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风筝

第一百二十二章:风筝

        “这么说近段时间府里要外松内紧了?”

        盛苑坐在榻上搭积木,小耳朵竖着听她爹娘说话。

        嗯,这大白天正是当值的时候,她爹跟媳妇儿坐榻上闲聊。

        她姐姐吃过早膳就让爹爹赶到书房里习字去了。

        这样的对比让三岁的胖娃娃都不禁摇头叹气看。

        感慨良多的盛苑跟心里头怜悯她姐半秒钟,继续听小两口儿说悄悄话。

        本来杨嬷嬷清走丫鬟的时候还想连带着她,可惜她盛小九是谁想抱走就抱走的?胖腿使劲儿一抻,就是她爹想抱走她可都费劲儿呢!

        也不知是她太闹腾了,还是她爹娘认为她留在这儿比较不容易让人生疑,反正她是留下来了。

        顺便知道了她爹爹又休假的内幕。

        “端看大哥的想法儿了,太子那边儿对这些人的安排有两种,一种是一网打尽,一种是留着做活棋,反间之道用的好,恐怕能将前齐皇室根除……当然,无论那种安排,都与咱们无关。”从太子那儿讹了半月假的盛三爷心情很愉快,就连说话的语调都轻松的好像在笑。

        “最好府里能将那些暗棋打尽。”郑氏觉得还是不要有遗患为好,毕竟自家仨孩子呢。

        “要是这样容易就好了。”盛向浔觉得他哥做事还算周全,那六个采选女大概早就在他视线之内了。

        “字迹就查不出来?”

        盛向浔笑着看看不甘心的妻子:“有时候字迹亦不可信啊!”

        郑氏叹口气:“家里仨孩子都是坐不住的,总不能时刻约束她们吧?”

        “那不至于。”盛向浔心态倒是挺稳,忽然想起儿子前些时候寄来的风筝,笑着说,“赶明儿个凉快点儿了,我带他们放风筝去。”

        郑氏瞥了他一眼:“国公爷至今还不晓得昕儿随他外祖父外祖母周游呢,你把这外地特产大喇喇拿出来,不怕他猜出来?”

        盛向浔撇撇嘴:“你放心吧,老爷子聪明呢,就算猜出来也会装傻的!”

        他说是这样说,还是低头跟竖着耳朵搭积木的小闺女叮嘱:“你不要说是你哥哥寄来的,知道么!”

        盛苑哼了一声:“我才不会大嘴巴呢!”

        说完,还不高兴的挪了挪,给她爹个后脑勺瞧。

        ……

        次日清早,果然清风徐徐,盛三爷说话算话,带着俩闺女到咏繁苑附近的草地上放风筝去了。

        这里距离学苑不远,草地十分空阔,足够爷仨撒欢奔跑的。

        “爹爹跑起来!跑起来!”盛苑拍着小手原地蹦跳,嘴里哇啦哇啦喊的很是热闹,她的小隼胭脂也兴奋地追着她爹飞转。

        此刻,盛蒽把着线轴,当爹的盛向浔负责拿着雄鹰风筝快跑,娘亲郑氏站在不远处轻笑。

        在盛苑热闹的鼓舞打气声中,那只展翅雄鹰很快便颤动着翅膀冲向白云朵朵的蔚蓝高空。

        要说这风筝做的也是精巧奇特,雄鹰身姿傲然栩栩如生,不但眼睛会滴溜转,就是翅膀在空中也时不时的微微振动。

        待到风筝放远,雄鹰似于云间飞翔,盛苑仰着小脑袋觉得,此刻的雄鹰当真真假难辨。

        这可不是就她这样想,她的小隼胭脂,已经迷惑的追着雄鹰查看去了。

        “诶诶诶!不能叨!”盛蒽第一个发现这隼不对劲儿,忙不迭喊着妹妹,“你快管管啊!”

        盛苑也是大惊,赶紧掏出哨子,使劲儿吹。

        刚开始胭脂还想当听不见蒙混过关,不过待盛苑吹出了威胁的信号儿,明明白白提醒这隼要是再不回来就不给精致食粮之后,胭脂立刻头也不回的冲了下来。

        “呼~~”盛蒽真怕小隼将风筝给拆了。

        盛苑弹了胭脂一下算是教训,一抬头就看见爹爹从姐姐手里接过线轴,手把手带着娘亲继续放高风筝,便跑过去围着她爹娘拍手唱跳,她头上顶着的小隼也起哄似的时不时叫上几声,好像在给盛苑助阵。

        盛菡从学苑出来,就看到这副和乐美景,手里的作业都给攥皱了。

        “妹妹?”盛芸最近跟着盛菡差不多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感觉妹妹情绪不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着三房一家四口和美的休闲景象,不由有些羡慕。

        “我们回去吧。”盛芸虽然看着眼热,却也清楚各房不同,没必要看着人家眼红。

        盛菡沉默的点点头,一声不吭回到闺房。

        盛芸想说一起做作业,可盛菡却说有些疲惫想要休息。

        妹妹想要独处的意思不要太明显,盛芸想着等会儿还要到娘亲那里学习管事,便顺了她意,只是叮嘱丫鬟注意着些。

        等到躺在拔步床上,盛菡紧张的情绪才有了片刻放松。

        她的情感格外纠结,前些天的假山秘闻,犹若一块儿大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来气,虽说她推到三房姐妹身上,可谁晓得林清波信不信呢?

        为这个,她这些天白天盯着三房,晚晌盯着后院,也不知是盼着林清波动手,还是害怕她动手。

        要是盛蒽姐妹出了偏差,会不会影响到她的姻缘?可是姻缘是小,命最重要,她是不肯被林清波怀疑的。要是可以的话,她恨不能将林清波韩青浔郑荭苒除掉!

        这些天她无数次犹豫要不要揭穿她们,可是每次刚下定决心,她又即可反悔,毕竟她真的没有不打草惊蛇的办法。

        她爹那里是不能直说的,万一让林清波倒打一耙,她有口说不清不要紧,重要的是她就要暴露了!

        她曾想过要不要跟娘说,甚至她都走到正屋门外了,要不是她听娘和嬷嬷商量着对付林清波,她真就说了。

        她退却不是因为舍不得林清波,主要是这事儿若让她娘知晓,恐怕会直接闹到她爹跟前儿,这效果说不定还不如她跟她爹说呢!

        她们一房的主事人不是好的回报对象,她就想跟祖父透露,可是她祖母现在看她不顺眼,安和堂都不给她进,又有梁夫人一直盯着安和堂,盛菡心知她若不谨慎,恐怕林清波三人就要对准她动手了。

        而今之计,唯有盯紧盛苑盛蒽,待到林清波动手她再伺机告密,到时候证据确凿扳倒了那三人,也算是解除了危机,说不定还能捞个三房恩人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