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盛芸的主意

第一百一十一章:盛芸的主意

        赢得妹妹赞扬,盛蒽美滋滋的,还要故作谦虚摆手:“哪里!哪里!一般!一般!”

        盛苑还没说话,郑氏忍笑忍得艰难,扭身以帕掩唇,肩颤钗抖。

        只是姊妹俩谁都没注意,还认真的拉着手讨论书院服呢。

        “要是想要更多社员,就不能让社员服装统一。”盛苑脑子等闲不转,但是一旦转了,那灵感简直源源不断。

        盛蒽也爱听她出主意,见妹妹这样说,忙问缘由。

        “你想啊,要是吸纳云栖书院和百洲书院的人进来,人家怎么可能舍弃自己的书院服,转而穿群社的社服呢?不好融入自己书院不说,还显得有二心。”盛苑仰头看着渐渐认同自己的姐姐,得意的很,“所以,群社不需要统一的服装,社群需要的是一枚统一的徽章!”

        “好主意!”盛蒽前一秒还琢磨着妹妹一口一个群社,竟然将名字直接定下来了,果然是小孩子;可是后一秒听到最后这句,立刻鼓掌叫好。

        郑氏也忍不住颔首:“果真是好主意。”

        “是吧?是吧!”见姐姐和娘亲全都认同,盛苑美的站起来手舞足蹈,这小嘚瑟样儿,看的大家俯仰大笑。

        她们这里欢笑不断,可盛菡那里却苦不堪言。

        “妹妹还数豆子呢?”盛芸趁着课堂间隙,特意跑回自家院子一趟,就见妹妹的屋门紧闭,跺跺脚,跑回正房外间,跟娘说,“这不行啊!大热天儿,闷在屋里会憋出问题的!”

        二夫人何氏无精打采的看她:“你祖母跟前儿的嬷嬷见天儿在屋里看着,我能怎么办?唯有你妹妹听她安排这一条路走,没瞧见她磨你妹妹的性子呢!”

        盛芸也是读了三载书的人,对于妹妹的遭遇自有一番见解:“要我说,祖母安排问题不大,妹妹还小,此时出府教养,待她大了几岁回来,府里谁还记得她之前闹出的问题?便是三叔他们也不好计较。

        而对妹妹来说,离开这让她尴尬的地方出去缓缓,再回来就能有平常心了,不至于总想起那天的难受。要不然,时间长了,只怕妹妹心态会出问题。”

        这些道理何氏皆懂,可问题是她不忍心啊!

        小女儿才六岁,就要离家另养,这搁哪里都是过于残忍。

        “要是按照祖母安排到京郊山庄休养,自然过于冷酷,可要是去外祖何家暂住,劳请外祖母大人费心教养呢?外祖家远离京都,您亦久未曾归,妹妹去到何家不就是替您尽孝?一来全了您孝顺之心,二来也能安慰外祖母的思女之情,三来于妹妹名声也好听。”

        盛芸为像这么个主意,愣是好几天睡得不安,很是苦思冥想才想出这么个办法。

        何氏闻言,登时拥着家里最让她省心的闺女,连声道:“我的儿,你可真是娘好闺女!你这主意真真是解了我的苦闷啊!”

        盛芸见她娘高兴,心里也舒缓些,不过想起妹妹,还是有些发愁:“我这主意并不是万全之策,只怕妹妹心里难受……实不行,我陪着妹妹过去,您也好专心看顾哥哥学业,待到妹妹大些,我们就回来。”

        何氏一听要送走俩女儿,登时心里难受:“这不是要割我的肉啊!”

        可即使不舍,她仍然知道,眼下这法子是最合适不过了。

        “先说动妹妹吧,若是她不答应,便是想的再好也无用。”

        何氏原本泪眼涟涟,可听到这话,却立刻挑眉微怒:“我看她敢?!为这小奴才,咱们娘俩掉了多少头发?她岂敢不依呢!”

        盛芸见她娘脾气说来即来,赶紧劝说不停:“您当着妹妹面可不能如此强硬,还是要好好儿劝说,她不是个听不进去话的孩子。”

        这番言语,盛芸自己说的都感觉有愧。

        妹妹以前还好,最近却是越来越固执,她这个亲姐姐有时都看不懂,人家九妹哪里惹她不喜了,让她这样不待见。

        你说你不待见她,那就远着好咯,为何非要给人家添堵呢?这要不是她亲妹妹,她肯定再不搭理!

        可谁让这就是她亲妹妹。

        作为姐姐,即使她才九岁,也是想努力周旋以让妹妹好过些的。

        只是她妹妹未见得领情啊!

        晚膳过后,娘儿三个坐于一处说话,何氏就将盛芸的主意说了出来。

        当然,为了姊妹感情,她将主意说是自己出的:“你姐姐听了,怕你只身到何家会不安,故而主动说要陪着你去。”

        盛菡闻言,心里顿时一冷,她外祖家祖辈临近川蜀之地,从那里到京都,单程就要十天半月,这还是快的。

        这样一去,不到及笄,她能回来?

        前世,三房出事是在盛苑九岁,那时她不过十二,岂不是错过了楚王?

        可是……若是她能在外祖家呆个五六载,赶着楚王和盛蒽刚接触的时候回来,似乎之后更好操作?

        这想法儿一出,原本微冷的心,渐渐燥热起来。

        这办法真可行……她姐姐和盛蒽般般大,若是她跟着回京办及笄礼的姐姐一起归家也说的过去,毕竟亲妹妹怎好错过亲姐姐的及笄礼呢?

        “何家世代书香,虽说吃穿用戴远不如国公府奢华,但是礼仪规矩却强过国公府很多,你若去何家,便是你祖母也无可指摘。”

        盛菡听着娘亲之言,心里还挺感动,自家人知晓自家的事儿,她娘亲看着厉害,其实有些怵祖母常夫人,盖因祖父给她祖母无限度撑腰。故而每次常夫人出手,她娘都无招架之心,只能被动忍着。

        此刻能为她想出如此之法,也是用心良苦了。

        盛菡心里有些感动。

        哪怕有些抵触何家用度清简,还是默认了这个决定。

        “菡姐儿,这事儿也不是朝夕就能完成的,还要跟何家联系,来来回回恐怕要等年后,这其间时间不算很短,你可不要再招惹三房那个小九娘了!”

        何氏自觉对婆婆和丈夫有了交代,想着女儿可以替她回何家尽孝,心里松快不少,竟等都不想等,叫人将丈夫喊来,商量好了就到安和堂说去。

        只要从婆婆那里过了明路,菡姐儿之后就能轻松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