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聪明的苑姐儿

第一百七十章:聪明的苑姐儿

        “【今回首,明回首,回首举目不见愁,稚子满山头。

        你挥手,他挥手,挥手灞桥皆折柳,分别笑依旧。】”

        盛蒽告别了开学前的小情绪,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满血状态,整个人犹如精力旺盛的鱼,活蹦乱跳的翻上岸,蹦跶俩下又吧唧一下翻回水里,摇头摆尾得意洋洋的朝着海和远方游去。

        只可怜了盛苑小朋友,迷瞪瞪被她姐姐拽着上了马车,一边儿给颠得摇摇晃晃,一边儿又要奉上耳朵。

        她想在马车上补觉的计划被她姐旺盛的诗兴搅合掉也就算了,更过分的是,她还要让她应和!

        “唔,谁家三岁孩子见过寅正一刻的大楚京都呢?”盛苑苦着脸感叹。

        说话间,她眼角儿那两颗被哈欠留下的泪花儿,敢怒不敢言的闪烁着。

        “小懒妞,你莫要诉苦啊!谁不晓得你昨儿睡得早啊!便是寅初起来,也睡了五个时辰有余,哪里就睏成这样!”

        盛蒽笑嘻嘻的捏捏妹妹肉嘟嘟的脸颊,而后抱着小家伙儿肩膀拍了拍:“小孩子家家的有些朝气好不好!来来来,跟姐姐和诗来!”

        她说着话,也不管妹妹怎么想,继续念刚掰出来的诗句。

        盛苑听着姐姐朗声念出的诗,只觉姐姐对诗歌的热爱太强烈了!旁人家是无中生友,她姐是无中生诗。

        盛蒽同学不清楚妹妹的想法儿,依旧自顾自的念着不说,还边念边期待的和妹妹对视。

        “……”盛苑顶不住她姐姐的热情,忍不住挪开视线。

        唉,要不咋说是“谁脸皮儿薄谁让步,谁脸皮厚手持笏”呢!

        在和亲姐的对视中败下阵的盛苑,捧着小脸儿直叹气。

        盛蒽当她默认,立刻笑滋滋的再次念诗:

        “【今回首,明回首,回首举目不见愁,稚子满山头。】”

        “【啾啾?】”

        盛蒽听着应答,又看着妹妹那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笑得格外灿烂:“乖,给你个机会,再换个?”

        感受到姐姐笑容里的杀气,盛苑登时就老实了,小家伙儿缩缩脖子,赶紧现编说:“【笑声解人忧。】”

        “……还可吧!”盛蒽觉得应该补上两句十二个字的诗最好,不过想着妹妹才三岁多大,到底不好强求,便算她过了。

        盛苑听闻,很是松口气。

        她吸吸鼻子,脑海里幻化出来一个自己,跟那儿咬着帕子,两行宽泪哗哗往下流:呜呜呜,她太难喽!

        偏她姐姐又念起了下句:“【你挥手,他挥手,挥手灞桥皆折柳,分别笑依旧。】”

        “【咻咻!】”

        心里气呼呼的盛苑,欠欠儿的又来了这么一句,却不等她姐竖起柳眉,立刻接了下去:“【愁绪不露头】。”

        盛蒽本来要给这淘气的妹妹一个脑瓜喯儿的,可是听到她接下的话,微顿之后便恍然,不禁拍手笑言:“你这丫头可真狡猾,竟然把我两个句尾倒换了一下,接了出来。”

        见她满意,盛苑可算挺直了腰板儿,嘚瑟的扬着小脑袋,和她姐互捧:“姐姐也不差啊,都听出来了!”

        【呵呵,你刚刚根本没想那么多,根本是凑巧了!】一直看着盛蒽盛苑姐妹互动的系统,见宿主竟然大言不惭的显摆,立刻指了出来。

        “你还说自己是科举路上万事通呢!怎么不晓得阅读理解的关键?作者亲自作答都拼不过教辅上的正确答案!那姐姐自动升级我给出的答案又怎么了?”

        【……】系统沉默了。

        也不知是被说服了,还是震惊于苑姐儿脸皮厚度又精进了。

        盛苑驳倒了系统,再次美滋滋的看向她姐姐,小脸儿上尽是“姐姐你会夸人,你就多夸几句”的得意。

        要不怎么说她们是亲姐妹呢,盛蒽瞬间领悟妹妹的表情,当即抚掌就要再赋诗一首。

        “!!!”盛苑顿时大惊!

        刚刚那首,就已经难为她这个小人家了,姐姐竟然还想再添一首?

        不可以!

        她顿时扑了过去,小手一把捂在她姐嘴巴上,激动而急切的说服姐姐:“蒽姐儿累了,不想再写诗了!”

        “欸!你起来!”盛蒽被她妹妹这么一扑,差点儿没喘过气来,也顾不得逗这小东西了,赶紧咯吱她痒痒肉,让这小家伙儿收手了。

        ……

        “快,我们家去!”亲眼看着姐姐进了书院侧门,盛苑抹了把汗,赶紧吩咐车夫回转。

        她小小的脑袋里,此刻还晃着姐姐想把她拐进书院未果后的笑容!

        幸亏她聪明,还懂得坚持,要不然,岂不是回程时又要被姐姐折腾?

        想到来时的经历,盛苑小朋友打了个哆嗦,只觉今儿定要将陪姐姐上学这件事儿推脱掉。

        ……

        盛三爷可不知他和妻子的二人世界计划要生波折,他这会儿正和妻子对镜自画呢!

        他这种对镜自画很有意思,就是俩人设计一个情景,不需要是此刻的时间、地点风景。

        然后彼此看着对方的脸,将对方按照自己想象的举止、表情、状态画出来。

        之后再通过裱画技术拼接在一起,成为一副完整图画。

        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却很考验执笔人的画工。

        画画时须得留出自己的位置,还要有技巧的留出找补的空间,这样拼接时才会显得自然。

        盛向浔和郑氏画技不算极好,但是这多年练下来,执笔对镜自画已是轻车熟路,像这样的画,从生疏到熟练再到现今,已有五六十张。

        “呀,你怎么也画了个苑姐儿?”

        “哟,我这里也有个苑姐儿!”

        盛向浔和郑氏作完画,将各自画纸放在一起,刚要欣赏就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这次作图,蒽姐儿在盛向浔的画里,昕哥儿在郑氏的画里,唯有苑姐儿同时出现两次!

        盛向浔那张图里,盛苑是在画纸左边追着蝴蝶跑。

        郑氏的那张图上,盛苑是在画纸右边抱着鞠球坐着笑。

        “这……”夫妻俩对视一眼,有些挠头。

        “我不管,是你没安排好,你负责!”郑氏嗔笑着将两张画都推到盛向浔跟前儿,自己则轻笑着似跳舞一般,轻飘飘的挪开数尺。

        “……”盛向浔晓得妻子不讲义气,只是没想到她这样不讲义气。

        不过没关系,他来就他来!看他的!

        盛向浔拍拍胸脯儿,让郑氏等着瞧。

        自己想了想,手指在两幅画上卡了卡,登时有了安排,提笔捋袖,“唰唰唰”笔锋如刷,很快便将画上的瑕疵给圆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