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多热闹

第一百七十二章:多热闹

        又是一个清晨,盛蒽自己背着书袋,很有气势的迈着步子往外走,知语跟在旁侧。

        主仆俩这是准备在上学前到主院晨省去。

        还没踏出侧院,盛蒽就觉得有些不对,总感觉谁在看她。

        只是环首看去,眼前景色一览无余,没有任何异常。

        可盛蒽若继续往前走,那感觉就又会出现。

        哼,她要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盛蒽眼珠儿一转,给知语使了个眼色。

        知语领悟,忽而轻唤:“小姐,您看!前边儿地上搁着的是什么?”

        她嘴上说着,眼睛却紧锁着四周不放。

        很快,她发现不远处的什锦窗边沿儿上露出个小揪揪。

        意识到怎么回事儿,知语忍着笑想跟自家小姐汇报,却见自家小姐先是示意她噤声,随后又挥挥手,让她接着往外走。

        “这不是云栖书院刚出的机关学具?我记得之前放屋里啦!”盛蒽乌溜溜的大眼睛泛着狡黠,她说完这句,便猫着腰往旁侧的院墙走去。

        知语边走边回应:“许是三小姐的胭脂淘气给叼出来了!”

        她这话一出,就见窗沿边的小揪揪晃动起来。

        盛蒽轻步靠近,路过墙侧时,顺手将小丫鬟们歇着用的杌子拿在手上。

        幸好杌子不算多高,知语虽然看着小姐踩上去有些忧心,却也没打搅她的兴致。

        盛蒽踮着脚,舌头轻轻腆着唇角,视线向窗外下方看去。

        嘿哟,一个小胖墩儿蹲了下去,那么矮的小东西竟然也猫着腰,瞧她坏嘻嘻的样儿,盛蒽还有啥想不明白的?

        她看看被小家伙儿忘记的椅子,又看看窗上的花格,登时有了主意。

        这侧院的墙上虽然装饰着什锦窗,但是为了美观和安全,窗上有着一整块儿白玉石雕的镂空花格。

        也就是盛蒽小,小胳膊还能勉强伸出去。

        打算得当,盛蒽又给知语使了个眼色。

        于是知语又道:“小姐,您看!胭脂还真落咱院子这儿了!欸?怎不动?莫不是翅膀伤着了?”

        果不其然,要走开的小家伙儿迟疑的顿了顿,很快猫腰折返,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椅子。

        盛苑看着那晃悠悠的小揪揪往上升,脸上露出笑容。

        说时迟那时快,盛蒽把握时机找准机会,然后……快速伸手一揪!

        哈哈,妹妹的小奶声儿瞬间就冒出来咯!

        “怎么啦!怎么啦!”盛向浔在外间儿跟郑氏说笑呢,忽然听到小闺女吱喳乱叫,登时连鞋子也顾不得穿好,趿拉着就跑了出来。

        瞅瞅他看到啥!

        小闺女被她姐姐隔着墙揪着揪揪不放!

        “蒽姐儿,你搁这儿抓参娃娃呢!”盛向浔哭笑不得,赶紧上前抱起张牙舞爪的小闺女,哄着大闺女松手。

        还别说,小闺女这白白胖胖劲儿,要是穿个兜兜,还真像参娃娃!

        越看越爱,盛向浔照着小闺女肉嘟嘟的脸蛋儿,使劲儿亲了两下!

        盛蒽本来也没有多用力,盛苑喊的热闹,纯是气的。

        这不,这小孩儿气得小脸儿通红,小肚子更是一鼓一鼓的。

        她一手扶着揪揪,一手搂着她爹脖子,张嘴就告状,大意就是:

        姐姐太坏了!太狡猾哩!

        宝宝生气了!太生气了!

        盛向浔见小闺女气的恨不能捶拳头,有些哭笑不得:“可是,你为什么要躲在这儿瞧姐姐?还搬了椅子过来?踩在上面多危险?”

        “才不危险!椅子还有扶手,三面挡着摔不着!”盛苑正控诉姐姐欺负人,听她爹这样说,立刻忘了诉苦,小手指着椅子说了一通理由。

        说完之后,她还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表示自己聪明着呢,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她懂!

        “……”小家伙儿的嘚瑟样,让盛向浔又想笑又无语。

        “苑姐儿,你好意思告状?”盛蒽也从院子里出来,双手叉腰的看着暂时忘了控诉的小家伙儿,哼道,“你不是不乐意起早儿跟我上学?那怎么今儿倒早早出来埋伏啦?”

        “才不是埋伏,我就是想跳出去吓姐姐你一跳!”

        盛苑昨儿因为睡眠充足,午间也不休息,愣是跑跑跳跳了一下午,等到用完晚膳,她就睁不开眼了。勉强让丫鬟们给洗香香后,她就彻底坚持不住了,不等脑袋沾上枕头,就睡熟了。

        比前一天睡得更早的结果,就是跟系统学习过后,她睡不着了!

        不睡回笼觉,盛苑又不想学习,便有些无聊。

        闲着没事儿,她想起姐姐这会儿该上学了,这才跟小遥搬着凳子准备守株待兔。

        “谁想到姐姐这样无情呢!”盛苑气呼呼的跟爹爹指控,小手还捋着自己的揪揪,学给她爹瞧,“就这样、这样揪苑姐儿!”

        她人小,手上没轻重,一爪子下去,她就嗷呜的叫出来!

        姐姐盛蒽没给她揪疼,倒是她自己一激动,把自己揪得哇哇乱叫。

        “哈哈哈!”盛蒽看得大笑,伏在知语肩膀上揉肚子。

        “!!!”盛苑也是个要脸儿要面儿的,眼见姐姐如此嘲笑,想起自己刚刚的蠢举动,忍不住了,哇啦哇啦要回屋去。她暂时不要见大家啦!

        “苑姐儿,你怎又闹腾啊!”郑氏在屋里听得清楚,本不想管,可谁想小家伙儿这么能闹,偏偏盛向浔这个当爹的一心要做慈父,哄都哄不住,最后只能她亲自出来。

        盛苑一看见娘,立刻忘了爹爹,张开小手儿就要抱:“苑姐儿没有哭,大清早儿的不可以哭,要保持好心情才快乐,苑姐儿懂!苑姐儿不会哭!”

        “可真欺软怕硬!”盛向浔等郑氏接过盛苑,才笑着轻拍这巧言令色的小东西两下儿,“你还挺会哄人!怎么不晓得哄哄你爹我?”

        他刚刚不晓得怎么回事儿,急匆匆跑出来,鞋子差点儿踢掉了。

        “哼!”盛苑没空儿理她爹,她忙着跟娘亲贴贴呢。

        贴贴之后,她显摆的朝姐姐晃脑袋。

        这是气她姐姐呢。

        可惜,盛蒽却不生气,她笑呵呵的给爹娘行礼问好。

        趁大家不备,她飞快的把盛苑的小鞋子扒拉下来,捏着她的小脚丫儿,快速的照脚心儿弹了两下儿,便笑哈哈的跑开了。

        她站在咏繁苑门前,看着爹爹娘亲手忙脚乱的抱着往前扑的妹妹,乐不可支的摇晃手:“我上学去啦!”

        言罢,欢快的跑走了。

        才反应过来的知语匆匆给盛向浔和郑氏行了个礼,忙不迭追上去。

        “蒽姐儿可真调皮啊!”盛向浔好容易帮妻子抱稳小女儿,很是松口气,感慨一句后,便搂着郑氏肩膀往回走。

        “宝宝的小鹿鞋!”盛苑没想到自家大人抱着她就走,竟都忘了她的小鹿鞋,不由急得蹬着白胖胖的小脚丫,喊起来。

        那是她最喜欢的小鞋子!上面还有鹿角,可好看了!都是臭姐姐!也不知摔坏没!

        “小姐别急,我这给拿着呢!”小遥一手鞋子一手椅子,摇摇晃晃的跟了上来。

        半晌后,郑氏看着在餐桌前大快朵颐的小闺女,累心的倚在盛向浔肩膀上,长长一叹:“这大清早儿的,可真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