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好办法

第一百一十三章:好办法

        “等等!我需要记一下。”盛向浔见小闺女所言新奇,忙不迭跑过来,直接挪用了大女儿的纸笔,记录下来。

        盛苑没想到爹爹如此捧场,很好心的停顿片刻,给他记录时间。

        盛蒽仗着跟榻桌距离最近,目不转睛看着爹爹记录。

        就见她爹一手小楷跃于纸上:【若科举不拒女子于考场外,则当从书院起,不见男女之别;书院传道授业之所,衣着服饰、规矩礼仪,当以规则为准,非男女之不同。】

        盛蒽看着迷糊,挠挠头,继续看爹书写:【自古良才皆当上马以武安天下下马提笔定乾坤,文武之道,当若阴阳之理;朝廷取材更该以全才为重,故而自书院起,当授学生以文之道、武之术。书院变化自服饰起,书院服装该兼备习武所用。】

        “爹爹,您这不是记录妹妹说的话啊!您这像是写奏疏呢!”

        盛蒽虽然不大,但是也没少见她爹上奏疏,这一眼就看明白了。

        不想,她爹毫不理虚,对上一双女儿大眼睛,很是理直气壮表示:“对啊,这就是奏疏啊!圣上要求我们全员上疏,内容自拟,你们爹爹我一直没有灵感,正想着熬夜凑字呢,没想到你们给爹爹灵感了,好样儿的,来,咱继续!”

        盛苑:“……”

        被她爹当成灵感提取工具的盛小九儿,悄悄儿跟系统感叹:“混迹官场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系统想了想,很是认同说:【对啊!所以你就特别适合到里面混去!】

        “……”盛苑觉得她这系统越来越像话题终结者呢!

        心里腹诽两句,盛小朋友就在爹爹催促下继续叭叭说了起来:

        “姐姐,你看,虽然男童女童服饰一致了,但是男生们也换装了啊,他们脱下熟悉的书生装,换上了你设计出来的书院服,从立场上就没办法再取笑女童穿他们特有的衣装了,解气不解气?”

        “解气!”盛蒽挥着拳头,“哼哼,以前他们仗着自己穿了上千载的书生服,得意的很,看着女童穿男装指指点点,等以后的书院服再没有男女之分,看他们如何得意!”

        姐妹里同仇敌忾的对那帮男生声讨了的工夫儿,盛三爷等得无聊。

        小闺女这段话他不好记进去啊!

        幸好盛苑很快就提起旁的事情:“要是全天下的书院都这样规定,甚至可以暗自比比谁家的书院服更有意思,这样的话,极大的差别感,更能衬托群社徽章的一致性。”

        盛三爷眼眸一亮:“有道理!”

        盛蒽闻言抻着脖子看过去,就见她爹记录:【然此策许有异议,故而可将此策放眼大楚,数百书院服饰不同,以其差异引其争美,声势之大定能将无关异议消之。】

        “爹爹,您的奏疏递上去,是不是可以让书院奉旨换装?”

        盛蒽眼眸一动,心里有些期待,盼着圣旨能够快些下达,也好震慑那些无用的可笑之辈。

        “这可说不定啊!”盛向浔放下笔,摸摸大闺女脑袋。

        他自己都没把握的事儿,更不会唬弄孩子。

        盛苑见姐姐有些蔫吧,不由好奇的说:“姐姐,爹爹的奏疏不十分管用,你就不能想想其他办法?”

        “爹爹作为天子近臣都没辙,我能怎样啊!”盛蒽叹着气,“只好想办法让同学朋友助力我这设计图选上吧!一步一步来,徐徐以图之。”

        盛苑听出姐姐言语里的不放弃,抓抓小胳膊,又给她姐姐出主意:“既然姐姐有办法有能力发动同学朋友助力,那为何不换个方法?”

        “哦?你说说看!”盛蒽有些心动,虽然不清楚妹妹想的何等主意,但是她都有尽可能付之于行动的打算。

        盛苑可不知道她姐姐心里有些小激动,她想着从书上看见的办法,如实说:“我记得官学学子,自蒙学起,学生们就有一项旁人莫及的权力;若是可以召集百分学生意见书,就能通过吏科呈递条文?”

        “!!!”盛向浔的笔哆嗦了一下。

        他这般惊诧,不仅是因为小闺女的主意,更主要的是他发现大闺女不仅敢听,她、她她……好像也敢做啊!

        “不是……”他琢磨着要不要不礼貌一下,略微打断俩闺女的对话一下。

        可惜,他刚开口,他家蒽姐儿就拍手给妹妹叫好了!

        “好主意!”盛蒽眼眸绽光,语调和语速都因为兴奋而微微有所提升,“我怎么没想到可以这样呢!不但可以和爹爹的奏疏应和,还能给圣上颁布圣旨以理由,就算是不认同的大人们,也不能忽视女同学的要求咯!”

        “对!姐姐,你们不但要给皇上写条文,还要光明正大写啊,就像广招英雄榜那样,征稿!男生女生都可以参加!反正主意是你出的,有这个先声在,具体稿件是不是能被采用,也就不必看的太重了。”

        盛蒽认可的点点头:“放假这些时候,我就联合同学朋友竞争者,只要主意一致,等到开课之后,我就带着大家到各个告示牌前贴征稿告示,要是递到吏科的条文有男生签字就更好了!”

        她跟这儿举一反三,越说越兴奋,却不知她爹坐在旁边儿,越听越冒冷汗。

        还是那句话,孩子们的办法,既不违规也不越矩,听着并不吓人;可问题是这俩闺女的举止思维,让他看着冒汗。

        依旧是那个疑问:他和妻子是只求平稳生活的人,怎么就生出这对儿一个比一个有想法儿能折腾的孩子来呢?!

        “姐姐认识的朋友多,肯定效果极好!”盛苑说着话,还很诚恳的表示,“可惜屿哥儿和卢晟都没有进蒙学,要不然,他们就能帮你签字咧!”

        “……”盛蒽注意到妹妹感慨的格外真诚,登时不知该怎么说好了。

        倒是盛三爷哼哼着说:“瞧你这话说的,他们哪是没进蒙学?他们连幼学都没报名呢!”

        “他们写不成,就让哥哥写!哥哥支持妹妹,理所应当!”盛苑见他爹挑刺儿,忽然灵光一闪,将她那一直存在于记忆和信里的亲哥哥给揪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