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小隼(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小隼(下)

        直到三只小隼回到盛苑跟前儿,绒绒和重棕分别落在盛苑肩上,她的胭脂站在她头顶上,训隼人才忙轻喝一声:“就现在!”

        他这样一喊,盛苑忙不迭抬手向上一挥,奶声大喝:“冲!”

        顿时,三只红隼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咏繁苑上空而去,之后在空中绕圈盘旋。

        “小女郎,若是等会儿您哨声将其顺利叫回,基本就成了。”

        盛苑听他这样说,立刻郑重的点点头,大眼睛却眨都不眨的看着天上三只活泼聪慧的小可爱。

        就在这时,一只燕子飞过,看样子是途经此地,要往里面的花园而去。

        三只红隼看见,当即挥着翅膀排成一排,扑腾着翅膀悬空不动,那样子好像在围看路人。

        院里众人不明所以,静静的盯着半空不放,都想瞅瞅这些小隼的后续动作。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还成一字型的三只小隼,在燕子飞到和第二只小隼并排的位置时,前后两只顺势合围,眨眼间就将燕子围在圆圈之中。

        燕子想要突围,但是这三只不讲武德的小隼根本不给机会,无声的冲了过去,你啄我叨它用翅膀扇,眨眼间就听燕子尖叫着往下坠落。

        而这还不算完,三只小隼得逞之后,立刻追着燕子飞冲而下,不待燕子落地,这三只好战小隼竟分别叼着燕子的翅膀和尾巴,将其稳稳的待到地上。

        不说盛苑了,就是盛三爷都看呆了!

        这这这……这根本是战斗小隼!

        “哎哟!我刚刚没吹哨子呢!”盛苑看着那佯作昏迷的燕子,又看着在燕子周围蹦蹦跳跳的三只小隼,忽然想起它们不按套路出牌,她这都没吹哨子呢,咋就回来了?

        大概是她喊的声有些大,那只燕子忽然一动,展翅就要飞走。

        可是它翅膀刚扇动,三只小隼就抬起爪子,连续飞踹啊!

        “……”盛苑瞧着不忍,忙不迭说,“赶紧把燕子带走!”

        训隼人却看着她说:“小女郎,您赶紧吹哨!”

        盛苑基本上是条件发射,他这一说,她就照做。

        一声果断哨声响起,原本踢着带劲儿的小隼顿住了,犹豫片刻,到底挥动着翅膀朝着盛苑飞去,依然是在盛苑的哨声里绕着她飞了片刻,才像刚开始那样分别落在她的肩膀和头上。

        “您喂它们食粮!”训隼人边说边上前将小燕子拾起来,“这样它们就会渐渐听从您的号令。”

        “嗯!”盛苑从小遥手里接过食粮放于手心儿,让三只小隼争抢而食,自己则看着训隼人问,“那这只无辜的燕子咋办?”

        “小女郎莫忧,奴有上好伤药可用。”他说着,仔细检查了小燕子一番,然后分次将药膏和药水给燕子用上,很快,刚刚奄奄一息不懂分毫的燕子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

        原本因为食粮之香想要凑到盛苑这边儿的燕子,在三只小隼不约而同抬头看过去的刹那,竟然打着激灵落荒而逃。

        “……”盛苑一言难尽。

        不过小隼虽然好战,可是在美食和哨声的控制之下,渐渐地服从盛苑的指令,虽说暂时还做不到如臂指使。

        转眼几天而过,三只小隼已经可以在三座府邸之间往来送信了。

        不过为了保证其它无辜鸟雀的,盛苑跟卢晟和安屿提议,以后送信时间改到晚晌。

        虽说这仨小隼只有齐聚、组队时,才像街溜子似的乱转。

        但是救助过燕子、鸽子、鹦鹉、小雀的三个小朋友,在见过它们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对猎鹰下手之后,默契的将寄信时间调剂至此。

        可即使这样,小隼们只要遇见,就要凑到一起,结伴飞翔。

        就像这次,卢晟家的绒绒和安屿家的重棕同时送信过来,在吃过盛苑招待它们的食粮之后,就带着胭脂一起冲向半空,看样子又是比赛谁飞的更快了。

        这时候盛苑也快到了睡觉的时候,盛三爷将信扣下,只说转天白天再瞧。

        盛苑是个乖宝宝,也不反对,正张手要让爹爹给抱回去,就听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跑来。

        得!盛苑不睏了。

        果然,杨嬷嬷安排照顾小隼的丫鬟捧着一只鸽子跑了进来。

        “三爷,少夫人,两位小姐!胭脂它们又叨只鸽子下来了!”小丫鬟熟练的汇报过后,就要给鸽子治伤。

        “等等!”盛向浔眼尖,注意到鸽子腿上绑着个极小的细筒。

        “这是谁家的信鸽儿啊!”盛苑凑过去,笃定的说,“这不是府里出去的,就是从外面进来的!”

        盛三爷和郑氏:“……”

        这话说的真对!

        盛蒽没反应,她注意力都在信鸽腿上了:“我们要不要拆开看看呢?”

        “蒽姐儿,非礼勿视啊!”盛三爷说是这样说,可动作却不客气。

        他一边儿吩咐杨嬷嬷看好仆众,不该说的不要说;一边儿利落的取下细筒。

        “爹爹?”盛蒽惊呆了。

        却见盛三爷清咳两声:“当然,现在情况有些特殊。”

        “主要是我们就算不解开,只要鸽子落在我们手上,我们就说不清了,与其这样,还不如索性看看呢,要是有重要的事儿,我们也好想办法弥补。”

        当然,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就他那几个兄弟,真是坦率说了,根本不会有人感动,说不定反而认为这是计谋,反而惹了猜忌。

        “哦。”盛蒽早就晓得,很多事情大人可以做,小孩子却不成,故而对她爹明晃晃的双标行为没有反应。

        倒是盛苑扶着她姐姐胳膊,踮着脚催爹爹赶紧打开细筒,也好叫她瞧瞧里面的内容。

        盛三爷从善如流,不紧不慢的从细筒里抽出纸条,缓缓铺平展开,就见纸上字迹跃然而出:

        “【离群南雁鸣鹤声,东风吹散蒲公英;笼中呓语逢幼鸟,谁知哪个啾啾鸣。】”

        “诶?这是何意啊!”盛蒽感觉这里面好像话里有话,但是一时之间却没思绪。

        倒是盛苑听了,满眼兴奋的小手一拍,奶声说:“哈哈哈,我晓得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