        小丫头说会道,寻常的哄孩子式教育,对她没用啊!

        所以别跟这费劲儿!

        过来吧你!

        盛向浔直接把小女儿捞起来:“爹爹决定了,从今儿开始,亲自给你从经史子集里挑选适合的书籍。你以后看过后,就用你自己的话复述一遍,然后发表看法。”

        他这般说着,想想又补充:“你汇报作业的对象只能是你爹爹我,再让丫鬟代劳,功课全都不算!”

        “……好。”虽然不大乐意,可是盛苑也晓得这没得谈,只能老实说好。

        “你今儿先从这本《古史今说》看起。”进到书房,盛向浔把闺女放到榻上,挑出本书册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