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傅博征问

第一百六十二章:傅博征问

        傅博征作为九江书院监院,特意从书斋楼过来巡视幼学考核,哪想到刚从中院回廊进来,就听前院一阵雷动般的幼童哭闹声。

        “这是怎么回事?”

        往常也没见这个声势啊!

        他到九江书院一十三载,往常招考幼童,虽有哭啼却很快即止,不和今次相同。

        “你去叫直学带人管管,这样喧嚣成何体统?”挥手喊来书童,傅博征不满的安排人手去管控场面。

        很快就要考核了,总不能参考的小童还抽抽噎噎,回答个话还上气不接下气啊!

        书童领命忙去传话。

        傅博征快步走到前院高墙前,透过墙上的什锦窗往外瞧。

        他选的这个位置视角极好,前院一众待考幼童悉数入得他眼。

        只见院中一片慌乱,不管家长何官何爵,大多涨红了脸慌乱的或哄或吓或低喝的管着哭闹幼童。

        倒是显得其间几个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的人家有些与众不同来。

        自燕起至今,京都诸多官学一直秉持着清高、平等的原则对待参考学童,明面上书院招生只看学童资质,不问来历身世。

        具体表现在每届招生,但凡想要入学的幼童,无论是出自勋贵国亲,还是内阁诸公,都要家长穿着常服携子前来。

        用燕太宗的话说,书院教书育人,还是不要将功名利禄、权势皇威带进去,以免让这股浊气影响了学问的清贵。故而不论官职多少,品阶如何,但凡以权扰书院规矩者,御史皆可讦之。

        故而自那时起,京都官学杜绝阿谀之风延传至今。

        他也因此有幸见到过阁老、国舅、宗亲、御史、内卫军带孩子排队的景象。

        不过今日他无心辨认院中家长何等身份,盖因这些孩童啼哭起来声嘶力竭,恨不能借用排山倒海之势迫得大人妥协,扰得他耳朵难受、脑袋嗡鸣。

        “嗯,你跟负责考学的夫子说,若是资质不差,那几个安然乖巧的学生可入特等班。”

        傅博征心里烦躁,对刚刚回来的书童又吩咐了一句。

        得!小书童心里叹口气,乖乖巧巧的行了礼,就又快步向后面教室走去。

        这会儿工夫,之前哭得地面颤颤的孩童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傅博征心里松口气,视线在书院常客盛修撰身上打了个转儿,感觉有些头疼。

        他家唤作蒽姐儿的女郎三年前入学书院,那时女郎入学考核尚未成制,女幼学有生必招。

        作为书院监院的他,如何也想不到,那么个柔柔弱弱的女郎,竟然比郎君还要好战勇莽,隔着班都能时常互殴,以至于当爹的盛修撰进出书院犹如教学职员,不晓得的还以为他在书院兼职教书呢!

        这次他家又来个软糯雪嫩的小女娃……暂时还不知道盛苑之前所为的傅博征,想着这个胖乎乎很爱笑的女郎不像大多数幼童那样又哭又闹,看着好脾气的样子,心里有些松快。

        当然,他这监院不知里面详情,可是把守院门的直学、辅教们却清楚这个胖乎乎的小女郎做了何等好事儿。

        “啧啧,果然是亲姐妹!”想到以后这位盛修撰进出书院的频率又要大幅提升,大家同情的看了过去,要是盛修撰头脑清楚,就该主动申请兼领书院教职,这样他俩闺女请家长时,他不用急匆匆赶不过来。

        ……

        盛向浔见负责管理秩序的先生敲了锣,将院门彻底打开,便知小闺女独自进去参考的时候到了。

        他松口气,把盛苑放下去,弯腰扶着她肩膀,仔细叮嘱:“宝啊,等会儿进去,可不要再惹众怒了!要不然挨揍咋办呢?”

        盛苑被她爹唠叨的,满耳朵都是“小心别挨揍”的各种说辞,只能乖乖点头。

        不过她心里是不服气的,她这样乖巧明理大度客人,怎么会惹众怒?

        盛向浔看着不自知的小家伙儿,心里一阵阵发愁,心里盼着等会儿小闺女赶紧找到安屿和卢晟,他们好朋友见面,大概就顾不上招惹其他小朋友了。

        盛苑体会不到她爹心里的忧虑,她还无忧无虑的数待考幼童里有几个没哭过的呢!

        “盛家的小女郎?”接过考核帖,刚刚走来的傅博征,细细打量了这个容貌讨喜的小女郎,又招招手,将其它几个同样谨守书院规矩,没哭没闹的学童叫来,“你们八个小童过来,我且问你们,哪个从未识得字?”

        “唰”,一男一女梳这发包的小童举起了手。

        傅博征点点头,跟书童吩咐说:“首班待定。”

        书童拿着纸笔记了下来,而后便有负责安排学生的夫子将人带向教室。

        傅博征看着剩余六个稚童,和蔼的问:“做个游戏吧,你们谁要是能用五十个字儿以内的话表明上学的心情,我就安排你们直接进到特等班,如何?”

        六个小童里又有两个悄悄的往后退了退,看样子,约有四五岁的样子。

        傅博征也不强求,又对书童说了句:“首班待定”。

        就期待的看着剩下四个小童,傅博征想看看这几个看着稳重乖巧的孩子,有没有适合特字班的。

        “自此多读书,明理教世人。”六岁的小郎君率先站了出来,清脆的童声说了这么句话。

        傅博征颔首:“嗯,说的虽然是志向,但是却是明理之语,尚可。”

        他这般说玩,书童就在册子上记录:“特等班待定。”

        旁边同样六岁的小女郎看个分明,不禁好奇的问傅博征待定是何意。

        傅博征捋着胡子笑说:“幼学分为特、首、平,三个班级,每个班级个数未定,你们是几班的,还要到后面接受考核才知。”

        小女郎闻言,点点头,张嘴就说:“学得文章识得字,好教天地更宽敞。”

        傅博征笑了笑:“你这言语豪迈,像是对以后的读书生活的期盼,不错!不错!可。”

        他说完这话,目光看向五岁小郎君身后那个踮着脚想要把脑袋从人家后面探出来的小女郎,不由笑了笑:“盛小女郎莫急,等会儿让你多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