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闻谍

第一百一十六章:闻谍

        当一身水蓝色轻云纱裙的韩青浔莲步迈进假山的时候,躲在石壁后面偷窥的盛菡屏住了呼吸,激动的她面颊泛红,心跳加速。

        她记得当初查这三人关系时,曾有仆从提及他远远儿的见过三位娘子间隔着从假山而出。因着这三位娘子容貌极美,他又是首次当值,故而日期时间都记得清清楚楚。

        说来也巧,她之所以将此事记得清楚,亦是因前世过于执着这条从未探明的线索。

        她琢磨,只要理清三人关系,弄清楚她们联盟的计划,她就有办法在林清波得宠之前将她按下。

        正当盛菡跟心里谋划计算的时候,一袭浅霞色烟云纱裙的林清波和身着鹅黄色蚕丝百褶裙的郑荭苒并步而入。

        三人见面,韩青浔黛眉微蹙的四处打量,似有些不安,一开口,莺哥儿般的声调婉转而出,明明言语之间略带些焦急,可远远听着却婉转悠鸣让人心软:“怎么好好儿的来这儿聚首?若是让人瞧见,岂不生疑?”

        “你要是如此说话,叫人听见才会生疑呢!”林清波眉宇间带着些骄横,“哼,若是有人见着,就说在此乘凉也未不可,你我姐妹采选而来,同时进宫同时入府,便是没有分到一处作伴,就不能见面了?”

        爱笑的郑荭苒跟在旁边点头说是:“若是有意远离才叫人生疑呢!”

        韩青浔心里不安,双眸低垂轻言:“你们这次唤我前来所为何事?不是我推托,四房夫人陈氏最近喜欢推牌,时常叫我到跟前陪伴,若我离开的久了,怕是不好。”

        “你倒是踏踏实实给四房做起妾来了!”林清波怀疑的打量着她,语调略有低沉,“莫不是,你忘记咱此行所为何事?”

        郑荭苒随即当起和事佬:“林姐姐这话伤人了,韩姐姐和咱们皆受太子大恩,要不然怕一辈子在那见不得天日的绣楼里求生,这样的大恩大德终身不忘,而今太孙隐姓漂泊,我等只是寻地蛰伏,这等简单的事儿都不能办到,岂不是忘恩负义之人?韩姐姐同你我一心,定不是那样无耻之徒。”

        韩青浔听得满脸通红待要争辩,却让林清波抢了话头:“韩妹妹,你莫要被男女之情迷花了眼,万望以太孙复国大业为重!太子遗书承诺,若是太孙复国,大齐女子就能读书识字!这可是千秋之功啊!”

        韩青浔看着林清波和郑荭苒眼底的激动和兴奋,忍不住问:“现在大楚一统,太孙一系保命为重,复国之事岂会容易,我等进入皇城许久,未曾接近内城半分,又能有何贡献?而今齐女放脚,虽出入不便,却也能在四方院中见天日,亦能同男儿一样出门赴宴……”

        “你这是何意!”林清波不等韩青浔颤颤抖抖的说完话,就是一声怒喝,俏脸薄怒斥问,“放脚?这样丢人的事情还敢说?伤痕累累的大脚我看一眼都难受!”

        韩青浔蹙着眉争辩:“脚上有伤,和放脚何干啊?明明裹脚为因……你怎能倒因为果呢?况且,我等早用秘方整过脚形,祛掉疤痕,如何丑陋?”

        “纤弱女子脚大如男,岂不丑陋!”林清波对着韩青浔横眉冷笑,“好哇,我就说你自进府之后便冷冷清清,少于我等联络,原是心里有了二心!被这楚贼迷昏了言,想要背主啊!”

        郑荭苒的笑容有些阴冷:“韩姐姐……你可要想好了,你若背主,就莫怪我们不讲情义了!”

        “我……”韩青浔吓的倒退半步,勉力争辩,“我何时言及背叛的?不过是于你等讲理,而今大齐女子皆能离开昏暗闺房得见天日,若是为一己之私将她们重关笼中,岂不罪孽!”

        “谅你也不敢!”林清波看不上她怯懦的样子,狠狠的瞪着她,低声质问,“若不是你姓韩,又岂能轮到你这等无能之辈参赴大事?你是不敢背主,但是你动摇了!你贪图这里的荣华富贵,想要安稳度日?太孙而今不知漂泊何方,你想安稳?!”

        郑荭苒挑着眉从旁附和:“你要想想你配不配!韩、林、郑三家的家人可都在太子属臣手中掌握,三家助太孙复国,这可是从龙之功,你想清楚了,莫要自误啊!”

        韩青浔嘴里泛苦,她想说,从齐规的话,三家立功与她何干?真有复国那天,恐怕族人要以她不贞为名除了她,争取一处大大的牌坊!

        太子早被处决,他许给的好处,看不见摸不着,便是太孙复国,又怎能保证兑现?便是兑现,又岂能比得了大楚女子自由?

        眼下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好日子唾手可得,何必为那不知漂泊何方的太孙卖命呢!说句大逆不道之言,那太孙还在不在都不晓得。

        现在若是三人合作,早早投靠大楚,尽早剿灭大齐旧臣,她们也能安安生生过日子!至于说韩、林、郑三家族人……她们早先从未被厚待过,不过是因着三族之中唯有她三人貌美倾城,故而被太子看重,早先是拿她们当棋子培养,不拘是送到大楚还是阿戎,都是一步好棋,可惜,太子亦没想到,大楚先发制人。

        心绪翻涌,韩青浔想说的太多,可是话到嘴边,看着林清波眼底那抹狂热和执拗,看着郑荭苒眼底的热烈和坚持,她忍住了。

        她想,还要从长计议为好。

        “罢罢罢,既然你们认定我有退意,那就这样吧!我以为的蛰伏,可不像你们这样高调!”韩青浔强忍心底慌乱,佯作疲倦之态,挥挥手,好若心灰一般,“我以为的蛰伏,是踏踏实实安顿下来,若常人一般生活!至于以后……待太孙传令,届时再看吧,你等未必有我坚定!”

        言及此,她便要转身离开。

        “你等等!”林清波见她要走,便要上前拉扯。

        郑荭苒倒是让她给说动了些,见此忙不迭上前劝阻,她们彼此争执的热闹,却不知与她们十数步之遥的石壁之后,有个人已经听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