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太子的安排

第一百五十八章:太子的安排

        “……你说写了几篇?”太子姜怀谦拿着茶盏的手抖了一下,茶盖回落的刹那发出的清脆声响,像极了在他心里升起的诧异。

        “回殿下,盛修撰写了三篇。”

        “……”姜怀谦不知该说些什么,不自觉挠挠眉,半晌都没想好该从哪儿说起。

        你说他要是一篇一篇递,他还可以一篇一篇打回去。

        可他竟然三篇一起递上来,加之早先三篇,拢共就是六篇;再找缘由打回难免又些不妥……啧啧,也不知是哪个有头脑的出的主意,倒是让他不好再动作了。

        之前这样安排,也不过想名正言顺扣他假期,毕竟他这表兄太能偷懒了,只有你想不到的请假理由,没有他找不出来的借口!看的他眼热不已!凭什么呢?!臣子不就该为君上分忧?哪能过的比养老还悠闲呢!

        姜怀谦不想就这样给他表兄放长假,假期长不长的不是问题,毕竟他表兄把这个位置坐的就跟量身定做没有区别了,放不放假、工不工作,对朝廷没啥影响。

        他就是不想如此容易让他赢了假期,这让他有种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盛修撰写这么快,那……戏本子质量如何?”

        姜怀谦觉得自己还能再挣扎挣扎。

        “盛修撰的主官让奴将戏本递上,言说由您定夺。”

        “……”姜怀谦听懂了,这是挑不出错儿了啊!

        也是,之前三个戏本儿就很好了,他不过是瑜里挑瑕,勉力找出不足。

        姜怀谦接过戏本大致浏览了一遍,只觉这三个戏本儿又有精进,不禁仔细的又通读一遍。

        第一个戏本,轻轻松松就调动起他的不满,而这些愤懑情绪又在主角的机智化解后得到释放。可他哈哈一笑之后,却又难免惦记着戏本一开始埋下的伏笔,为里面的剧情忧、为里面的主角愁。直到后面反转,让他既惊喜又满足。

        第二个戏本儿的风格又有不同,通篇透着诙谐喜意,那俏皮的语句,那苦中作乐的向上情绪,让他嘴角儿挑起来就再没有放下,只觉得看完之后通体舒适。

        第三个戏本儿倒是有种先抑后扬的意思,开篇看的他心里憋屈,怒其不争到他都要起了逆反之心,尤其是看到主角梦到悲惨下场的时候,他那叫个出气啊!竟然想要夸他们那个侄子做得好!

        后来主角夫妻觉悟,离开村子进城,之后虽然还是不易,但是各种奇遇让他们的生活逐渐向好,可是他却一直惦记着看那帮反派后悔的样子。

        姜怀谦觉得要说三个本子最喜欢哪个,还真不是第二个通篇诙谐轻快的戏本,反而是这个调动他情绪最为激烈的,尤其是最后结尾极大满足了他对打脸的渴望。

        一个时辰后,看戏本看的餍足姜怀谦怔住了。

        这、这、这……让他如何为难表兄呢!

        这样好看的本子,让表兄的主官都不忍为难,他要是再扣下,岂不是显得他不大度?

        更重要的是,要是这本子扣下了,他还怎么让人安排戏班子排呢?

        “也好,这样好的本子通过了,不就能说明之前三个本子被打回是有理由的,不是孤难为他!”姜怀谦想开了,点点头,打起了假期的主意,“两个月的假期听着很多,但是要是分着批呢?分他个十数次不过分吧?”

        ……

        晚晌,盛向浔得意的跟郑氏说悄悄话:“为夫聪不聪明?哼!以为借他人口就能瞒过我呢?那位就是小心眼儿!打小儿就这样!心眼儿不如针鼻儿大呢!我又没招惹他,放假也是陛下恩准,倒是惹得他眼红,找理由扣我假期,过不过分!这就是都大了,要是小时候,我非得找姨母哭诉去,看他挨数落不!”

        郑氏:“……”

        行吧,能说出这话来,也未见有多大!

        “夫君果然智慧。”

        虽然心里吐槽,但是该捧场的,郑氏还要捧场。

        被夸奖的盛三爷,脸上露出和他小女儿如出一辙的得意:“当我傻呢!用戏文教化世人?别开玩笑了!先生、里长、父母官都教不好的,还想凭着几出戏就让人悔悟配合?做梦呢!要这样的话,何必还有法规衙门?许是又能人有这样的本事,我却是做不到。”

        “可不就是这个理儿?”帐子里,郑氏依着靠枕颔首,“读过百十来次的圣贤书都教不好的,指望看过一遍的戏文话本教化,可能么?”

        “就是!”见郑氏言语真切的认可自己,盛向浔高兴的直拍大腿,“当时我想着,白送到手的假期凭啥不要?他堂堂太子,总不能真厚着脸一次次为难吧?行,为难我两次三次,还能为难我五次六次?慢慢儿来呗!只要不放弃,总能把假期拿到啊!”

        郑氏好奇的看着他:“所以这次三个戏本儿一齐送上,就是为了让那位不好为难?”

        “……”盛向浔眨眨眼,琢磨片刻,觉得他当时应该没这样想,实诚的摇摇头,“这不是巧了,咱们苑姐儿给想了这几个本子,让我灵感大增,说实在的,她说的戏本刚听着好像不算极为出众,但是里面的几个闪光点着实新奇。

        也是因为灵感暴增,我这才两天写出这三个本子!不过当时协同快乐,可是写完之后却只觉疲惫无力。

        因为懒怠分开上交,干脆悉数递上,好不好的让他自己瞧!看他见了这样有趣儿的戏本,还好不好意思给我打回来!”

        郑氏心说,恐怕是凑巧了,三个好戏本的吸引力不轻,这才让那位爷利索放行。

        “不过就是可惜,要是能将俩月假期一起放了该多好?不知多舒服呢!”盛向浔摇摇头,不由又嘀咕起某位爷忒小气。

        他说的痛快,郑氏却不好附和着说,又怕他嘚瑟的太过,便说起小女儿:“你说她那个小脑袋怎么长的?说出主意,就一连三个!”

        “聪明不好么?我瞧她最近连县志和坊间趣闻都爱看的很,想来这都是之前看书的感悟……要怎么说秀才不出屋能知天下事呢!就是这个理儿!”盛向浔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只觉自家闺女怎样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