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书院服(上)

第一百一十二章:书院服(上)

        夏日暑热,盛国公府各房用冰量激增,府里冰库库存锐减,管家账房开始着手准备调动京郊农庄上的存冰。

        当然,这样的小事儿影响不到盛苑小朋友,她爹娘自己庄子上就有存冰不说,安屿还特意让成栋送了五车冰桶过来给她享用。

        因为全是可食用的,屿哥儿还特意在信上做了交代。

        大概是怕她不好意思收,他尤其强调说,这些存冰不是太子府所出,是他自己个儿庄子里存的。

        “屿哥儿可真是个大好人呐!”盛苑对这些冰的价值知之不清,不过她和两个朋友之间总是互赠礼物,所以收起东西来也不含糊。

        说到庄子,盛苑坐在凉席上,胖手摸着胖下巴琢磨,她的私产好像也不少咧。

        她记得爹爹之前从祖父那里给她要了百顷良田的补偿,又自掏腰包给几个孩子各添了间铺子,所以,她现在也是良田百顷铺子一间了?

        “我现在也是个有钱人呐!”盛苑搓搓小胖手,美滋滋的盘算小金库以后有多丰厚,“要是经营的好,每年怎地也要有六千两银子吧!”

        她可是见过账册的人诶,大概能有这个价吧?

        只可惜这些财产才到手上没多久。

        盛苑这副财迷样看到她爹眼里,登时惹得她爹过来嘲笑。

        这大人不但嘲笑小孩儿,还跟她说:“等到庄头、掌柜的来报账,你得先给之前付给工匠的设计费、手工费、成品费报销一下啊!”

        “???”盛苑以为自己听差了,还用爪子挠了挠小耳朵。

        大概是小家伙儿惊诧的表情抬明显了,盛三爷以为她想赖账,就给她算账:“爹娘给你们哥儿仨提供衣食住行、学习读书的用度自是应当,可你这小孩儿抬能折腾,光是玩具生产和赏给工匠的钱要比你哥哥姐姐加在一起的额外花用高不少呢!高出来的部分,当然要你出了!”

        “……”盛苑感觉这话听着怪怪的,可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错。

        那就出吧!

        小家伙儿小手一挥,表示没问题,报销就报销!

        大概是没想到小闺女竟然这样爽快,准备了一肚子话逗孩子的盛三爷无话可说了。

        郑氏见他没逗成孩子好像还挺遗憾,不由笑嗔了他一眼。

        盛苑见她爹无话可说,就又开始琢磨给安屿送回礼。

        “谁来帮帮我啊!”盛蒽抱着纸笔踏踏踏跑过来,脸上一道深一道浅的墨迹,看着就是灵感枯竭苦思不得的典型代表。

        盛苑一见姐姐过来,小胖腿儿立刻蹬着凉席就爬起来了,她受够了被姐姐揉捏!

        可她刚爬了两下,小腿就给人攥起来按住。

        “不许跑!”盛蒽跳坐到竹床上,就要把胖妹妹抱起来。

        眼瞅着姐姐一出现,立刻佯作无事携手走开的爹娘,盛苑无助的捂着眼睛,呜呜呜,又要被迫出主意了!

        “她们都太懒了,竟然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儿主见没有不说,还很会催促!不是催徽章图,就是催书院服!竟像是没有我就走不动路了!”

        盛蒽新鲜劲儿渐渐过去,就想将半月前大包大揽的自己抓过来好好谈谈。

        可是她现在既然已经是群社主管,就是为面子也不能后退。

        只能把妹妹扯过来,跟她探讨探讨。

        盛苑没精打采的看着姐姐手里的几分书院服的设计图,只觉得光剩下好看了,实用性不够啊。

        “你这小家伙儿,要是出工不出力……我就把之前给你设计的礼物给取消了!”盛蒽见妹妹大有敷衍之意,灵机一动,朝盛苑露出抹极有威胁的笑。

        “!!!”

        礼物?!

        一说这个,盛苑就不睏了!

        她最喜欢拆礼物咧!

        不就是想主意?

        没关系!主意她有的是!

        几乎是瞬间,盛苑就端正了坐姿,还特意将让她攥得有些微皱的设计图抚平。

        如此现实的举动,看的她姐姐都无语了。

        盛苑仔细看过,发现她姐姐的设计图基本上是将现有书院服和官服的美感和特色柔和之后,增加了宫装、裙装的色彩,一看就是女孩子读书穿的。

        甚至不仅如此,她姐姐还在图侧面标注了一些规定。

        大意就是没有参加过幼学考核的女孩子没权穿这样式的服装。

        “怎么?我设计的有问题啊?”盛蒽在妹妹认真看图之后,就不错眼珠儿看着她,所以当盛苑斟酌着说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出妹妹似乎并不赞赏她的图。

        盛蒽有些紧张,她之前给同学朋友写过不少信,但是总感觉她们的兴劲儿不大,她能感觉出是因为她的设计图并不惊艳。

        盛苑终于将视线从图纸上挪开,小手儿扶着膝盖,瞅着她姐表示:“姐姐设计的书院服穿着肯定很有仪式感,很隆重很正式。”

        “打住!打住!你不用夸我了,你就说说不足!”盛蒽不想听这些好话,她现在就想将问题找出来。

        “爹爹怎么说?”盛苑好奇她爹之前看过没看过。

        盛蒽闻言垮着小脸儿郁郁叹气:“爹爹说不错,让我开课之后交上去就好了……之前不是说书院有征求设计图么?现在还没结果呢!”

        盛苑小手抠着嘴唇,试探着问她姐:“姐姐,那就没想过么?可能问题不在于设计图?”

        “嗯?你说说看!”盛蒽来劲儿了,抓着妹妹的小脚丫直晃。

        盛苑痒的咯咯笑,好半晌才说:“先说图吧……姐姐,你为何非要让书院服偏向于女式呢?想要消除学堂里男童女童差异的最好拌饭,难道不是模糊掉男童女童这个概念么?”

        小家伙儿的问题不但让盛蒽若有所思,就连躲清闲的亲爹娘也好奇的走了出来。

        “你是说,凡书院学生,无论男女,皆穿此服?”盛蒽脑海里的想法逐渐清晰,整个人也跟着兴奋起来。

        盛苑看了姐姐一眼,继续说:“而且,书院服也不该过于书生气,还是应该有些英气才是,完全可以采取战袍和骑装的特点,这样便利于习武锻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