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义气的盛苑

第一百五十一章:义气的盛苑

        盛苑和安屿、卢晟聊的有来道去儿,她们后排那个爱说话的郎君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尴尬!

        当着他面儿悄悄说他坏话也就算了,可是说到最后,他连话题都不是了!这仨胖墩儿已经兴致盎然的聊起了别的。

        他就这么没存在感啊!

        哼哼!小孩子,就算是看着再可爱,本质上也是气人的!

        “韵之!”旁边温和的郎君低声喝止了想要跟小孩子争辩的好友。

        “闻声,我得分辨分辨!”叫韵之的郎君说话间,掏出自己的证件,拍拍盛苑椅背,“诶!小不点儿,看清楚了,在下是云栖书院的教授官,专门教写函文的,才不是坏人呢!”

        他吸引了盛苑三人的注意力,得意的扬起眉,气人的拍拍额头,佯作恍然大悟般说:“哦,对不住,我忘记你们这么小,可能不认字儿呢!啧啧啧。”

        盛苑三人:“……”

        这是小瞧谁呢!

        同样好胜的仨人,瞬间不服气了。

        先是卢晟不服气的把证件上的字儿念了一遍;

        接着安屿质疑了一下对方座位云栖书院的先生跑到百洲书院吃宴的动机。

        最后,盛苑负责纠正他的错误想法儿:“您既然也是个先生,就该知道舞水袖、绸缎和舞剑舞刀一般,都是表达的一种。就像云栖书院是书院,百洲书院也是书院一样!

        要说跳舞蹈,学生还是选择舞剑舞刀最好!‘哼哼哈嘿’总好过‘唉哟唉哟’吧?

        学生是储官,要有上马弯弓下马砍敌的士气!国家才能强大!如何能因为舞剑舞刀达不到你们想看的柔美之气而贬低呢?”

        “……”本来想要辩驳的韵之郎君,看着盛苑小嘴儿叭叭叭的说个不停,脑子都有些发晕。

        这小女郎未免忒能说了些啊!

        倒是叫闻声的郎君听得颔首连连:“女郎虽小,但是见识不浅,言语很有道理。”

        盛苑没想到,眼前这位眼睛滴溜转的有些活泼的韵之郎君竟然还有个讲理的朋友,顿时就不好意思欺负人了,礼貌的朝对方笑了笑,转身坐了回去。

        “苑姐儿,舞台铺好了,快看!”跟着坐好的安屿,一抬头注意到舞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艘小舟,登时惊奇的推推盛苑胳膊,让她一起瞧。

        “还能动呢!”卢晟摇晃着盛苑另一侧胳膊,激动的说,“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让他俩摇晃的快成不倒翁的盛苑:“……”

        她也很好奇啊!

        可是左看看,屿哥儿只是瞪大眼睛瞧,一点儿探索的意思都没有!

        右看看,晟哥儿兴奋地小脸儿涨红,一点儿研究的打算都没有!

        哼!果然,还是得看她苑姐儿的啊!

        盛苑小手撑在桌沿上,小脚踩着横栏使劲儿,借力跪在了软垫上,然后抻着脖子往上看。

        整个人瞧着竟像足了好奇扒墙头的狸儿,嗯,还是吃得饱饱都是肉肉的狸儿!

        盛苑不知道自己落在众人眼里是这么个形象,她为了看清楚舞台,双膝跪的并不结实,小胳膊使劲儿撑着身子提升高度呢。

        安屿和卢晟也没闲着,俩人伏在桌子上帮她压劲儿,免得她把桌子按翻。

        “看清楚了,他们似乎是把两条木槽固定在了舞台上;木槽里面似乎有冰,你们看,上面似乎有寒气儿,跟花池里散发出来的寒气儿一个样!肯定有放冰!”

        盛苑重坐好后,一手扯着一个小伙伴,指着舞台连声说,“你们注意到小舟底端有两排厚厚的铁片刻进了木槽里?就像嬉冰冰鞋底下的冰刀!”

        “嗯嗯嗯!”安屿和卢晟没像盛苑那样又踩凳子又抻头的,故而看的不大清楚,不过既然盛苑这样说,那肯定就是如此,错不了!

        小伙伴的信任,让盛苑笑弯眼,得意的样儿,都能跟孔雀比开屏了!

        【唱山歌~~咧!】一道百越民歌特有的曲调儿忽然响起,让盛苑和小伙伴安静了下来。

        这道女子歌声轻灵透亮穿射力极强,好像即使面对重重山川亦能一声透过!

        而这般有穿透力的歌声尾声极轻,自带绕梁的回声效果的尾声若羽毛般轻飘,似乎瞬间就飘到客座每个客人的耳畔。

        盛苑看着舟上一对儿男女学生坐在舟上,一人负责一柄船桨,挥动间,船桨作为支点,推着小舟在轨道上滑行。

        唱歌的是这个女生。

        这不,她直接用歌声宣布了最后这个环节的参赛规则:

        【唱山歌咧~~欸欸欸,我唱山歌谁来和~~谁来和?谁唱山歌胜过我欸~~,胜者可得名额十来个,名额十来个!】

        盛苑听到这儿,小手一拍立道:“看吧,肯定很多人参加呢!”

        她话声未落,就见左右客座上乌压压一群人举手。

        见此,盛苑还特意扭着脖子往后面瞧,果不其然,四十岁以下的郎君就没有几个不举手的!

        “啧啧,果然收益动人心哦!”盛苑摇晃着小脑袋悠悠感叹,安屿、卢晟纷纷颔首。

        就这会儿工夫,小舟上的男生也唱开了,大意是让选择对歌的郎君女郎举起宴桌抽屉里的绸扇,小舟上的这两位随意选出第一位对歌人,然后让这位对歌人自己选对手,谁胜谁留下,然后继续选择对手,直到剩下最后一个参加对歌的客人。

        当然,这位还不算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他需要从没有参加对歌的人群里选择一个当对手,这次赢了才能拿到下届百果宴的请帖。

        “她说我们这些没参加对歌的人代表她们?”卢晟的小脸儿有些发白,紧张的摇着盛苑胳膊,直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不会唱这个!”

        “没关系,要是你被选上,就我来!”盛苑不知道啥叫怕,拍着胸脯大包大揽。

        安屿听了眼热,也摇晃她胳膊,要说话。

        盛苑都熟练了,不等他说就保证:“喊到你也一样,我来!都我来!”

        别看这俩不是大她一岁,就是大她两岁,说起来是哥哥,可关键时候,一个两个的都是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