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考不倒的盛苑

第一百六十六章:考不倒的盛苑

        “小女郎,考核时间快到了。”之前带盛苑的引导先生走上前来,提醒两个说的有来道去的小不点儿。

        盛苑不敢耽搁,跟说兴未减的欧阳翎挥手告别,便整整衣衫走了进去。

        一进特等班,盛苑眼睛睁圆了!

        她以为教室是空哒,谁想里面已经坐着二三十个学童哩!

        “苑姐儿!”“苑姐儿!”

        盛苑顺着喊声看过去,却见安屿和卢晟俩人坐在一起,兴冲冲朝她招手。

        看见好友,盛苑立刻忘记自己身处众目睽睽之下,也欢快的摇晃着爪子跟他们打招呼。

        清脆的小奶声让原本想提醒她纪律的先生都笑弯了眼。

        【苑姐儿!夫子看着你呢!】系统看不过眼,立刻提醒。

        盛苑这才想起,一排六个先生挡在面前。

        “小女郎通过考核,就可以坐到课座上了。”

        听当中的夫子如此说,盛苑恍然,要不怎没瞧见有人从特等班出来呢!

        想到这儿,她想起之前一起被监院点进特等班的三个学童,怎么没瞧见他们呢?

        大概是看出她的疑惑,刚刚和她说话的夫子,一遍朝她招手,一边说:“待考的时候,有两个小郎君一个小女郎先你进来,他们听说首班考核可以旁观,空闲时还能补考,就都过去凑热闹呢!喏,他们这不过来了。”

        盛苑在先生们的桌前站好,这才扭头看过去,果然见到五个小童拿着考帖走了进来,不过因为她已经进入考试状态,故而他们在墙边的凳子上按序坐好待考。

        看来多出来的两个郎君是从通过首班考核了。

        盛苑琢磨着,就听先生说声“可以开始了”,便立刻收敛思绪,注意力集中在跟前儿的桌面上。

        看清了考题,盛苑心说欧阳翎果真没有骗人,第一关果然是考核颜色、数字、形状的辨识。

        “盛苑同学,你将画上这十三种颜色分别说出来。”

        盛苑两岁时就能认将女红用到的几十种颜色分辨的一清二楚,故而这点儿难度对她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盛苑童声清脆的跟说贯口似的一口气说了出来:“花是红的,柳是绿的,清潭浅墨的;山间有白鹭,枝上有黄鹂;青石旁边有蟋蟀,茶色翠色和褐色;紫藤跟前有蝴蝶,粉色橘色和香色……嗯,回答完咯!”

        大概没有哪个孩子敢在考试时候调皮,以至于夫子们听到盛苑的答案,皆有些惊诧。

        啊,这个雪团子似的女郎……好像有些活泼?

        到底只是幼学考核,夫子们对于这般大小的孩童都很宽容,甚至是喜欢,故而看着这小家伙儿表演的时候还很认真。

        他们注意到,这位小女郎可能还知道自己是在考试,所以并没有手舞足蹈,只不过在说的时候,胖乎乎的小手儿跟着掰动,看样子实在计数儿?

        果不其然,在说完第十三个颜色的时候,小女郎不说了。

        夫子笑着点头,将写着盛苑名字的试卷放到标注着“通过”的小筐里。

        “盛苑同学,接下来你将积木放在试卷对应的位置上。”第二个夫子朝盛苑招手,将一盒不同形状的积木放到桌上。

        盛苑乖巧的往右侧迈了一步。

        没有错,六位夫子坐的就是这样的近。

        作为搭积木高手的盛苑,搭眼看了看试卷上的九个图案,毫不犹豫地将“正圆形、椭圆形、正方形、长方形、菱形、六边形、等边三角形、等腰三角形、梯形”一一放好,只用了两三个呼吸的工夫。

        “很好。”第二个夫子点头。

        于是第三个夫子无缝衔接的唤她过去。

        “你能背九九么?”

        盛苑点头过后,朗声诵出。

        夫子说的九九,其实指的就是九九口诀,盛苑前世小学一年级就背过。

        她隐约记得她前世所在时空的华夏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广泛运用这个口诀,似乎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当时已知最早使用的九九歌是从“九九八十一”起,到“二二如四”止,九九歌的九九,就是取名开头这句话的前两个字。

        还是大约在宋朝的时候,九九歌的顺序才和现代的九九乘法口诀一样,是从“一一如一”开始,到“九九八十一”止。

        盛苑前世熟练记诵的九九口诀共八十一句,俗称大九九,这个口诀最早见于清朝陈杰著的《算法大成》。

        据说还有一种四十五句,俗称小九九的口诀,源于元朝朱世杰所著的《算学启蒙》的九数法。不过这个她就不清楚了,以前没读过,现在也不晓得。

        她向来口齿伶俐,一通口诀说下来,也不过是几息的工夫。

        莫说是夫子们很是惊喜,就是底下旁听的安屿和卢晟都忍不住鼓起掌来。

        “苑姐儿真棒!”“苑姐儿好强!”

        这二位是手里没有工具,要不然眨眨眼,瞬间给她扯起一支啦啦队!

        嗯,只有他俩人的啦啦队。

        他们俩人不大,嗓子是真能喊,愣是喊出了一群人的效果。

        这要搁旁人,考试的时候,好友来这么一出儿,说不得要面红耳赤,很感羞耻咯。

        不过,遇到这个情景的人是盛苑,她向来心宽皮厚,根本就不晓得何为难为情。

        见好友这样给自己壮声势,她就跟拿了将牌似的,笑眯眯的举着爪子跟大家挥手。

        没有错,她不止是跟好朋友挥手,她还大大方方的跟眼前能看见的所有同学招手,就连等候席上的学童们都没放过。

        夫子们:“……”

        遇到这么个厚颜学生,他们都不知该喜悦于这孩子心态好,还是该头疼这小家伙儿不像是个省心的人儿呢!

        夫子们心里的纠结,学童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夫子们没有反对制止!

        这说明啥?说明同意啊!

        小孩子大多是这样:大人不反对,那就是赞成;大人脸色不难看呢,那就是鼓励!

        于是,先是让安屿和卢晟闹的一惊、而后又让盛苑反应闹的一怔的特等班的同学们,掌声雷动了!

        那突然爆发的掌声,和些许不大争气、但是足够洪亮的喝彩声,把最前排的夫子们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