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锻炼

第一百二十八章:锻炼

        盛苑没想到竟然有人计划着暗算她?

        为什么?

        欺负她这样的小孩子是犯罪!

        【系统检测到宿主情绪有些亢奋,所以,宿主是在兴奋吧!】

        “……”盛苑打算当没听见,反正这个系统时常喜欢拆台。

        适应了!适应了!

        她调整好情绪,准备声讨一下那些坏家伙,没想到他爹娘已经围着她姐姐叮嘱起来。

        好吧,她姐好像处境更危险,毕竟要直面对方咧!

        哼,对小孩子下手,可真是不害臊!鄙视他们!

        “还有你,最近乖乖的,不要满处乱跑!”郑氏一扭头见小闺女一副愤愤然的样,不定又琢磨什么呢,登时捏捏她耳朵,提醒,“不许像之前那样颠儿颠儿乱跑!”

        盛苑本来还想哼哼两声,可注意到爹娘眼里化不开的忧虑后,她老老实实的点头说好,那样子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当然,乖巧不等于安静。

        让盛苑这个小话唠一声不吭,约等于难为她。

        所以等到爹娘搂着姐姐不怎么说话的时候,她开始发表在心里滚了半晌的想法:“爹爹为何不给姐姐来个加急训练呢?”

        “嗯?!”她这主意把爹娘姐姐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盛苑见大家都看她,顿时将眼睛睁圆了,还教给大家她刚编的儿歌:“【遇到危险抱头窜,看见高个儿躲后面,花言巧语去周旋,面对坏人尽量骗!】”

        盛三爷:“嗯……”

        郑氏:“这……”

        盛蒽:“???”怎么听着这样不大正经?

        “那个……从明儿开始,蒽姐儿跟我晨练去!”盛向浔总觉得自家小闺女的思维有些不大一样,所以被强行听了满耳朵的遇到坏人应对儿歌之后,他只想转移话题。

        “我也要去!”盛苑听了她爹这话,立刻伸手表示自己也要参加。

        她这小胳膊小腿儿的不锻炼锻炼,跑都跑不过别人呢!

        盛向浔和郑氏看着小家伙儿未雨绸缪的劲儿,真真哭笑不得。

        “你那小隼胭脂需要借给你姐姐用用。”

        盛苑痛快点头,很大方的挥手:“没问题!给!”

        反正她的哨子是特制的,真要吹到最高调儿,只要别进了后面的大花园,就是飞到安和堂,胭脂也能听到!

        她不仅答应的大方,在之后的几天,她还一本正经当起了小先生,专门训练她姐姐和胭脂的配合度。

        胭脂表现的也很有意思,若是用特制的哨子指挥,盛苑吹的时候,它就按训练的配合,很有默契;可是盛蒽吹,它就有些愤怒,转头追着盛苑头发叨,把这个圆胖子追的抱头鼠窜都不解气。

        可是换成平常的哨子,盛蒽怎么吹它就怎么应,要多配合有多配合;倒是盛苑吹,它就爱搭不理的,小黑眼睛总有种嘲讽的感觉。

        盛苑觉得绝不是自己想多了!

        要不是每次晨练三个人里,它总是绕着她飞,她都要怀疑这小隼打算更换阵营了!

        提起晨练,盛苑捏捏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很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才跟着跑了几天,但是她感觉自己有力气很多咧!

        倒是盛三爷一直琢磨怎么把这小丫头劝退。

        不是他嫌弃这小孩儿,主要是这孩子真能闹腾。

        他带着蒽姐儿晨练,这小家伙儿就迈着小胖腿跟着,一会儿噔噔噔跑到左边,一会儿吭吭吭跑到右边儿,他训练蒽姐儿顾不得搭理她,她也不生气,反而自得其乐,没多会儿就自己把自己哄的咯咯咯乐,惹得蒽姐儿也时不时的分心。

        他也不好多说,主要是每次他也忍不住瞧。

        每每他抱着胳膊乐半天,才想起自己还要训练蒽姐儿呢!

        郑氏让他叨叨烦了,干脆给他出个主意。

        于是,盛苑迎来了新玩具。

        “呐,这是青藤编的鞠球,可以系腰上的,你踢的时候将绳子扯下来,看,是不是就到脚边儿了?

        你可以用手、脚、腿好多个部位颠球,就算是没接着也不要紧,鞠球不会跑了。”

        盛苑看着腰上系着的鞠球,稀罕得很,她爹爹刚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试了起来。

        虽然她只能做到手脚配合,让藤鞠在手掌和脚面之间传递,但是不得不说,有绳子系着,这球儿就是好控制啊!

        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她还可以做些高难度动作?比如两脚两手并用打配合?

        有了想法儿,盛苑注意力就投放在新计划上,竟越挫越勇,反而将晨练的时间大大缩减。

        如此这般,盛向浔的加急训练进程就提速很多,没几天就教完了,毕竟再复杂些,蒽姐儿也掌握不了了。

        距离盛国公府举办赏花宴还有几天,为保证蒽姐儿情绪,盛向浔开始带着俩闺女做游戏。

        不过没清闲多久,盛国公就让人带话,说是府学快要考试了,蒽姐儿也要参加。

        这是之前说好的,盛向浔也没意见,只是叮嘱盛蒽考完就回,不要耽搁。

        盛苑清闲的看着姐姐不是刻苦训练,就是刻苦温习,登时抱着果子饮吃着小甜糕,美滋滋的叹气:“还是小孩子幸福啊!”

        当然,她嘚瑟了一下,就被她爹娘和姐姐怒目而视,给瞪跑了。

        “还不让人说真话咧!”盛苑哼哼着背手回了自己屋子。

        大概是府学考试成绩关系着家庭气氛,盛苑在咏繁苑的门边儿,拿着单筒望远镜瞧学苑,只觉连二房那个盛晷脸上都带着紧张,瞧瞧,连步伐都不像以前那样稳当了!

        小家伙儿撇撇嘴,还跟那儿点评:“啧啧,这就是【平时不努力,考试想作弊,作弊做不成,吓的浑无力】的典型啊!”

        盛蒽一出来,就见妹妹又开始自编顺口溜了,不由上前捏着这小丫头的脖领子往后带,边带边说:“你又淘气是不?”

        盛苑不服气,挣扎着抗议:“明明是你说他准备小抄被发现的!为这个,二伯大概又吓唬他咧!”

        “他算学不大好,想将几个算法记下来。”盛蒽倒不是替盛晷说话,主要是想让妹妹同情下对方,莫要没事儿编顺口溜编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