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赴考

第一百六十章:赴考

        盛苑参加幼学考核的那天,天气格外晴朗。

        湛蓝如洗的天空显得格外高远,原本厚重的朵朵云花化成偏偏薄如蝉翼的云纱,缥缈惬意又懒洋洋的在澄清透亮的空中飘来飘去。

        这天的阳光极其灿烂。

        束束光芒欢快的扑向天地。

        盛苑抬头举目,看到的清澈的天空、潇洒的云纱、随风慢舞的纸条、偶尔摇曳的花儿、广阔平实的大地、安静伫立的建筑……似乎都笼罩着浅浅的柔和的光。

        “苑姐儿,该上马车了,咱们要出发咯!”盛三爷刚将大女儿抱上马车,扭头就看见小闺女仰着脑袋发呆,生怕这狡黠的小家伙又琢磨坏主意,忙不迭一把把她捞起来,送进车厢。

        盛苑感受着和煦微风,忽然眼前景象一阵倒转,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塞到姐姐身旁了。

        “……”眨眨眼,看着忍俊不禁的姐姐,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儿的盛苑气鼓鼓的抱着胳膊,朝跟进来的爹爹喊过分。

        要是搁平时,盛向浔肯定要好好逗逗小丫头,可今儿的情况委实特殊,他生怕这小东西找机会出幺蛾子耍赖不去,故而干脆眼睛一闭,装睡了。

        盛苑:“???”

        不是,这是怎么个意思啊?

        “妹妹,也就是书院照顾你们这些参考的小孩子推迟了考试时间,咱们才能卯正出,平时,咱们寅正一刻就要出发了。”盛蒽的话,将盛苑的注意力扯了回来。

        盛苑算算时间,似乎也不比她每天跟系统读书早,心里好受很多。

        姐妹说话间,马车离开了盛国公府所在的街巷,车厢外逐渐热闹起来,货郎的叫卖声,行人的言谈步履声,还有马车轱辘从旁经过的声响,渐渐嘈杂,市井的烟火气愈发浓郁。

        盛苑爬到车窗前往外瞧,国公府、街巷、酒肆、茶楼、食铺、书屋……等等眼熟的场景逐渐远去,那些迅速靠近又迅速被抛远的陌生景象,一重接着一重,让她的情绪在失落和兴奋憧憬之间来回变换。

        “唉,这就是成长啊!”盛苑小声嘀咕了一声,扭着小屁屁又坐了回去。

        和闭目佯睡的爹爹、合眼蓄力的姐姐不同,她根本老实不下来,哪怕大家都不搭理她,她还能自己和自己玩。

        小手抻了抻斜挎肩头的花型书袋,盛苑美滋滋的略过小兜里的笔纸,直接清点几个大兜袋子里的零食,只觉格外满足。

        等到摆弄够了自己的书袋,盛苑开始盯着她姐瞧。

        唔,换上书院服的姐姐,好像看着格外飒爽,既像低调华丽的权贵子弟,又像策马江湖的翩翩女郎。

        怎么刚刚没发现呢?!

        盛苑往她姐跟前儿凑了凑。

        新版书院服和旧版书生服完全不同。

        虎皮纹的交领衬着金线绣竹纹的赭色锦缎上衣,巴掌宽的深褐色腰带让窄袖上衣更加贴身,和要带同色的长裤却是棉布质地,裤腿紧包脚踝。

        这是春秋时节穿的薄衫,透气又凉快,还有一件极薄的银色轻纱罩衣可套在外面。

        看着极有文人的贵气,又有武将的飒利,远远好过之前那身呆呆板板的书生服,看着就柔弱无力。

        盛苑拿她姐姐当衣裳架子,欣赏着自己以后也会穿上的书院服,脑海里从头型到装饰,给自己配了不知多少个造型。

        小家伙儿大概忘了,她现在的头发也就梳着揪揪富裕,要想编个辫子做个造型还有的等。

        ……

        “三爷,书院到了。”外面车辕上坐着的小厮一声汇报,假睡变真睡的盛向浔猛地睁开眼,脑子一阵迷糊过后,才想起到目的地了。

        默不作声的抚了抚胸口,让随着猛醒而起的惊悸缓缓退去,盛向浔笑呵呵的依次将两个女儿抱下车去。

        不知不觉睡了一大觉的盛苑,趴在她爹肩膀上揉眼睛。

        耳边儿是她爹的说话声:“苑姐儿,醒醒咯!”

        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盛苑感觉着胸腔有气息哆哆嗦嗦着由下及上,而后缓缓吐出,这才定下心,轻揉着眼睛,看向不算陌生的书院,以及书院门前那片如网的人群。

        “蒽姐儿,爹爹先送你报到吧!”盛向浔问过时间,见距离幼学考核还有半个多时辰,便打算先把大女儿送进书院。

        盛蒽点点头:“我有书院腰牌,可以从侧门直接进去,您送我到侧门就可以了!”

        这么多的人,她爹不亲见她进书院,怕不能放心,所以她也不推辞。

        “妹妹考核的地点我晓得,报到之后我自己找过去。”盛蒽说着笑了起来,“说不得我要比你们到那儿更早呢!”

        盛向浔也乐意大闺女跟着,有蒽姐儿看着,苑姐儿多少老实些。

        如此想着,盛向浔不禁感叹,小孩子惯会看人眼色,倒是把欺软怕硬演绎的淋漓尽致。

        看着大女儿熟悉的进了侧门,很快消失在眼前,盛向浔拍着还在怀里打哈欠的小女儿:“苑姐儿,要不要等等你那俩小伙伴?”

        盛苑用小手把打哈欠打出来的眼泪擦了擦,摇摇头:“不用,我们说好在里面汇合的。”

        因为参加考试的女郎郎君都不大,故而九江书院允许家长陪同他们到前院集合。

        之后,就需要小朋友们自己勇敢的迈进前院通向后面学堂教室的走廊。

        此刻书院门前显得人多如织,也是因为参考的学生和家长太多,大家又需要排队出示邀请函进入。

        盛苑看着乌泱泱的队伍缓缓前进,心里竟冒起了说不出的小委屈。

        “呜呜。”盛苑搂着她爹脖子开始瘪嘴。

        盛向浔闻声,心里一慌,忽然想起之前蒽姐儿的叮嘱,立刻掏出薄荷蜜糖往小家伙儿嘴里放。

        据蒽姐儿说这法子特好用,他没这个经验,也不晓得好不好使。

        平时在同僚间应付的游刃有余的盛修撰,此刻却战战兢兢的等待着蜜糖的效果。

        欸?!真好用!

        眼见苑姐儿情绪渐渐平缓,小嘴儿含着糖块儿顾不得耍脾气,盛向浔忽然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带孩子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