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对歌唱

第一百五十二章:对歌唱

        对歌环节进行的都挺快,说是每局最多九个回合,可实际上唱起来了,大多数人连一个回合都用不到,嘴是动了,声儿没出来。

        不是对不上词,就是话不对题,各说各话不成道理也要淘汰。

        如此这般,一盏茶时间后,场上就剩下一位淘汰三十九个人的牛人了。

        而这位女郎还剩下三个对手。

        这仨人,盛苑可不眼生,他们就是宴席开始前嘲笑她们未果的几个小郎君之三。

        这三位长着张精明脸,看着很是伶俐,约么是这个原因才让他们留到了最后,毕竟不管谁点对手,都要先淘汰容易淘汰的。

        不过盛苑看着这仨犹犹豫豫的样子,就晓得这是见到本事人露怯了,说不好要不战而退呢!

        她刚跟小伙伴说完这个可能,就见这仨人对视一眼,颤巍巍举绸扇,看样子有话要说。

        “你们三个可以一起来!”胜到最后一个人的女郎嗓子有些发哑,脸上有些急躁,好像想要速战速胜,干脆将这仨明显是一拨儿人的对手划到了一起,这是要一打三?

        盛苑握着小拳头想要给喝彩。

        加油!加油哦!打的他们直嗷嗷!

        可惜这女郎刚要起调儿,就感觉胸口嗓子那儿一阵痒意难忍,顿时咳嗽起来,坏咯,之前点心甜品吃多了,她这咳嗽犯了!

        战利品再好,也不比自己身体重要,这女郎通透的很,一通咳嗽之后,便面色潮红的举手表示放弃。

        “???”别说盛苑愣住了,直接躺赢晋级的三个少年郎也惊呆了。

        客座上被淘汰的选手和看热闹看到激动的客人都发出了惊呼声。

        当然,座位上大多都是有文化的,一阵失态惊呼过后,便都安静下来。

        现在问题来了,躺赢的人要想赢到最后,选择的对手就极为重要。

        “我们选择他们!”

        “不会选择咱吧?”

        那仨小郎君势在必得的决定和安屿卢晟战战兢兢的猜测重合。

        【我唱山歌选你对欸~~,你敢不敢过来和,过来和?你要认输也不晚欸~~小童认输不丢人,不丢人!】

        嘿!上来就喊降,这谁能忍啊!

        “苑姐儿,上!”

        “苑姐儿,加油!”

        安屿和卢晟一左一右举拳鼓舞。

        盛苑对他俩翻翻脸,这俩咸鱼连蹦跶一下都不肯,毫不羞愧的指望着她这个小妹妹凯旋,她能说啥呢?自己选的朋友,就这么着吧!

        小家伙儿叹着气,挥手示意他俩让开,她要应战!

        【你来挑战我应战欸~~闲话何须这许多,这许多!山间猛兽来回走欸~~难道山人从此躲,从此躲?】

        嘿,盛苑靠着平时撒娇耍赖练就的洪亮奶声,立刻赢得一片激烈掌声!

        小家伙儿向来有些人来疯,越多人捧场她就越发兴奋。

        这不,掌声一响,她就嘚瑟,招招手,把座位上的伙伴也叫到台前。

        没有错,迎战的时候,她就哒哒哒跑到圆台前,双手叉腰的跟人对歌了。

        安屿和卢晟也觉得不能留她自己在台上,所以她一喊,他们就跑过来,算是助阵。

        这仨小家伙儿觉得他们气势汹汹,却不想,在旁人眼里却是三个胖乎乎的小顽童挨挨挤挤的凑在一起,别提多可爱了。

        当然,认为他们可爱的肯定不包括跟他们对歌的小郎君。

        【一个女娃怎敢来欸~~就算读书有何用?有何用!不能科考不当官欸~~只剩伶牙气人咧,气人咧!】

        哼!

        盛苑觉得这几个人没品的很,对个歌儿竟然拉扯她是女娃!

        怎么的,女娃吃他们家大米啦!

        【读书自然明事理欸~~明理才能知好赖,知好赖!知道好赖远孬人欸~~免得变成你一样!噢噢噢!】

        她这一波反弹攻击,气得几个少年郎脸色涨红,等都不等继续唱起来:

        【若有一天进官场欸~~我为御史把你说,把你说!不尊年长不礼貌欸~~不成体统不像样!不像样!】

        盛苑闻言都听乐了,这是没考上先想象着当上御史的美梦咯?

        哼,看她的!

        【哪个御史会这样欸~~要能这样我先当,我先当!今天告你不洗脸欸~~明天说你吃太躲!吃太多!】

        “你这小童怎么能够胡搅蛮缠!”盛苑的不按常理出牌,气得那三个郎君里中间的那位忍不住质问出声。

        “你这句话不是唱出来的,淘汰!”安屿迫不及待蹦跳着帮裁判宣告对方下场。

        他这样子,亦是逗得场上看众哈哈大笑。

        盛苑也跟着得意唱起来:【说不过人就生气欸~~失态不要失品格,失品格!柿子专拣软的捏欸~~小童也要把你磕,把你磕!】

        她这次竟然反客为主,主动出击,这让另外两个莫名其妙就失掉同伴的小郎君怔了一怔,本该对歌的那人反应不及,嘴唇抖了抖,没唱出来,顿时又被淘汰。

        就剩最后一个对手了,对方额头冒着汗,勉强唱:

        【小童无知胡乱说欸~~御史哪能如此说,如此说!无关礼仪和原则欸~~怎能随意去攀扯,去攀扯!】

        这是话题又绕回来了?

        盛苑眼珠儿一转,给小伙伴们使了个眼色,便笑呵呵唱:

        【既然知晓这许多欸~~缘何冒名编话说,编话说?朝堂本是严肃地欸~~岂能用来欺凌弱,欺凌弱!】

        唱到这儿,安屿和卢晟默契的凑过来,三个小童手牵手,蹦蹦跳跳的左踢踢右踢踢,就听盛苑再次在对方开口前抢唱:

        【束发之郎不礼貌欸~~欺负小童真快乐,真快乐!明明无礼又无知欸~~却还假装官员说,官员说!】

        【说不过人就恼怒欸~~看着孩童目若梭,目若梭!无礼之人强说辞欸~~不知他人在嘲笑,在嘲笑!】

        【你们若是聪明人欸~~就该反省不再错,不再错!从此学会尊重人欸~~哪怕女郎和孩童,和孩童!】

        盛苑一口气连唱三句,基本达到无缝连接的速度,让那几度想抢唱不成的对方憋的脸通红,到最后,气不忿的他直接甩袖而走!

        “哦~~”安屿和卢晟登时笑着跳着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