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皆谋算

第一百二十三章:皆谋算

        “她又没过来?”花亭“偶遇”的林清波和郑荭苒对坐,郑荭苒皱着眉看向远处。

        林清波冷笑着摇晃团扇:“早说她心不在此了,你还不信呢,人家陪着正房夫人打牌,争取赚个侧房当当,哪里有心跟你我见面。”

        郑荭苒捏着之前摘下的花枝顿了顿,复又轻笑说:“这样也好,韩姐姐也算是立住了,如此蛰伏下来,只待日后被唤醒就是了。”

        “也对,要不要听令可由不得她!就怕她生出贰心来,把你我供出。”林清波眯着眼,看郑荭苒说,“你前儿做的果香不错,低温烘之格外清幽,送给她些吧。”

        “这……”

        见郑荭苒犹疑,林清波嗤笑:“只要她不出卖我等,自可康健无忧,你又怕的什么?”

        “嗯。”郑荭苒知她不是好脾气,也不再推托,转而说起最近听闻的事情,“最近勋贵间连办赏花宴,我之前陪杨氏出去过一回。”

        林清波眼眸一亮,俯身问:“可是见过谁了?”

        郑荭苒左右看看,见无人经过,便低声说:“那人得了消息,说是前些时候三房那位爷连夜登门太子府……你说,和那次假山密谈有无关联。”

        林清波一愣:“消息可准确?太子府怎么会有咱们的人?”

        郑荭苒悄声说:“我当时也是这样问的,那人只说来信可靠,给消息的人未必是友,但是恨姜家的心却是真,只管让咱们小心……上次就是对方来信说宫里不留采选女的。”

        林清波拨楞着团扇沉思,郑荭苒又说:“我那信鸽即日就归,你那只却没了信儿,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

        这些话听得林清波面色变幻:“不能慌,我看,有必要先出手试试!”

        “如何试?”郑荭苒看她面上发狠,心里一跳。

        林清波朝她笑了笑。

        又过数日,二房刚进门的采选女卢氏忽然投缳,只留下遗书一封,其中内容如何只有盛二爷知晓。

        “怎么会这样?”何氏闻言惊得打碎了茶盏,那是她最喜欢的一套了,她都不顾上惋惜,惊疑不定的跟嬷嬷说,“她好吃好喝的,我可从未动跟她说过一句大声话,二爷见天儿的往她那儿跑,我都不拦着,如何就想不开了呢!”

        嬷嬷也觉得可惜:“原想着她和那林氏平分秋色,甚至隐胜一筹,那林氏不像个好相与的,她们彼此钳制,这样您也好稳坐钓鱼台……莫不是林氏动的手?”

        盛菡坐在何氏下手,袖子底下一双小手隐隐发抖。

        她之前注意到林清波到卢氏房里去过,之后她找机会跟卢氏交谈过,除却卢氏显得有些呆板外,没有其他不妥,怎么看都不像想不开的人啊!

        “二爷,奴、奴前儿还到卢姐姐屋里串门子去呢,哪想到她竟然、竟然……这是为何呢?”林清波哭得秋眸如水,花枝微颤。

        盛二爷脸色发沉的看她一眼:“你之前见她可有不妥?”

        林清波哽咽着摇摇头:“没有啊!卢姐姐还说呢,让奴给画些俏皮的花样儿,给以后的小郎君小女郎备着。”

        盛二爷眯眼打量她许久,这才缓缓合上眼沉默片刻:“你歇着吧,回来我再看你。”

        他缓步离开,留林清波在房里低泣。

        ……

        “不会是二嫂动手吧?”二房后院儿的风波传到郑氏耳朵里,也不由有些心惊,还叮嘱俩闺女,“轻易不要到二房去。”

        盛向浔见她担惊受怕有些好笑:“二房最不欢迎的就是你这俩闺女了!”

        他这话说的郑氏很不爱听,她嗔了他一眼:“谁说的,盛芸那孩子就很喜欢苑姐儿!之前五弟妹带着蔷姐儿来致歉,还说二嫂想要把府里小女郎小郎君齐聚二房热闹热闹呢!”

        “这等言语听听就好,当不得真呢!”盛向浔笑着摇摇头。

        郑氏懒的和他争论,倒是有些怀疑卢氏这事儿跟之前的前齐暗棋有关。

        盛向浔颔首:“卢氏,很可能不是暗棋……莫不是她听到了什么?”

        “要是真如此,那对方如何动手的呢?”这是郑氏忌惮之处。

        “会不会是林氏动的手?”盛蒽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因为外间儿依旧只有她们一家四口儿,故而盛向浔听见大女儿如此说,不仅没呵斥,反而问她怎么这样说。

        盛蒽想法儿也很简单:“谁最受益谁最可疑……晷哥儿是个大嘴巴,他时常抱怨卢氏林氏进门之后,他和两个弟弟都少见到二伯。这初听起来,好像分薄了二房小郎君们的父爱,可问题是没有他们俩,晷哥儿也不受二伯待见啊!

        之前晾哥儿阳哥儿多受宠爱,待遇比肩嫡子,二伯母虽未出手,但是也未见高兴啊!

        卢氏林氏若无子,对二伯母影响不大,但是二人皆有子,她们之间才更不好联合,若是彼此牵制,就是平衡,二伯母为何要打破局面,让其中一人独宠后院呢?”

        她这样说,还真让盛向浔的目光忍不住聚焦在那个林氏身上。

        “就不知,这只是后院争斗,还是另有隐情。”盛向浔打算找机会将猜测说给大哥听,想来他大哥应该心中有数儿。

        ……

        “你说林氏?”盛向涯听了弟弟的说辞,倒是不吃惊于弟弟也知道了内情,毕竟太子看在皇后面上,总是宽容待他的。

        “大哥,你有没有派人到那六个人身边儿啊?”盛向浔看他哥哥的反应不像是有所准备,登时心跳加速。

        盛向涯不满的看他一眼:“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沉不住气!派人不是这样派的,总要用办法让她们自己把人领到身边儿才是本事!现在就派人过去,若是露出马脚,就不好办了。”

        他这话可唬弄不了盛向浔,他眯眼看向大哥盛向涯:“大哥,你该不会是想要借刀杀人吧?”

        “滚!”盛向涯翻脸了,茶盅扔到盛向浔脚边,指着门外轰人。

        ……

        “哼!我就说,不让你去问,可你就是不听!”郑氏看着气哼哼的坐在榻边儿抱怨的丈夫,无语的翻翻眼,“好咯!你何必真生气?这人啊,都有各自算计,你何必介怀?又何必挑明呢?”

        盛向浔心里不痛快,哼哼:“实在不行咱明儿就搬到别院住着去!”

        他说的挺好,甚至还打算付之于行动,不过刚动起来,就让盛国公满院子追着打下去。

        ……

        “林姐姐,有问题!”又一次“偶遇”,郑荭苒手指轻颤的跟林清波说,“我昨儿陪杨氏去赏花,得到消息说,之前负责总联络的阿陈失踪了!”

        林清波闻言,手里团扇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