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画里的盛苑

第一百七十一章:画里的盛苑

        郑氏看着盛向浔自信的执笔游走画上,忍不住莲步上前看他的补笔。

        待看清画上新添的图案,忍不住捂唇轻笑:“三郎,你这般促狭,若是让苑姐儿看到,说不得要恼了!”

        盛向浔闻言,也不言语,只是扬扬眉,坏笑着坚持将画完成。

        直到收笔,他才满意的放下画笔,乐呵呵的欣赏着自己的成果。

        只见两幅并在一起的画上,拢共添了五个用虚线浅墨添加的盛苑形象。

        第一个形象:小盛苑被石头绊着往前扑的画面,画上小家伙儿眼睛圆睁,又是惊又吓又莫名其妙。

        第二个形象:盛苑小朋友摔到动作的起势,画上盛苑脑袋上标志性的小揪揪似乎都在颤动。

        第三个形象:盛苑像个小鞠球似的成了一团,骨碌碌的往前滚;嗯,画上转成鞠的盛苑周围多了几个半弧,组合在一起,竟有种盛苑加速往前滚的感觉。

        第四个形象:盛苑小可怜滚落动作的收势,画上盛苑不再像个鞠球一样滚了,小家伙儿圆乎乎的身体半张开,像是要往前扑的样子,图里接近她脚边儿的地方有个鞠球静静的呆着。

        第五个形象:可怜的盛苑翻了个跟头,通过凌空接近她手边儿的鞠球、还有她脚脚的动作可以猜测,她在扑的时候让鞠球绊了一下,小家伙儿顺势翻了个跟头,刚好和郑氏画的画对上了。

        盛向浔欣赏……哦,不,应该说是检查过后,感觉还有不足,略微琢磨了一下,在七个盛苑图之间的空隙上略加几笔,瞬间就让苑姐儿翻跟头图完整、顺畅许多。

        “你这画上还差几笔。”郑氏推开盛向浔,也提笔在五张补图上添了几笔。

        于是,苑姐儿翻跟头图上就多了一群看热闹的蝴蝶。

        从躲开盛苑追捕的蝴蝶→到转过来看盛苑摔倒的蝴蝶→飞出残影的蝴蝶→带着一群五彩斑斓的蝴蝶过来的那只蝴蝶→围着盛苑转圈圈的一群蝴蝶

        “这是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带来看热闹了啊!”盛向浔笑着抚掌赞许,“果然还是娘子更有想象力,这样几笔一添,画面愈发生动活泼,颇有种自带配声的感觉。”

        “这样一副长画卷,须得好好裱出来。”郑氏笑着摸摸画中小女儿肉嘟嘟的脸颊,“你画的可真好,把咱们小苑姐儿的表情举止画的栩栩如真。”

        “就怕那小家伙儿不能欣赏哦!”

        盛向浔虽然这样说,可是却期盼着盛苑看到裱好的画!

        真很想看看小家伙儿如何反应呢!他可好久没逗哭孩子了哦。

        “爹!娘!”盛苑的奶声极具穿透力的从外面传来。

        “……”盛向浔顾不得其他,忙不迭将刚晾好的画卷起来,生怕裱好之前让这小家伙儿瞅见。

        他动作快,可盛苑的动作也不慢,虽然她腿现在还有些短,但是不要紧,长度不够速度来凑!

        盛苑快速倒着小腿儿,一溜烟儿就跑到了书房。

        “苑姐儿?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盛向浔若无其事的迎上去,一把抱起小女儿,用力的掂了掂,“没有和姐姐一起上学啊?”

        “哼!”盛苑小手揉揉眼,把情绪调动起来,便耷拉着脑袋开始告状。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盛向浔忍着打哈欠的冲动,看向无知懵懂又可爱的小女儿,懒洋洋的拖长语调:“所以咧?你明儿不去了?”

        “嗯!嗯!嗯!”盛苑攥着小拳头,使劲儿的点头。

        她就是这样想的。

        “可是你今儿能不去,明儿能不去,那等你正式读幼学了,还能跟你姐姐分着走啊?”

        盛苑听着她爹举例,脑海里立刻冒出她姐今儿早上编的那句“今回首,明回首”。

        没办法,整首诗今儿在她耳畔出现的频率之高,她的小揪揪都快散开哩!

        “那就没办法了?”盛苑可怜兮兮的睁圆眼睛,瞅瞅爹爹又瞅瞅娘亲,“宝宝睡不好,就不能快快长高高了!”

        “哪里,你睡得明明就是极好!”盛向浔摸着小闺女的脑袋,毫不客气的给了一击心灵的攻击,“再没有哪个小朋友比你睡得还香了。

        昨儿是谁酉初就开始洗漱?到酉正时自己拿着小枕头就躺好了,待酉正一刻已酣睡香甜的小朋友,你一觉睡到寅初呢!怎么会睡不好?”

        小朋友本人的盛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爹,水汪汪的眼眸里尽是惊诧:当爹爹的这样喜欢拆台么?

        “哼!爹爹就不该在翰林院呆着,工部才是适合您的地方!”

        小家伙儿气呼呼的将胖乎乎的身子转开。

        她拒绝和欺负小孩子的大人沟通!

        “这样大的气性啊!”盛向浔拨楞了小闺女胳膊两下,不出意料的都让她给甩开了,不由好笑的拍拍她肩膀,“你不跟爹爹说话,那你的问题怎么解决呢?还是说你以后都不跟姐姐同乘了?”

        “……”盛苑有些纠结,其实姐姐还是很好的。

        要是可以不那她当工具人折腾就更好了。

        盛向浔见她虽然没有服软,但是耳朵却支棱着,晓得小家伙儿还是很心软的,便笑着说:“这样好吧,明儿你就不跟姐姐出去了,爹娘等回来会和姐姐说的,让她不要老折腾我们苑姐儿,把妹妹折腾累了,妹妹上课时怎么办呢?”

        “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盛苑听得眼冒精光,拍着小爪子表示这主意很好。

        “可是……”盛向浔点点头,将这个词说的极为婉转悠长。

        盛苑一听“可是”俩字儿,都有些条件反射了,当即用小爪子像早上捂姐姐嘴似的捂着她爹。

        不过她爪子不够大,她捂着爹爹嘴,她爹爹还是笑呵呵说了出来:“可是,苑姐儿到入学之前,难不成就每天追着爹娘玩耍?”

        “要不然呢?”盛苑挠挠小脸,眼眸里尽是疑惑和不解。

        盛向浔和郑氏看着小家伙儿理所当然的态度,就晓得这小家伙儿根本没想着按时学习!

        “你要是每天坚持在自己屋里学习一上午,那么正式入学之前,爹娘就不严格要求你了,怎样?”

        盛苑听得张开小嘴儿,极为震撼。

        原来每天要小孩子学一上午的功课,都不算严格要求咯?

        盛苑表示看不懂!

        盛苑表示不明白!

        盛苑、盛苑……签署了不平等条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