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欧阳翎

第一百六十五章:欧阳翎

        小孩子虽幼稚,但是在争取的时候,却偶尔会表现出大人想象不到的机灵。

        就像此刻,六岁欧阳翎视线锁定了三岁的盛苑。

        “咳咳!盛小女郎,我过来与你叙话。”

        有求于人的时候,欧阳翎倒是懂礼节了。

        盛苑算算时间,距离她这拨儿开考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便点点头,给对方留出站立的位置。

        “你要不要听听首班考核的内容?”

        欧阳翎的话,让盛苑眼眸一亮,登时点点头。

        他不说,她还想问呢!也不知题目有多难,竟然把这个看着有些傲娇的小郎气成这样。

        超喜欢做题的盛苑小朋友,眼亮晶晶的看着对方。

        欧阳翎感觉眼睛快被对方眸里的光闪花了:“……”

        好吧,这股爱学习的今儿,好像进特等班很合适。

        “考核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首班答题,这是用来分班的;第二部分就是基本考核……”欧阳翎郁闷的看看盛苑,“你既然直接进到特等班,那应该就是直接参与第二部分的基本考核了。”

        “这样啊!”盛苑的视线往首班那儿飘了一下。

        欧阳翎见她竟然一副可惜的表情,登时气的小胸脯儿一鼓一鼓的!

        直接晋级怎么就落到这么个不知珍惜的小娃娃手里了!

        心里郁闷,欧阳翎的说话声跟着有些发闷:“基本考核就简单多了,只是让学生分辨颜色、数字、形状;然后看看学生能不能根据图画和要求临时发挥说一段话,最后看看学生能不能听懂指令,认不认识基础字形。”

        他说的这些,盛苑从说明书上都看到了,她只是好奇具体的题目。

        不过她是个和善的好孩子,对方好心给她介绍,她也不好阻拦,让对方的心情雪上加霜。

        “第一部分考核,就是三个问题。”欧阳翎说完,看看盛苑,补充说,“首班负责第一部分考核的有三个先生,每个先生一个问题。”

        盛苑点点头,心说,要不考核进行很快呢!

        “第一道题是说兄弟两个的纠纷:分家之后,弟弟急需一头牛;而哥哥手上刚好有一头牛。弟弟想从哥哥手上买牛,可是哥哥手上的牛肚子里有了牛犊。

        所以兄弟俩约定,哥哥将牛按市价的半价卖给弟弟,但是弟弟必须在牛犊出生之后,将牛犊无偿还给哥哥,弟弟同意了,兄弟二人坐好契书为证。

        可问题来了,那头牛竟然生出两头牛犊,弟弟只肯还给哥哥一头,哥哥却认为按约定,两头都该给他,兄弟二人争执不休,只能找到县衙评理。问:这次争执的原因是什么?”

        欧阳翎说完,也眨巴着眼睛看向盛苑,看样子是想听她怎么说。

        盛苑之前听得认真,脑子一直捕捉其间关键信息,所以欧阳翎一说完,她不假思索说:“问题在契书上,既然亲兄弟明算账,那就该说明牛犊的数量,要是契书当时写清,弟弟就算贪心,也不好扯皮。”

        “……”欧阳翎抿抿唇。

        他这样子,感觉问题实在太简单的盛苑,好奇的看向他:“当然,这题目应该不仅一个答案,却不知小郎君……你当时怎么作答的?”

        欧阳翎看她一眼:“你喊我翎哥儿就是了。”

        “哦。”盛苑从善如流,“好吧,翎哥儿,你当时怎么说的饿啊?”

        “哼!”欧阳翎鼻子哼了哼,听听胸膛说,“我当时说,都是钱闹的!”

        “……嗯,完啦?”盛苑还等着听他继续说呢,接过人家倒好,反过来看着她。

        “嗯,说完啦!”欧阳翎利落的点头,还问她,“有问题不?”

        盛苑挠挠小脸儿,想来想去,还是颔首赞叹,“简略!精辟!”

        “是吧!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欧阳翎先是面露得色,不过很快却懊恼的叹气,“只可惜先生听了脸上有些纠结,也不说对错,就让我过去听第二道题了。”

        盛苑揪揪耳朵,不确定的表示:“这应该没有正确答案吧?”

        “算咯,不想了!”欧阳翎话说多了,反而自己想开了,也不再纠结分配到平班的事儿了,反而兴致勃勃跟盛苑说起另外两个题目来。

        “第二题很简单,就是问,为何要从幼学开始学习大楚律例。”

        盛苑考虑到对方思路清奇,先问他是怎么答的。

        欧阳翎放下分班之事,便也不在意谁先回答,既然盛苑问了,他就说:“我当时就说是为了避免犯禁。”

        盛苑闻言,刚想说要是她她也这样回答。

        就听欧阳翎又补充一句:“这样的话,就可以在律法范围内开心的做事了!”

        “……”盛苑听着好像不大对劲儿。

        这怎么听着像是要打擦边球的感觉呢?

        “苑姐儿,要是你,你怎么回答?”欧阳翎自觉跟对方单独说了会儿话,彼此也算熟悉,称呼上也改了口,还催她回答。

        “哦,学习律法也是保护自己,一来可以避免自己行差踏错,二来也好防范别人的算计。”

        毕竟不管是行商还是出仕,对方对付你的手段,大多在律法里写着呢。

        “知己啊!”欧阳翎闻言,也不嫌弃盛苑太小了,眼睛汩汩的冒星星,他一边蹦一边活泼的拍手说,“你说话我爱听,这就是缘分吧!”

        “啊?……还、还好吧!”盛苑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这么活泼的小郎君,顿时有些不大适应,忙不迭问他,“还有一题呢?”

        欧阳翎立刻说:“这题是问为何而科考为何而出仕!”

        盛苑心说,这三道题也就第一道听着有些意思,之后这两题听着就很稳。

        “那你是怎么说?”盛苑觉得按这位郎君的答题思路,大概答案会很有趣儿。

        果不其然,欧阳翎说起自己这答案,不由眉飞色舞:“我参加科考是为了能当官儿,我选择出仕是因为想做大官儿!比我爹的官儿还大!哼!到时候看他还怎么揍我!”

        “……”好纯朴的答案!

        盛苑看着这位已经想入非非的小郎君,只觉刚刚对方摆出来的大孩子样儿是装的。

        看吧,熟悉后,这位露出真面目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