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特等班

第一百六十三章:特等班

        盛苑闻言,抬眼就看到一双含笑的眼眸,只觉这位先生眼睛长的极为好看,仔细瞧着竟似闪着星光一般。

        意识到这位先生是瞧见她翘脚了,盛苑不好意思的悄悄将踮起来的脚放平,老老实实听前面这个小郎君吭哧。

        和前面六岁男童女童不同,这个小郎君想要表现,但是似乎急智略有些许欠缺。

        盛苑觉得这不就是张嘴就来的么,怎么会说的这么艰难呢?他们都是没有进学的孩子,根本不用合辙押韵,只要说出来就可以。

        这样想着,盛苑朝着光看后背都能看出窘迫尴尬的男童,小声提示了一句。

        幸好这小郎君不曾紧张的听不进去,闻言,不由赶紧颤抖着声儿,略有些磕绊的小声说:“我、我自念书起、起……自当多学习。”

        “很好!”傅博征赞许的朝他点点头,“这言语简单明了,只要能说到做到,小郎君自有光明前程。”

        这小郎君闻言,红透了的耳朵忍不住微微抖了抖。

        盛苑听着对方活跃不少的应声,看着他轻松快步进去的身形,都知道他有多开心。

        这个先生人还不错啊!

        盛苑笑眯眯的看着对方,心里的好感度啵啵啵的往上升了。

        “盛家女郎,我看你活泼聪明,想来能多说两句的是不是?”傅博征看着盛苑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就清楚这又是个机灵的小家伙儿,加上如此憨态可爱的孩童在追求女郎清瘦为佳的京城很是少见,不由多了份喜爱。

        盛苑对于对方知道她的名姓毫不稀奇,她姐姐在书院读书三载,人又好看、学习又棒,在同学中很有威望不说,还积极参加各种文体活动,还很有担当,肯定是先生眼里的好学生。

        她爹爹常常亲自接送姐姐上下学,肯定在书院先生里面混了个脸熟。

        加上她是她姐姐的宝贝妹妹,长的肯定很像,所以先生猜出她们的关系也不稀奇啊!

        盛苑小朋友眨眼间罗列了数个理由,只觉选择九江书院是对的。

        在这里有她姐姐铺垫的基础,她多少也能沾沾光不是!

        想到这儿,她张张小嘴儿,就想吹捧吹捧先生还有书院。

        不想这个看着还算儒俊的先生,竟然十分促狭,不等她说话,就又补充了句:“不过前面三个郎君女郎已经说了志向,盛小女郎这里也不好人云亦云,不若换个角度?毕竟读书学习对很多学童而言,也是个苦差事。”

        “……”盛苑眨巴着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先生,竟然好意思为难一个三岁小童!

        难道不会羞羞?!

        根本没感觉脸红和羞耻的傅博征还用上了激将法:“当然,要是盛小女郎想要捡便宜也没关系,反正听了三个说辞之后,有了提示就容易说了不是?”

        嘿!这是说她拾人牙慧?!

        这不能忍啊!

        大概盛苑自己都想不到,从小自带的好胜心,让她很吃激将法。

        这不,她不服输的挺挺腰板,用清脆明亮的小奶声儿,高声说了起来:

        “【今日踏入此门中,恰若雏燕自投笼;敢不凿径书山上,前有利弩后有弓。】”

        她这般说完,晃悠着小脑袋,略微挑衅的朝者眼前的先生扬扬眉。

        傅博征本意是逗逗她,想要看看这小女郎天赋如何,却不曾想,这个才三岁多的小家伙儿,竟然还真说出这么句诗!

        且不评诗歌说的如何,但是多少学童学习多年,连说都说不出来呢!

        不过惊喜之余,傅博征感觉到这小家伙儿诗里字句……好像带着小情绪呢!

        这么点儿孩子就不怕人,不仅诗句上来就说,还能清晰表达自己的情绪……怕不是有一个盛家蒽姐儿吧?

        傅博征有些替盛修撰发愁,不过看着盛苑天真可人的小脸儿,又认为自己可能想多了。

        “特等班……待定。”本来想说一般的傅博征,忽然想起句不患寡而患不均,之前三个大一点儿的孩子都是待定,总不好直接指定三岁小童进一班,这样对小孩子而言未必是好事,便利索改口。

        盛苑没注意这些,只要让她进去就好。

        眼见引导的先生示意她进门,盛苑立刻抬起小脚脚。

        不过她没动,扭过身笑哈哈的朝爹爹使劲儿挥挥手,这才蹦哒哒跳进院门,高高兴兴的往里去了。

        她美滋滋的不知愁,却不知前院的家长们心情有些低落、

        像这次直接指定参考学童入班的,历史上也不过三五次,这样做很容易将后面学童的成绩压缩。

        不过官学考核规矩是燕陈楚三代帝王认可看重的,不知里面哪个夫子辅学就是内卫军的人,所以即便对傅博征这个监院的行事有异议,这些家长还是很努力的克制住了。

        “监院,还是说两句吧!”书童见傅博征好像不打算再在这里呆着了,忙不迭出言提醒他,“后面还有四五十个孩子没进呢!”

        傅博征皱皱眉,心里计较片刻,这才扭头对众人言:“诸位家长安好,吾乃九江书院监院是也。书院庶务管理,山长尽托于吾,故而此番首次女郎郎君同考,书院上下尽皆重视。

        此前,学童踏入前院之时,考核已然开始。

        又哭闹不休、不听哄劝者,可入书院的,暂从首班排起,若之后表现优异,或可进入特等班。

        还请诸位家长稍安勿躁,安心等待考核结果便是。”

        傅博征说完,朝众人轻轻第颔颔首,便扭头离开。

        盛向浔和几个提前进入特等班的家长,脸上喜意浮现,几人忍不住站到一起,时不时说上两句打发时间。

        ……

        盛苑跟着引导先生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月亮门儿,这才来到考核的正式地点。

        “小女郎,前面三间教室分别是特等班、首班和平班,您进中间的特等班就好!”引导的夫子温和的指着前方宽敞的大教室,跟盛苑说,“距离正式考核还有一盏茶的工夫,您可稍作休息。”

        盛苑点点头,礼貌周全的行过礼道过谢,迈步就要进去,忽听得侧后方冒出个有些尖利的童声,大声吼叫着:“那个小胖子凭啥能进特等班!”

        “……”盛苑回过头去,想看看对方说的是自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