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夫妻说悄悄话

第一百六十九章:夫妻说悄悄话

        盛向浔好容易欠儿欠儿一次,最后结果却是割地赔款,许给两个女儿不知多少好处。

        嗯,没有错,就是两个女儿。

        虽然他没招惹蒽姐儿,但是苑姐儿那小古灵精怪的丫头,可是没忘了她姐姐,趁机给她姐姐也要了好东西。

        等到苑姐儿破涕为笑,和她姐姐手牵着手蹦蹦跳跳出去玩,盛向浔这才捏着已经瘪了一半儿的小金库儿,欲哭无泪的看向郑氏:“你说这小丫头跟谁学的啊!”

        郑氏温和的看着他,但笑不语。

        盛三爷:“……”

        好吧,可能是随他了。

        嗯,那就没事儿了!

        眼下闺女们不在跟前儿,盛向浔赶紧坐到郑氏身畔,问起不对劲儿来了:“我看你面露乏意,这是怎么了?”

        郑氏见他仔细,不由长叹一声:“大嫂来信,说了些郑家的事儿……自长兄过继给伯祖父做了承嗣孙,二哥便以府里长子自居。

        因爹娘重长子,祖母想要抚养长兄不成,便抱走了二兄,老人娇宠孙子,将二哥养成了骄顽奢靡的样子,不像是能成绩祖业的。

        加之他膝下子嗣艰难,娶妻纳妾十数人,只有一子一女。可怜我那侄子虽然勤奋笃学,可是因为早产,身子向来娇弱,也不知以后能如何。

        倒是三哥膝下已有六子,又是家中幼子,二哥心里就存了事儿,生怕家里父母选幼子承继家业,便嚷嚷着要让嫁出去的闺女招赘。”

        “啊?!”盛向浔感觉脑袋转不过来,“不是,你那个侄女儿我是清楚的,苑姐儿出生前不就已经嫁人了?”

        “是啊。”郑氏想着这些事儿就头疼,“虽然那丫头还未生子,可是听说小两口感情不错,公婆也算厚道,恪守着三十无子纳妾的承诺,并不曾催促过。”

        盛向浔有些搞不清二舅哥的脑回路:“二哥以前看着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以前?我们至少六年没回郑家了,那时大哥一脉尚未划归到族长那一支,三哥那时也只有两子,他自然看着正常!”

        郑氏有些感慨:“名利动人心啊!父亲母亲携手游山玩水,未必不是想要避开两位兄长,想要以此淡化家业承继的事情。”

        “这怎么能淡化呢!”盛向浔不赞成的摇摇头,“看样子,二哥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的,三哥也未必没存越过兄长的意思,说不定岳父母大人也想要三哥承继。”

        他觉着这样不对:“聆娘,你跟岳父母写信时劝劝他们,不能这样躲着!继承郑府乃是大事,哪怕岳父母属意三哥,也要好好跟他们分辨,若是这样躲着,时间久了兄弟情义便是再深厚,也要成仇了。”

        “大嫂说,大哥不止一次和他们谈了,可惜结果还是这样。”郑氏脸上也是愁容一片,“二哥总是觉得在父母跟前儿比不得哥哥弟弟,又子嗣艰难,若是真选三哥承业,恐他不好接受。”

        盛向浔只觉岳家这些事儿,完全是父母犹豫给闹的。

        不过毕竟是岳家选继承人的事儿,他这个郑家女婿不好多言,只能转而问起二舅哥家的女儿:“那个侄女儿怎么办呢?我记得二嫂可是个厉害的人,二哥也有些怕她,她就不劝劝?”

        说到这个,郑氏一言难尽:“二房孩子皆是庶出,二嫂因为二哥纳妾,早就对他不似早先情谊深厚,对那俩孩子也是冷淡的很。

        要不是二嫂娘家爹古板,不许她家有女儿和离,二嫂早就和二哥过不下去了。

        眼下听大嫂说,她对三哥家的幼子极好,虽然未提过继,但是那孩子基本上是长在她里了。”

        “哟!你三嫂不是把孩子看的跟眼珠子似的!我记得她对那两个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凡事必然亲至,竟将奶娘当成摆设了。”

        郑氏瞥他一眼:“那是早先了,后来六年生了四个,三儿一女,六个孩子在膝下,还能多精细呢?加上生老小时,她颇为受罪,至今还比较虚弱,老小也不似前几个哥哥姐姐那样结实,她将幼子托付二嫂照顾,也不稀奇了。”

        郑氏没说的是,二嫂娘家虽然古板,但是给的嫁妆却很丰厚,加上二嫂为人擅于掌财,嫁进郑家多年,私房恐怕比嫂子弟媳加在一起还多。

        三哥三嫂就算承继郑府,六个儿子三个闺女,光是嫁娶就要多少?分出去个幼子,他们未必轻松多少,但是对孩子而言却能接手大笔财产,何乐不为呢?

        “也就是二哥那里扛着不放,二嫂不好越过他过继。”郑氏叹口气,只觉得以后郑家恐怕有的乱了。

        盛向浔轻哼:“要是我我也不乐意啊,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孩子,成全侄子算怎么回事儿呢?”

        他这样一说,立刻感觉到妻子投来的目光。

        求生欲极强的他立马又说:“要说还是纳妾的错儿,明明只有俩人的空间,偏偏要插进别人过来,可不就生事端?要是不纳妾,夫妻俩和和美美,真没有子嗣,二哥也不会不甘心,早就享受天伦之乐了!”

        他这情急之下胡言乱语,惹得郑氏冷哼:“之前那句才是真心话吧?侄子再亲,还能有自己骨肉亲?庶子也是自己生的啊!”

        “生出来可不就有了远近?”盛向浔赶紧找补,“二哥的错过在于不该背叛鸳盟纳妾生子!世上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盲婚哑嫁之下难得遇上情投意合的人,遇上了还不珍惜才是过错!

        若我和你二哥易地而处,定然不会为了要自己的儿女纳妾的!大不了过继咯!你看看你二哥现在过的痛快不?哪有夫妻一心好好过日子快乐呢?”

        “哼!”郑氏看他记得鼻尖儿都要冒汗了,才不跟他计较。

        为这种假设的事情较真儿没意思。

        毕竟没到那步,谁晓得谁会怎样选择?

        “算咯,不讨论这些了,反正你和他们距离千里,鞭长莫及不说,人家也听不进你的建议,不过是到了能帮上忙的时候,搭把手罢了。”

        盛向浔赶紧将这话题终结,却不知,盛国公府的话题也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