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皇帝的试探

第一百四十五章:皇帝的试探

        览政殿后殿,承元帝双眸轻阖,听着太子姜怀谦汇报,半晌才问起盛国公府:“朕闻六处勋贵府邸,唯盛国公府热闹非常,里面还有苑姐儿因素?”

        姜怀谦笑言:“虽郑夫子被表兄击毙,然根据苑姐儿和那书童的说辞可知,那丫头仗着年幼欺过对方,免于迷晕之苦。”

        具体如何,之前早已详细汇成奏疏递上,承元帝早已知晓,故而又问:“盛国公府上几个探子如何处置?”

        姜怀谦又道:“内卫已将林清波、郑荭苒二人分别关押,韩青浔知之不多,兼有立功,故而儿臣见表兄帮着盛家四爷盛向湍求情,便允查证之后许她个自由。”

        “盛家老四?可是提督四译馆的通译?”

        “父皇您好记忆,儿臣自愧不如!就是这位盛通译。”

        承元帝没把太子的恭维当回事儿,只是一笑而过,随后沉吟片刻:“自由……就成全她和盛家老四如何?许她个侧房当,也好便宜派人终生盯住她。”

        姜怀谦闻言一怔:“父皇认为她此番有诈?”

        承元帝笑着摇首:“朕信任太子和内卫的能力,只是……朕不信那些受齐影响至深的人,你就当朕多疑,左右放在盛国公府里,盯着也不费力。”

        皇帝既然拍板,姜怀谦也没兴趣替无关之人说项,便借着林清波和郑荭苒说起前齐太孙跟前儿的旧臣分为两派:“林清波和韩青浔实为一派,奈何韩青浔不想为前齐陪葬,故而只有林清波这个守旧派坚持……似她这般的人,六处府邸还有五个。”

        承元帝微颔首,示意太子继续:“另一派的存在,林清波的级别不知,唯有掌事之上的才晓得,这帮人是主攻派,复齐之心未绝,此番主张潜入京都掌握变数之人的,就是那派人!

        像郑荭苒及郑夫子就是,除他们之外,另外五处府邸亦各有两名。可见他们这次行动颇有孤注一掷之意。”

        承元帝等到此,终于睁眼看向太子:“前齐监正算得复齐之机在大楚贵女之中,他们妄图掌握卦辞提及的变数之人,以为给他们那个太孙娶到手就能驱楚复齐,呵呵,太子以为如何?”

        姜怀谦在皇帝面前向来知道何时可以含糊其辞,何时能够半真半假,何时需要真诚坦率。

        故而此刻迎着皇帝视线,他不躲不闪说:“要说儿臣没有动心,那是假话。祥瑞当属大楚,前齐岂敢妄图?”

        他说到此略微停顿,见承元帝表情依旧,继续:“然儿臣亦晓得,此番卦辞牵扯甚广,连前齐孤注一掷也只能粗略定下六处勋贵,这些勋贵适龄女郎加一起五六十人,儿臣便是有心也无力啊!”

        承元帝见他如此说,也不想辨其言真伪,只说:“当江山尽掌于手,所言所行可定一人升降、一家荣辱、一族起伏、一城得失、一地兴衰、一国存亡……

        长久下来,就很容易忘记治国当合其法度、以德施政、近贤远佞、远奢持朴、守公忘私,从而更易为外物影响动摇。

        然却不知自古江山传承,有德有能者得,未曾听说哪个臣哪个将娶上个命里为凰的就能得天下。”

        他这番苦心劝言也不白说,还真将姜怀谦心里的别扭减轻了不少。

        姜怀谦做出受教之态,不过还是打算将那几家小女郎的生辰八字算算。

        承元帝也猜他不会善罢甘休,看着他这副乖乖样,轻嗤:“当然,你若不怕后宫变成征战场,那就尽管将那五六十人纳进宫去,反正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名额足够,还是能装的下!”

        姜怀谦脸一红,连声分辨没有此意。

        承元帝也不说信或是不信。

        姜怀谦无奈,提起家中郎君渐渐长大,以后要是择妻,可以考虑考虑。

        此言让承元帝想要发笑:“太子是怕以后诸子争斗不激烈,提前布局么?”

        就算是没想法儿的人入此局,恐怕都要动心拼力一争了。

        “……”姜怀谦动了动唇,他看起来如此傻?

        承元帝看懂了,轻叹:“看来太孙之位,你已有人选……你要知,朕在位其间不会定下太孙。”

        至于太子能不能护住他中意的儿子,而后又能不能甘心将皇位给予,就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了。

        承元帝要的不过是将太子对前齐那封卦辞的在意减少一些。

        待太子离开,承元帝回到清源宫后园,独坐凉亭发呆,半晌之后,令杨询请皇后来此对弈。

        帝后对弈向来屏退宫人,故而几番棋局之后,略输一筹的承元帝将一封叠好的信纸递过去。

        秦皇后接过打开一看,就见上面字迹清楚的写着几行批语:

        “【十六年来任高飞,终得凤凰落宫闱;前时龙烛高凤烛,他朝骑鹿捧鼎回。】”

        “我记得陛下向来不在意这些,而今怎地么了?”秦皇后将信递还给了皇帝,“不予理睬、做好自己、不疏职责,这可是您以前坚持的准则!似这般的不知名姓之人怎能动摇江山?”

        承元帝接过信纸重又叠好,轻轻地放在茶碗里,任其渐渐和茶水融合。

        “许是朕老了吧,听见这等批语,竟想到了女主登基。”

        秦皇后的手哆嗦了一下,承元帝见到,轻轻一笑:“朕之甥女鸿安,大怀宴九岁。怀宴十六岁时,朕将鸿安指给他做了太子妃。

        鸿安虽为末帝独女,但是为人温和宽容,和怀宴亦有姊弟情谊,他们婚后相敬如宾可算和睦。

        盖因朕为私心违背姑女不回嫁之古训,让她们表姐弟成了亲,以至于他们十数年间才得永平一女。

        后怀宴受政乱之苦早早离去,其诸妃所生十数子皆没立住,唯有永平承欢鸿安膝下。”

        承元帝不紧不慢把一番话说完,秦皇后已经两眼阵阵发黑。

        好像心又给狠狠地剐了一遍,不多时,其额上便已布满细汗。

        “不是鸿安!”秦皇后咬着牙,紧紧地盯着皇帝眼眸重复,“女主江山者不可能是鸿安,更不可能是永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