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小声说

第一百五十章:小声说

        最后一个环节说是开始,不过因为需要铺陈道具,只是派了三队舞者对着三面客座跳起了的宫廷舞。

        盛苑不爱看这个,干脆拿起酷似柑橘的面果,一边剥皮一边吃。

        要说这面果做的真是精巧,剥开的橘皮不但很有韧性,里面还能看到清晰的丝络,甚至这些丝络也能撕下。

        “唔,还真有橘子的清香啊!”旁边的安屿和卢晟凑头看来。

        盛苑嚼着面果橘皮,笑眯着眼点头:“呐,里面的橘子瓣也能一瓣儿一瓣儿的分出来呢!”

        她说着,小爪子就掰了一瓣儿出来:“看,这橘子瓣儿还能撕呢!”

        撕开橘瓣薄皮,是一片橘瓣样式的橘子酱果冻。

        盛苑抿着小嘴儿打量半晌,放到嘴里的刹那,小家伙儿五官立刻凑到了一起:“嘶啊!好酸!”

        酸水儿瞬间从唇齿间冒出来,打着激灵的小家伙儿恨不能吐舌头。

        “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个!”盛苑捂着腮帮子,眼眶噙着泪花,惊诧的看着漂亮的柑橘面果,只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这么漂亮的柑橘,竟然这样酸!果然,越是好看的就越会骗人!那些菌子是这样,这个面果也是这样!

        “坏果子!我们不吃它了!”安屿看她可怜,立刻从盛苑手里拿起面果,同仇敌忾的哼了哼,眼瞅着就要扔出去。

        “别!屿哥儿!”卢晟眼尖拦住,忙不迭说,“我刚吃了这个,整个儿橘瓣吃的话,酸酸甜甜可好吃了!”

        “嗯?”盛苑吸吸鼻子,小手朝安屿跟前儿一伸,“那我再尝尝!”

        安屿:“……”

        苑姐儿在吃上的探索劲头儿,简直让人钦佩。

        安屿心里感叹着,还是听话的掰了一瓣儿递给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好朋友,做好了要是太酸立刻给她嘴里塞糖的准备。

        盛苑不清楚屿哥儿这么一会儿做了好多心理准备,她好奇的接过橘瓣,小心翼翼的看向卢晟,见他肯定的点点头,这才犹豫着将其放到了嘴里。

        虽然心里对朋友充满信任,可是盛苑想起刚刚差点儿酸掉她小奶牙的酸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像个勇士一般,迅速闭上眼睛,豁出去一般的快速咀嚼起来。

        诶?!这起初只是一片清凉的甜意在唇齿间绽放,紧接着就是一股浅浅的酸淹没了那有些过分的甜,渐渐酸和甜融合在一起,缓缓地化为恰到好处的酸甜润口。

        “还真是这样的!”盛苑惊喜的睁开眼,鼓励的看向安屿。

        没想到这小胖子竟然已经津津有味的吃起了果子,一瓣儿一瓣儿又一瓣儿,眨眨眼半个橘子吃下去咯!

        盛苑默默的在心里将这个面果标注起来,准备回家的时候着重跟爹娘姐姐介绍它,嗯,剩下的那个橘子面果仨人吃没问题哒!

        想到自己也能给家里带好吃的,盛苑开心的眉眼弯弯,恨不能跳起来欢呼。

        “这才是舞蹈啊!刚刚那段舞剑舞刀的,耍把式的感觉,根本没有柔和之美!”

        后排人的出声点评,引起了盛苑的注意。

        作为这条队伍里为三的小朋友,盛苑三人坐的凳子上特意添了一尺高的软垫,这样一来,她的脚丫儿刚好可以踩在凳子的横栏。这有了落脚处,她想要在椅子上一百八十度转身坐都容易多了。

        故而此刻听到后面人叨叨的时候,盛苑胖腰一使力,就侧扭过身子看过去。

        说话的是两个不到三十的郎君,一个看着懒洋洋的,一个看着倒是温和的很。

        “诶?小家伙儿,你看什么呢?是不是认同在下的话啊!”懒洋洋的家伙见前排的胖娃娃看过来,忍不住逗她。

        刚刚他看的清儿清儿的,这三个小童看着不大,却头脑清楚牙齿伶俐;举止间似乎有些淘气,但是行动规矩有自制力,最最重要的是他们胆子很大,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怕。

        等闲小孩儿在这么多生人面前早就羞怯不安了,他们仨倒好,一个比一个镇定,似乎周围这些大人都是柱子,只要不影响他们吃吃喝喝就不存在一样。

        他之前就想逗逗的,奈何好友拦着不让,他就只能看着憨态肉乎的侧影解解馋。

        这下好了,小家伙儿主动扭过头来,他可不能放过。

        盛苑没想到眼前这个懒郎君还是话痨!

        小家伙儿微微一愣,心里嘀咕,这么大个人了见到孩子都如此喋喋不休,平时还不定怎么唠叨呢!啧啧,可惜这么张俊脸了!

        “苑姐儿,别理他了!”安屿想起姑姑的教导,立刻凑到盛苑耳畔,小声嘀咕,“和陌生人忽然聊的这么热闹,说不定打坏主意呢!”

        “对,爹爹也说过,小孩子不能和陌生人多说话的。”卢晟也凑过去,警惕的看着对方。

        “……”盛苑点点头,小声说,“不过这人看着……”

        她想说的是这人看着智商不大高的样子,不像能干成坏事儿的。

        不过考虑到当着人家面儿说人家坏话不像样儿,便干脆不说了。

        安屿和卢晟却不知好朋友没说出的半句话是这个意思,他们还以为盛苑看着人家长的好,觉得不像坏人呢,登时心里警铃大起。

        “坏人怎么可能把这俩字写到脸上去!”安屿借用姑姑以前的教诲嘱咐。

        “就是,有些坏人就是因为长得好才被放出来钓鱼!”卢晟将他爹的话揉吧揉吧说给了盛苑听。

        “……话说,能进来百果宴的人,会是骗小孩儿的坏人吗?”

        盛苑很好奇,能进来的人都是谁:“要是过来报名的,怎么没有其他小朋友?难不成都百果宴其实是校友重聚宴?”

        卢晟听姐姐们谈论过这个问题,立刻现学现卖:“请帖是只能校友拿到,但是这未尝不是给校友增添资源的手段!很多达官贵人喜欢享受一个雅,百果宴也是彼此联系的渠道。

        百洲书院出来的学生掌握着渠道资源,既可以拓展自己的人脉,又能拿出去做个人情,如此这般就能保证报考百洲书院的学生基数庞大。

        这报考的人越来越多,出良才的可能就越高,这对书院发展而言很有帮助。”

        竟然还有这样学问!

        盛苑和安屿恍然感慨。

        原来这就是大人们的世界?!果然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