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勇敢的宝宝

第一百三十五章:勇敢的宝宝

        系统阻拦不及,盛苑快言怒骂,果然惹得郑夫子大怒。他本想一鼓作气将再度摔落地上的小隼制服,不想那个落水女童非但没有呜呼,反而牙尖嘴利大骂起来,字里行间无不带着蔑视,字字句句全都扎他心肺。

        登时,他捡起池塘边捞绿藻的竹竿,耍花枪似得奔着盛苑而来。

        此刻的郑夫子,脸上脖子尽是胭脂叨出来的点点血痕,配合着他咬牙怒视的表情,真真是叫狰狞!

        可盛苑见此,却毫无怯意。

        她示威似的朝他扬眉冷笑,顺手将哨子放在嘴里,使足力气吹了起来。

        郑夫子被她的藐视气得理智纷飞,大喝一声跳跃而至,紧接着便是一棍子接一棍子的朝着她头上拍去。

        盛苑此刻体力充足,她宛若鱼儿一般在池塘里灵活躲闪,一次次踩着拍子在竹竿落下之前闪开,而她嘴里的哨子,依旧平稳的发出各种声调。

        系统胆战心惊的看着现场版打地鼠,哦不,打苑姐儿,吓的小脸儿都变色儿了,还得战战兢兢给苑姐儿提供躲闪方向,真是太难了!

        忧心的系统,愤怒的郑夫子,全都没有发现,之前落在地上呼吸微弱的小隼,渐渐地站了起来,翅膀颤巍巍的试着扑扇。

        一下,两下……渐渐地,从无力到有力。

        若仔细看着会发现,它翅膀呼扇的频率节奏极为接近盛苑吹出的哨声。

        盛苑小脸儿上透着坚定,尤其是在系统趁机告诉府里情况不对,暂时很难出现救援之后,她就更无所惧。

        因为惊惧无济于事。

        人在只能靠自己的时候,要么就躺要么就闯。

        盛苑显然属于后者。

        她现在就一个想法儿,争取在拖延间自救,就算只能删号重来,她也不能让对方好过,就算不能拉着他一起古德拜,也要送他个终生难忘的大礼!

        系统发现苑姐儿稚气的包子脸上尽是坚毅,尤其是眉宇间的凛然,隐隐的散发着威仪。

        这让它的心忽然踏实了,所有的不安和惊恐竟都一扫而空。

        它稳下来,指挥着盛苑躲闪的速度愈发快了起来。

        两分钟之后,郑夫子拍打的速度还没她躲的快,嗯,这就尴尬了。

        郑夫子的手腕开始酸痛,原本脱岗的理智被他强扯了回去。

        就在他打算动脑子智取的刹那,盛苑的哨声忽地极速拔高,她双颊鼓到了极致,小脸儿也涨红的宛若涂上了胭脂。

        哨声没有了平时那股顺滑,带着些许让人容易心生烦躁的杂声,将郑夫子的耳朵吵疼。

        就在这时,盛苑忽然从水里往上拔高,两只小手用尽力气,重重砸在水面之上,瞬间水花飞溅。

        高高溅起的水花扑向塘边的郑夫子,他条件反射的退步抬起袖子遮挡。

        就是这时!

        盛苑的哨声又变了!

        声调瞬间变得高亢激昂!

        宛若战鼓捶响,一声、一声狠狠的砸在敌人的心上。

        “啾!”胭脂在哨声中调整了方位、力气、速度,真真如离弦之箭、带着无尽的士气、无畏坚毅的朝着郑夫子的眼睛啄去。

        “啊!”

        “咻!”

        在胭脂得手的刹那,一支利弩带着怒不可遏的气势,从郑夫子胸部一贯而过!

        盛苑:“!!!”

        小家伙儿抬头一看,见她爹爹脚步虚浮的朝她跑来,惊喜之余,劫后余生带来的虚弱让她有些稳不住了。

        “苑姐儿!”盛向浔脚步凌乱的冲了过去,眼瞅着就要一个猛子往池塘里扎。

        “爹爹救我!”盛苑扑腾着游到池塘边,张开胖手就要他抱!

        及时刹住跳跃姿势的盛三爷有些滑稽的踉跄两下,喜极而泣的一把将湿漉漉的胖闺女抱起来,搂着她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快让爹爹看看,你没事儿吧?对了,姐姐呢?”

        盛苑这会儿也顾不得娇气,指着不远处的小门儿就说:“姐姐在里面呢,那里有个书童中了我一针还躺着呢,哦,对了。”

        她想到了盛菡胳膊上的针,有些心虚的凑到她爹跟前儿小声说了一遍。

        盛向浔听了咬着后槽牙冷笑:“咎由自取不用担心!”

        盛苑吸吸鼻子,看着爹爹指挥着跟来的几个面色发白的小厮过去抓人,又跟着爹爹一起找到姐姐。

        “我能自己走,爹爹抱着姐姐吧!”盛苑刚蹲下来想要帮爹爹扶起姐姐,忽然注意到她爹爹脸上似乎有些淤青,像是让人拿拳头打的一样。

        “爹爹!”盛苑睁圆眼睛,指着他眼眶嘴角直叫,“有人打爹爹!”

        盛向浔抱起大女儿,牵起小闺女的爪子,扬着眉,宛若打胜仗般,得意的笑说:“没事儿,爹爹把对方也打的不轻,等回来爹爹讲给你听,咱们先回家!”

        “娘亲!”盛苑忙不迭扯着她爹的大手快走起来,边走边委屈的说,“苑姐儿之前一直吹哨子、一直吹哨子!爹爹说过,哨子一响就会过来保护苑姐儿!可是苑姐儿努力吹、一直吹,都没有谁来!”

        她语调虽委屈,眼泪却没半颗;倒是这话把她爹的眼泪给招了出来。

        他哽咽的摸摸小女儿的脑袋,一个劲儿的道歉。

        盛苑抽抽小鼻子,没打算现在哇哇哭,她现在还处于战斗亢奋阶段,后怕和委屈的爆发还需要些时间。

        直到进了咏繁苑,她看到了扶着丫鬟摇摇晃晃往外走的郑氏,爆发了。

        “娘亲!”盛苑瞬间松开牵着她爹的手,抬腿冲向郑氏,冲到郑氏怀里刹那,听着娘亲颤抖的呼唤,一直坚强着的盛苑小朋友终于委屈的仰着脑袋,张开小嘴儿哇啊哇啊大哭起来。

        顷刻间泪如雨下不说,这泪雨还有往洪水方面发展。

        所有的委屈在声嘶力竭的哭声中尽情发泄。

        “呜呜呜!坏人欺负我!呜呜呜!爹爹都没保护宝宝!呜呜呜!哨子吹得直响,谁都不理宝宝!呜呜呜!宝宝摔水里还学会了戏水!呜呜呜!”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盛小九,前面告状听着还算正常,可是哭着哭着却又炫耀起来的样子,让后怕到浑身无力的郑氏和盛向浔忍不住破涕为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