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盛苑不上当

第一百一十四章:盛苑不上当

        “【我有竹盆如湖泊,浮萍作筏客为荷;手推清波行千里,掌拨绿水百帆过。】”

        大清早,咏繁苑的偏院里就响起了清脆的童声,这唱着童谣的儿声奶里奶气,让人听着就忍不住发笑。

        盛苑丝毫没有扰人清梦的自觉。

        她昨儿早早的睡下,就为了大清早享受姐姐定制的礼物!

        没有错!盛蒽同学很讲信用,果然将给她准备的礼物送来咯!

        那是一个高约两尺、直径约六尺的竹盆。

        竹盆内高一尺半余,即使盛苑坐在里面,水面也才没到她的肩胛,足够她在里面戏水扑腾。

        炎炎夏日,盛苑对这个简略版儿童泳池喜欢极了。

        竹盆里的水青绿青绿的,带着薄荷的清香隐隐扑面,水温未必多低,但是坐在里面却能感觉丝丝清凉浸润身体,好不舒爽!

        这水是用擅儿科的太医配的方子煮出来晾凉的,据说不但可以祛火解暑,还能防止小宝宝长痱子。

        此刻,盛苑就泡在水里拍着水,脑袋上扣着大大的荷叶,身上穿着揉过的叶子编织的“泳衣”,嘻嘻哈哈唱着自己谱曲自己编词的童谣,要多快乐有多快乐。

        倒是系统看着她这身儿打扮沉吟片刻,忍不住说:【宿主,你这打扮的很有特点啊!不清楚的,还以为你回原始社会咧!】

        “这夏日戏水的快乐,你不懂!”盛苑就当系统之前所言是嫉妒,这叶子“比基尼”看起来有些简陋,可是戏水时的舒适度完胜小肚兜。

        “盛小九,我说你够了啊!”和妹妹同住一个院子的盛蒽被吵醒了,气得她穿着里衣就跑了出来,誓要的要把这闹腾的小东西轰回她自己的屋子里去。

        可没想到,刚气势汹汹靠近竹盆,就让这破孩子给泼了一脸的水!

        哦吼!盛蒽凉快了!盛蒽清醒了!

        尤其是注意到她妹妹的胖脚丫在水里扑腾,盛蒽忍不住了!

        “盛小九!”盛蒽气得张牙舞爪,恨不能把这个胖丫头抓出来打屁屁!

        “咯咯咯!”盛苑还以为姐姐要跟自己玩儿,乐得拍拍小手,又开始拿水撩她姐。

        “你等我抓到你再说!”盛蒽冲了过去,也顾不得竹盆里的水约等于妹妹洗脚水这个事实,瞄准妹妹那藕般白胖的小胳膊就抓。

        不想小家伙儿在水里有一会儿了,小胳膊滑滑的,加之盛苑不可能坐以待毙,扑腾着小腿儿往里面跑,竟一下子把她姐姐给带了进去。

        盛蒽坐在竹盆里抹了把脸,看着她妹妹在眼前手舞足蹈的溅起水花,不由感慨幸好这竹盆还算大。

        “诶?”盛苑自己又跳又唱了半晌,发现姐姐竟然无动于衷,既不跟她互相撩水,也不像她“凫水”享受,登时有些好奇。

        系统看着宿主欠不自知的样子,叹口气,抱着枕头补觉去了,眼不见为净啊!

        盛苑不清楚系统的想法儿,她悄悄的绕到姐姐身后,踮着小脚丫儿,自以为轻手轻脚靠近过去。

        在距离姐姐半步之遥的地方站定,盛苑用小胖手挠挠鼻子,歪着脑袋想了想,眼睛闪过一抹狡黠,缩缩脖子坏笑的朝她姐姐吐吐舌头,用双手捧起一把水,就要跳到她姐跟前儿,她是打算把水从姐姐脑袋上方往下抛的。

        就在这时,一直看着水面倒影的盛蒽动了,不等小家伙儿松手,她腰肢一扭,一把将小胖丫头搂到怀里,就要胳肢她。

        盛苑坏事没做成反而被姐姐这举动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呢,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被姐姐按在怀里,登时哇啦哇啦的讨饶。

        她这个宝宝向来识时务咧!

        “讨饶也没用!”

        盛蒽捏捏盛苑弹弹的小屁屁,没舍得真打,只撩着竹盆里的水给这小家伙儿洗脸!

        让她尝尝她自己的洗脚水啊!

        “哼!”盛苑虽然不嫌弃自己,但是被姐姐捏着脖子的滋味不好受啊!

        她眼珠儿一转,等着姐姐手劲儿小了,登时反扑过去,拿着洗白白的小脸儿跟她姐姐贴贴。

        盛蒽没想到撒手的工夫,就让这个小无赖抱着脖子蹭脸。

        大意了!

        盛三爷和郑氏晨练回来,就看见自家俩闺女犹若两只在水里扑腾的狸儿,你撩我一把我扬你一把的打着水仗。

        两口子欣慰的笑着走过去,温和的拎着这俩小东西的脖领子,给她们拎了出来。

        早饭过后,被家长下达禁泳令的盛苑目送老姐回屋习字,自己背着小手开始每天一次的府内溜达。

        她是个擅于发现乐子的宝宝,只要不让她学习,她自己能跟自己玩儿上一天也不烦。

        “小家伙人呢?”盛三爷一错眼珠儿工夫,再回头,他小闺女就不见踪影了。

        郑氏摇摇头,好笑说:“你不是要上奏疏文?好容易休沐一天,歇够了就想想怎么措辞。”

        盛三爷无奈:“这小家伙儿玩心太大了,她姐姐也淘气,可是每次都要先完成作业再琢磨着偷懒,这小孩儿倒好,琢磨着怎么偷懒的完成作业!”

        郑氏对孩子们要求不高,只要他们高兴就好,更何况小女儿这情况还不大一样:“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就已经言之有物,你要是让她再刻苦学习……怎么,你们盛家也想出个十二岁的首辅?”

        盛三爷心说,这也不是不可以哈!

        不过考虑到这话说完,脑袋容易起包,盛三爷聪明的忍住了。

        行吧,随这小东西去好了,左右很快就要进幼学,以后还愁不能监督她刻苦勤奋啊?

        自我开解的盛三爷哄着郑氏跟他去书房红袖添香,而盛苑这边儿却发现二房那个六姐姐贼头贼脑的往假山而去。

        “小遥,你说她刚瞪完我,怎么还能做出这等明显是要干坏事的样子?是不是引我上当啊?”

        盛苑忍着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小声问小遥。

        小遥也纳闷儿:“三小姐,奴也不知啊,只是应该不至于啊,怎么着也是她见您理亏呢!”

        “……”小遥这话登时就打消了盛苑的好奇,她觉得这位六姐姐不是一般人,要是理亏能在家学学苑门口瞪她一眼?她又没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