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盛苑的试探

第一百四十章:盛苑的试探

        盛苑最近几天可美了。

        虽然附加系统的出现让她的咸鱼梦彻底泡汤,但那毕竟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

        十几岁的盛苑烦恼的事儿,凭什么让三岁的她提前感受?没这个道理!

        所以想开了的盛苑和被盛苑劝解开的系统,彻底放飞自我。

        小孩子最擅长看大人脸色和得寸进尺了。

        尤其是在盛苑发现自从学苑遇险之后,她爹娘和姐姐好像对她格外宽容,于是开始了一步步的试探。

        饭桌上,她悄悄的将不喜欢的蔬菜挑出去,想看看大人管不管?要是像以前那样说她,那就赶紧改!

        结果她非但没有挨说,爹爹反而多夹了好几块儿肉肉给她!

        真好!

        盛苑高兴的眯起了眼。

        到了该学习的时候,她抱着玩具在榻上打着滚的耍赖,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心翼翼的看着大人答不答应,若不答应就算,看看书、写写字很快就完成哒。

        结果她不但没有被拎走!爹爹还哄着娘亲带她玩起游戏来!

        真好!

        盛苑在心里比划了个剪刀手。

        她在院子里追着胭脂跑,藤鞠踢得满处弹跳,把小院子折腾的乱糟糟,她爹还跟一边儿拍手叫好。

        真好!

        盛苑得意的在心里叉腰直笑。

        芜湖,好自由哦!

        ……

        盛苑每日里跑跑跳跳,自由自在的别提多高兴了,可这却苦了她姐盛蒽。

        “爹,娘!你们管不管这小胖子啊!她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作业作业不写,蔬菜蔬菜少吃,每天嗷嗷叫着在院子里乱跑!”盛蒽在被这小东西莫名其妙追着跑了几次之后,气呼呼的跟爹娘要说法儿。

        盛向浔和郑氏闻言,笑着安抚大女儿:“好蒽姐儿,咱不要气哦!这不是妹妹上次落水受了惊?我们想着让她跑跑跳跳欢腾欢腾,免得存在心里留下隐患。你且容她肆意些时候,等过几天差不多了,爹娘准保管她,好不好?”

        “受惊?!那小胖子还受惊?”盛蒽摸摸耳朵,简直不敢相信,爹娘竟然担心那小东西受惊!

        “我们这些直接给迷昏了的,包括那些堂兄弟在内,多多少少还惊醒过几回呢!

        您看看苑姐儿,她睡得比小猪都香!还惊醒?我看她在梦里不知揍过多少次坏蛋呢!那意犹未尽的劲儿啊,还害怕?!”

        “……”想要反驳的盛向浔和郑氏两口子仔细想了半天,发现大女儿说的都对,他们想反驳都找不到理由,只能朝她笑。

        “好孩子,这样吧……这不是学堂快开课了?那时苑姐儿也要去报名,到时候爹娘保准管她,让她乖乖的,好不好?”

        盛蒽也想通融,可问题是那小胖子不通融她啊!

        她抱着脑袋表示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不是我不宽容,主要是这小胖子太气人了!我跟那儿好好儿的看着书,她忽然就跑过来要跟我玩儿。我好声好气跟她说等等,她就围着我又蹦又跳的拍手说唱,闹的我脑子里的课文全变成了她编的顺口溜!”

        想到自己串词的经历,盛蒽就想揍妹妹:“这也就算了,更气人的是,我只要出了屋子,她就蹦出来偷袭我,非要我抓她!我不配合,她就要胳肢我;我跑,她就咯咯咯的跟后面追!没完没了啊!别提多闹咯!”

        “……”盛向浔和郑氏听了,同情的摸摸大女儿的脑袋,可是心里却觉得小女儿这淘气劲儿怪可爱的,“这样,她再捣乱,你就喊我们,我们把她逮住,不让她追着你闹,好不好?”

        “……”盛蒽看明白了,这两口子是铁了心不管那小胖子了。

        行,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怪她不考虑他们的心情了。

        一大家子人,要闹心就一起闹心吧!

        盛蒽吸口气,笑眯眯的搬来软凳,坐到他们跟前儿,闲聊似的问:“爹啊,我记得咱家厅上那个鸡毛掸子特别好看,好像是您送给我娘以表忠心的哦?”

        盛向浔闻言差点儿被茶水呛到:“咳咳咳,乱说!”

        他瞄了眼妻子,以拳抵口干咳:“那是装饰用的!”

        “哦。”盛蒽耸耸肩,又笑眯眯问娘,“我记得您用的脂粉极贵,挑出一耳勺的脂粉出来就值一两银子?”

        郑氏以为女儿好奇,笑着颔首跟她讲解起来:“那是根据古方制成的,用的都是珍惜药植,出品数量有限,很多时候有钱都买不着呢!

        这脂粉每日里搽抹,不但不伤肌肤,还能养肤驻颜。虽说刚搽的时候有些过于白,但是被吸收后就愈发自然,除却三五个时辰需要补一次妆,真真再没不好!等你再大些,娘就给你用。”

        “哦。”盛蒽无所谓的点点头,转开话题又说,“苑姐儿最近迷上了用木弩,没事儿就去练准度,她之前还说,弩箭箭头虽然圆钝,但是打到人身上还是会疼,就想让丫鬟给包上厚厚的棉花。”

        盛向浔和郑氏点头说好:“就该这样儿。”

        盛蒽脸上的笑容愈盛:“小家伙儿又说,弩箭虽打出去,可是打没打到目标却有些说不准,就想着在棉花里填些粉末,这样打在某个地方留下印子,自然就知道准不准了。有丫鬟出主意用面粉,可小家伙儿说用粮食不好,干脆就自己跑到娘的梳妆台上取了一罐脂粉用了。”

        “你说什么?!”郑氏捂着胸口,惊呼出声。

        盛蒽无辜的眨眨眼:“这会儿她应该带着身着披风的胭脂,拿着弩箭到侧院儿,朝小亭子旁的墙面上射击了吧?哦,对咯,胭脂的披风,好像是苑姐儿之前拆了鸡毛掸子做成的!”

        盛向浔:“???”我藏的私房钱!

        郑氏:“!!!”我可怜的脂粉!

        呼吸有些艰难的两口气眼前一黑,顾不得太多,忙不迭跑出去找小女儿。

        盛蒽笑着缓步跟了出去。

        一家三口刚到侧院儿,就见小女儿瞄准了满是脂粉印的院墙。

        看到盛苑这次瞄准的位置,盛向浔只觉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而郑氏看着满墙数十个脂粉印,暴脾气忍不住了!

        “蒽姐儿停下!”

        “盛小九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