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分辩

第一百六十四章:分辩

        盛苑讶异的看着站在首班外面儿,眼含泪花、小脸涨红、怒气冲冲的小郎君,有些纳闷儿:她这么个乖宝宝怎么惹着他了。

        这小郎君虽个子不高,身板儿单薄,但是容貌俊秀,看着有些眼生,想来进门时分在了另外四个队伍里。

        如此想着,盛苑想起这次考核的规则。

        虽然书院安排引导先生引领学童参考,可实际上在拿到考试邀请函和参考帖的时候,考试规则就作为单独一封信写在了里面。

        按照正常考核规则,学童参考第一站本该是在首班,学童根据夫子出题口头作答,成绩优异的学童自动升级到特等班,成绩不错的学童则留在首班,而成绩平平的学童出门右拐进到平班。

        盛苑看着小郎君所站位置,登时有些了然。

        哦,这是被淘汰到平班了啊!

        不对,不应该用淘汰来形容。

        盛苑悄悄纠正刚刚用词,因为三个班虽然名字听起来有差异,实则并不是将幼童分成了高低前后。

        事实上,都是启蒙都没到时候的幼童,根本不必也不可以早早分出高低好赖。

        据书院说明上讲,特等班、首班、平班只是书院根据学生特点分出的班级,并不是谁比谁更好。

        说到班级,就要说书院学堂早先的曾用名了。

        燕初时,九江书院初立,从蒙学往上算,学堂根据学生成绩分为上舍、中舍、下舍,每舍又按照甲乙丙丁戊……分为若干个班。

        后来书院添了幼学,面对着懵懂学童,燕高宗认为不能把稚子随意定性,故而将三舍改名三班。

        自此,除却童生班往上的学班才会根据成绩分先后外,幼学、蒙学全都根据孩子性情不同分类培养。

        就是因此,盛苑才不紧张。

        对于她而言进,三个班的区别就是好听不好听。

        所以,她不大理解这个小郎君的愤怒,更不理解他为何无故迁怒于她。

        这样不对哒!

        她要跟他讲讲道理!

        盛苑脑海里闪过这许多信息,于外人看不过是一怔的工夫。

        “敢问这位郎君,你刚说的是我?”盛苑考虑到身高诧异,没有下台阶,只是走到对方的对面,礼貌的跟对方确认。

        对方:“……”

        大概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眉目如画的小女郎是这般反应,小郎君噎了一下,有那么瞬间,他有些不知如何反应,扭开脸哼了一声。

        见他这样,盛苑举起食指轻轻摇晃:“小郎君,你这样可不礼貌哦!在下给你打个样儿,你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才对,喏,就是我这样。”

        她清清嗓子,小胖手拱了拱,像模像样的说:“在下姓盛,繁盛的盛;单名一个苑字,草字头宫苑的苑字儿。”

        言罢,她抬起头摆了个“该你了”的手势。

        小郎君本来不想搭理这个圆乎乎的小娃娃,在他看来,屁大点儿孩子,懂个啥?

        可问题是这圆乎乎的小丫头好像懂得真不少,至少礼节这块儿她就把自己将在这儿了,左思右想只能气呼呼的拱拱手:“在下复姓欧阳,单名一个翎字儿,翎羽的翎!”

        欧阳翎?名字还挺好听。

        盛苑点点头,又好声好气的问他:“欧阳兄,你刚刚为何拿我说事儿呢?我进不进特等班于你何干?”

        听她这样说,欧阳翎原本渐渐平静的情绪又翻涌起来,松开的手掌竟又攥了起来,忿忿的瞪着她问:“你这娃娃看着也不像四五岁的样子,想来是顶着报名线进来的,也就三岁来着?你这么丁点儿个孩子,不经过首班遴选就入特等班,这是何道理?凭什么呢!”

        盛苑听懂了,好脾气的给他分析:“欧阳兄啊,你这是嫉妒!嫉妒要不得!你我本不是一个队里考核的,你不知我之前际遇,怎能断定我进不得特等班?我是凭本事进来哒!”

        “……”被这么个小娃娃一口一个“欧阳兄”的叫,六岁的欧阳翎感觉好笑又有些别扭,待听到最后那句凭本事的话,不由冷笑说,“你可真是口出狂言!”

        盛苑被指责的往后仰了仰:“???”

        “欧阳兄,你想说的该不会是‘大言不惭’吧?”盛苑觉得对于无知狂怒的人,还是要予以一些宽容的,不过小孩子用词不大精确就须得纠正。

        欧阳翎被对方认真的大眼睛看的有些憋气:“……”

        哼,平时只有他把大人气得运气,哪想今儿竟然反过来了,让这么点个小玩意儿给问住了,登时小脸儿又开始由红变紫,气的啊!

        “你才多大?你懂什么?懵懂小童进特等班,也不怕跟不上!”

        盛苑歪着头,看着对方问:“欧阳兄,你是不是想说我德不配位?”

        “够啦!你不要欧阳兄欧阳兄的叫!更不许替我修改用语!”欧阳翎看着这胖娃娃文绉绉的称呼他,就感觉是装腔作势,很不爱听。

        “好吧!好吧!”盛苑也不乐意了,她讲礼貌还不对哩?!

        “欧阳小郎君,我能不能跟上特等班的学习是我的事儿了,与你何关呢?我若无能,进学之后自有旬考、月考、岁考教我做人,若是不适合特等班,之后夫子也好、直学也好,自会调整。可是事关学问的事儿,你怎好以岁数大小作评判标准?”

        她小嘴儿叭叭,振振有词,欧阳翎让她问的哑然,竟然控制住了情绪没有再闹。

        只不过他还是不甘的看着首班大门,似乎恨不能冲进去一般。

        盛苑看得好奇,自觉彼此说了许多话,也算是认识了,便不见外的问起来:“欧阳小郎君,你不知三班之间不分优劣,只看合适么?”

        “哼!”欧阳翎闻言,没好气儿的看了盛苑一眼,“也就你这么点儿孩子才信这话!要是只看合不合适,为何岁考之后要调整班级?”

        盛苑觉得调整也挺好的啊:“初看看着合适,也要后期磨合,才知这个合适是不是真合适,再说了,你要是真不服气,就找监院去啊!大不了让他们再给你出几道题,说不得就争取到了!”

        “……”欧阳翎闻言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这小胖丫头的话,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只不过……再做几道题。

        他都不晓得之前作答为何没入先生的眼,这样就算做再多,又能如何?还不是做多错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