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意兴阑珊的盛向浔

第一百三十八章:意兴阑珊的盛向浔

        盛向浔此刻早已意兴阑珊,懒怠和这些人分辩;你跟装傻的人讲道理,不过是惹得一肚子气,全无他用。

        他看向沉着脸不语的盛国公:“老爷子,事到如今,你看看我们兄弟!还有必要在一座府邸打滚儿么?心都散了,陪您跟前儿过家家还有何意思?”

        盛国公闻言,第一反应便是合目不语。

        盛向浔见此不由狠狠地抽了口气,怔怔然半晌,袍袖一甩冷声告退。

        他迈步而出,仰头看着天空,看着高墙外的蔚蓝天空,不禁心有所感,慨然放声:“【人多杂念涌,家大算计频;尽作糊涂者,本是糊涂人。瓜熟蒂须落,树大枝要分;强以亲情计,终局仍成恨。皆言棣棠美,谁知七步难;何若从此别,重逢能笑言。】”

        厅内众人听着他自编的诗句,竟默契的表演起了川渝变脸。

        盛国公耳畔不断回响着那句“皆言棣棠美,谁知七步难;何若从此别,重逢能笑言。”

        半晌之后颓然而叹:“罢了!罢了!”

        他挥挥手,看向次子,目光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这些时候你在府里莫要出去,一是等着被传唤查问,二是整理旧日所学,待此番铨叙结束,便外放出京去吧!”

        盛二爷大惊,忙不迭要反驳,却见盛国公扳着脸警告:“要么你外放出京,要么你搬出府去!”

        盛二爷没想到一场乱子之后,把他彻底踢出京城,登时心烦意乱,只觉父亲无比偏心。心知父亲决意已定,便是母亲也未必能说动,他不再多言,只是低着头在心里暗作计较。

        盛五爷心道不好,赶紧缩着脖子低头,不肯跟盛国公对视。

        盛国公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许久,嘴唇微动片刻,还是将一声喟叹悄悄咽下。

        他再度欲言又止的看向长子,可是对上他那双通透的眼眸,所有想说的话都化为叹息。

        “即日起,府中郎君每日未时到公府书楼齐聚,我会亲自教导半个时辰。”

        他顿了顿,看着长子,不容置疑的说:“大郎每隔两日多留半个时辰,六郎……六郎每日晨练换我教导。”

        盛向涯眼眸一顿,和盛国公对视刹那,拱手说好。

        ……

        盛向浔匆匆回到咏繁苑,见到在厅里等他的郑氏,连声说:“家里东西慢慢收拾起来吧!这府里是不能呆了!”

        “这话怎说?”郑氏先是一喜,旋即觉得不对,忙不得与他回到里间儿细问。

        盛向浔不遮掩,一字一句将安和堂上的谈话说了一遍,就连他离开时自编的闲话诗都说了一遍。

        不想郑氏闻言,直说他糊涂:“世子将话说到这份儿上,就算是国公爷也不好立刻分家!

        若前脚你跟他吵架,后脚就搬离府邸,那有心人看到,岂不要说你对世子的忠君爱国之心不满?

        岂不要说你不赞成世子的那番凛然之言?岂不要说你根本不想为君尽忠?岂不要说你私心大于公心,对自家之心胜于对皇上太子之忠?”

        盛向浔让郑氏一顿岂不要给说清醒了。

        郑氏见他心里不虞,怕他憋闷狠了,不由夸赞说:“三郎这次表现不错,虽说没说痛快,可是世子占着大义,再有道理的分辨也不占上风,还不如不说呢!反正我们心里有数就是了!再者,国公爷经过这遭,又有你激得世子说那般话,想是心里要有计较的。我们日后就关门过自己的,府里一切不再掺合,这和分家别居差别不大。”

        她这样说,盛向浔听得心里的那股郁气逐渐散去:“你说的对,不管老爷子分不分家,我都只当是分好了的,任凭府里如何,都和咱们无关……不过该整理的还是要整理出来,若是以后搬离,咱们争取拉着库存就走!”

        ……

        盛苑自然不清楚自家爹娘的讨论,此刻的她滋味不大好受。

        体力续航结束,她就感受到了过度运动的痛楚,要是光四肢酸痛肌肉抽抽也还罢了,最可怕的是浑身无力到飘渺的地步!

        她意识清楚,大脑给的指令潜意识在完成,可是她的身体却保持着不动的状态,你说吓不吓人!

        鉴于这个感觉太难受了,盛苑干脆两眼一闭,睡大觉去了。

        嗯,别看她小,她睡眠能力超棒,深度睡眠说到就到。

        只不过,身体睡着了的盛苑,意识却让系统给扯到它的空间去了。

        【苑姐儿,我把你叫过来,是有事儿要说。】系统无精打采的抱着腿,郁郁的说着。

        盛苑见它有些不对劲儿,挠挠头,凑过去安慰:“你是不是担心积分啊?放心!我歇两天就开始加量学习,天天参加考试!保证很快就能连本带息全部还给你哒!”

        听她这样说,系统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它哇一声扑到盛苑的怀里,呜呜呜的说着:【我、我可能要跟你分开了!】

        嘎?!

        盛苑一愣,心说不该啊,上辈子看的小说里没见过半路就走的系统啊!

        “为什么啊?难道是因为这次积分用的多了?”盛苑顾不上不舍,连忙抱着系统问,“非要走不可?那你去哪儿啊?是换个人绑定,还是换个时空?”

        【呜呜呜,我不知道!】系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儿抽抽。

        “……”盛苑低落的情绪瞬间平稳下来,无语的看着有些不大靠谱的系统,叹气,“宝啊,你要不要问清楚啊?该不会……你理解错了吧?”

        【???】系统抽抽鼻子,将兑换体力续航时,主系统将它卖出去抵积分的事说了一遍,【主系统说的,还能有假么?】

        盛苑当时从落水到联系上系统恢复体力不过一分钟,竟不知这么短时间里系统帮她这么大的忙,顿时心里又是喜悦又是心疼又是难受。

        她看不得宝贝系统哭成这样,顿时拍着胸脯跟它说:“你先别急,我估计那么会儿工夫,主系统不大可能立刻将你卖给别人,说不得,你现在在它手里呢!这么着,你先看看它是怎么把你卖出去的,要是可以,你跟它说,我把你重新买回来,好不好?不就是积分儿?我多学些东西都有了!”

        盛苑这样一说,系统心下大定,一手紧紧攥着盛苑的爪子不放,一手哆哆嗦嗦的接收主系统给它的邮件。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