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阅读能手盛苑

第一百二十章:阅读能手盛苑

        作为前世看过大量谍战剧的宝宝,盛苑在看到信鸽、纸条、小诗的刹那,脑海里立刻呈现出生动的推理链条,那灵感丰富的,犹如滚滚淘浪奔吼不绝。

        小家伙儿在爹娘姐姐的注视下,昂着脑袋,背着小手,雄赳赳的迈着步伐,开始了她的表演:

        “呐,首先,我们要确认的是,这首小诗里是不是藏着暗语!”

        “应该是吧!”当姐姐的盛蒽很是捧场,不假思索就说,“信鸽传书乃是手段,若心中坦荡,信件自然正常,便是互赠诗篇也该言之有物,更何况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和诗啊?”

        “没错,我也这样认为!既然都这样想,那么我们就将这个前提确定下来,这样就可以解析这首小诗了!”盛苑乐呵呵的点点头,小手一拍,阅读理解达人盛苑即刻上线!

        作为曾经有着丰富刷题经验的人,盛苑刚刚在抓住关键信息的同时,逐字逐句扣出细节、理顺逻辑、得出答案。

        现在,就是她盛小九炫技的时间!

        郑氏和盛向浔两口子没想到,自家小闺女还是个戏精!

        等她说话等半天了,偏偏她还卖关子!

        他们从没见过这么爱炫的小孩儿!

        倒是盛蒽抓了把瓜子儿,津津有味的吃着。

        “我们看第一句【离群南雁放鹤声】,注意了啊!这里的关键词‘离群’、‘南雁’!”

        盛苑的小胖手指着纸条上的诗句逐字念过,一本正经分析:“人都说北雁南飞、南雁北飞……结合诗句来猜,就是一只南雁在北飞的过程中离群了。

        这句话若是暗语,那是不是在说有个对立阵营的人落单到了府上或是京城呢?”

        “这样的猜测……是不是有些过于大胆了呢?”盛向浔没想到这么点儿个孩子,一张口就将小诗往用谍上靠,顿时感觉额角似乎隐隐冒汗。

        郑氏也觉得这孩子在胡扯,不过考虑到这小家伙儿的性子,生怕这会儿不让她说尽兴了回头再乱说,所以她就当是听书了。为此她还悄悄踹丈夫小腿一脚,让他少说多听。

        被质疑的盛苑却不在意的摆摆手,很宽容的表示:“没关系,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小心举证啊!”

        “诶?这话对!”盛向浔接到警告,赶紧应和着说。

        盛苑见听众都很自觉,满意的砸吧砸吧嘴,继续说:“这句诗,拢共七个字,却出现了三个关键信息,没有错!我说的第三个关键词就是‘鹤声’!大家想一想,一只落单的大雁,为何要叫出鹤声呢?”

        “因为需要伪装!”盛蒽反应不慢,盛苑刚说完她就接上了话。

        “没错!就是伪装!”盛苑很满意的看看爹娘,又看看姐姐,赞许的点点头,“所以这句诗想暗示的是,离群南雁装成鹤隐藏了下来。

        至于我为何说的这样确定?那是因为接下来的诗句多少印证了我这个猜测。

        大家看,接下来这句是【东风吹散蒲公英】,蒲公英大家都知道,它的种子会随着风跑到天涯海角,所以这句话不就是有离开祖地或者大本营之意?”

        “……”盛向浔和郑氏对视一眼,他们发现好像快要被说服了。

        盛苑见大家没有异议,继续侃侃而谈:“第三句说【笼中呓语逢幼鸟】,这句信息量不大,咱们先不往下看,只大概猜测一下。笼中,有可能是指行动不自由,出入不方便,处处被限制?

        呓语呢,不管是梦话还是悄悄话,很可能透露了其来历。

        而这个呓语被谁听到了呢?诗里说的是幼鸟。

        大家注意啊,这里用的是幼鸟而不是幼雁。

        可见,这听到呓语的不是对方的自己人。

        更加重要的是,这个人还是个小孩儿!”

        “???”郑氏和盛向浔听到这儿,只觉后脖颈子上的汗毛立了起来。

        当爹娘的总是对孩子的事儿警觉,所以即便没把盛苑的话当真,他们还是忍不住紧紧盯着两闺女,生怕她们不妥。

        可惜不管是说的有来道去的盛苑,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的盛蒽,都没发现自家大人的紧张。

        此刻,盛苑已经分析到最后了:“这句【谁知哪个啾啾鸣】一出,前句的模信息,立刻就清晰起来。

        尤其是这句话里用的‘哪个’一词,足以说明两个问题。

        其一,应该至少两个小孩儿听到了呓语。

        其二,对方大概不能确认小孩儿的身份。

        其三,对方可能不敢保证小孩儿会不会将其呓语外传。”

        说到这儿,盛苑拿着茶杯当成惊堂木,悠着劲儿的往桌上一拍,将爹娘和姐姐吓了一跳。

        见大家瞪过来,她立刻笑嘻嘻说出结语:“综上所述,我猜,这个潜伏在国公府的人不小心说漏嘴,让几个小孩子听见了,她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因此暴露,故而向外传递消息呢。”

        她刚说完,脑海里的系统就顺手给她打了个高分:【嗯,不错!不错!阅读理解不错。】

        盛苑被夸奖了,美滋滋的挺直小身板儿,准备迎接爹娘和姐姐的夸赞!

        小家伙儿肉嘟嘟的脸上写满了期待,她就差直接说:“来吧!夸奖我吧!让赞美之词把宝宝淹没吧!”

        可惜,她准备的挺好,可想象中的夸奖却翘班儿了!

        此刻的里间儿,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了。

        屋里那些个丫鬟早就让杨嬷嬷带出去训话了,这里就她们一家四口在。

        盛苑委屈巴巴的看向说悄悄话的爹娘,见他们不理自己,只好又看向盯着纸条没反应的姐姐,姐姐好像还琢磨她刚说的话呢!

        “……”盛苑忍不住想噘嘴。

        哼哼,宝宝好生气啊!

        【宿主,优秀的人才是能控制好自己情绪的!】大概是感觉到盛苑情绪波动逐步提升,系统推了推鼻梁上反光的眼镜,半安抚半提示,【情绪控制力也是考核的标准之一哦,要是评分不高,宿主就要进入到学习空间进行每日五百大字的练习咯!】

        嘎?!

        盛苑顿时平静下来。

        什么情绪风暴,什么情绪波动,没有!完全没有!

        她的内心世界里一片祥和!

        “毕竟我刚刚的娓娓道来太有说服力了,我们需要给大家笑话的时间!”盛苑为了评分也是拼了,乖乖的爬上凳子,双手放在腿上,乖乖的等着。

        “哎哟!闺女,你们跟爹爹说说,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反应过来的盛向浔一拍手,紧张的盯着俩闺女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