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礼物易主

第一百零九章:礼物易主

        “苑姐儿,你玩儿的什么?”盛向浔下值回来,就见小闺女坐在榻上,跟前儿摆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玩意儿,不由有些好奇。

        盛苑正搓着屿哥儿送她的面团,听到爹爹询问,不禁抬头看去,眉眼弯弯的显摆:“屿哥儿送过来的面泥!”

        “面泥?”盛向浔没听过,顾不得换官服,就凑了过去。

        还是杨嬷嬷见了,喊着丫鬟给他换装,他这才懒洋洋的配合。

        “夫人和蒽姐儿呢?”

        杨嬷嬷笑说:“大小姐说是写计划呢,夫人让她叫过去做参谋了。三小姐本来也要去的,只是没想到安家小哥儿让人来送礼物。”

        听懂前因后果,盛向浔擦擦脸,又逗小闺女去了。

        盛苑没顾得理睬她爹,她现在全心全意的沉浸在捏古代版橡皮泥的快乐里。

        她打算捏一堆玩具,然后打造成玩具世界!

        哟吼~~快乐的儿童玩具世界!

        她都设计好了,所有的玩具用原色面泥捏成,地面用褐色灰色的面泥分别做成土地和卵石小路,绿色的面泥充作草地,彩色的面泥捏成花花,她最喜欢的橘红色面泥则要点缀在玩具上面。

        小家伙儿美滋滋的畅想着规划图,刚想到玩具的布局,就让脚心一阵痒意给打乱了。

        定睛一看,是爹捣乱!

        盛苑鼓着双颊,不满的瞪过去:“不许欺负宝宝!”

        盛向浔笑嘻嘻的捏着小胖墩儿的脚豆儿,逗她:“小朋友怎么可以自己玩耍?都不叫爹爹么?”

        盛苑动动脚趾,给面子的点头:“那爹爹看我捏面泥!”

        盛向浔扬扬眉,心说,小家伙儿挺会分派啊!

        他看着一团团彩色的面泥,像是泥巴一样随盛苑搓扁揉圆,捏成了想要的造型,登时好奇不已:“安屿怎想起送这个来?这面泥是怎么做成的?看起来,又不粘手又很有韧劲。”

        盛苑一边制作跷跷板,一边儿不转睛的说:“屿哥儿说,太子府里的旧仓库发现了好几袋子陈粮,那些面都黄了,根本不能吃;因着浪费不好,就想着做成各样颜色的面泥给孩子们玩。

        要说制作方法,好像是将菜汁果汁煮开,倒进面粉里揉成光滑的团,然后分成团,放到细竹筒里储藏,时不时给竹筒外面喷上些水,就能保存很久。”

        盛向浔看着小闺女歪歪扭扭的揉出了一个个丑了吧唧的玩具,登时心痒难耐,用手推推小家伙儿的爪子:“苑姐儿,这好玩儿不?让爹爹也玩会儿好不好?”

        “???”盛苑眨巴着眼睛看过去,见她爹忍不住已经拿起一块儿棕色面团揉起来了,只能大方了。

        盛向浔寻摸着适合的面团,好奇说:“这些颜色还挺多,细分下来得有三十多种吧!”

        盛苑注意力被引开,立刻点点头,想着安屿写的说明书,得意的表示:“拢共六十六种颜色!”

        “这样多!”盛向浔惊了一下,忙不迭让丫鬟过去找出来,他要看看。

        “对啊,主要是颜色多!屿哥儿说,里面有的混了胭脂鹅黄,有的取用果汁蔬菜汁,有的将药材研磨成粉跟面粉混合,还有的用宝石研磨成粉和面粉揉团。这些面团,每种颜色都分深浅不同,有的分三种,有的有六种,可好看咯!”

        盛苑说着话,见她爹又要打开竹筒,赶忙奶声连道:“面团拿出来就要尽快用,要不然风干之后就不能玩了。”

        盛向浔一边儿连声说好,一边儿双手麻利的捏了几片瓦。

        “怎么样?像不像?”盛向浔喊来丫鬟,将簪子针线拿过来几样,便继续投入到他捏泥巴的玩耍中。

        “……像。”眼瞅着自己的玩具逐步易主,盛苑看着她爹捏面团捏的不亦乐乎,很是纠结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大方些,毕竟她吃她爹的、喝她爹的,总不好连个面团都舍不得给她爹玩啊!

        这样想着,盛苑肉痛的抓抓小脚丫,悄悄的将最喜欢的橘红色面团放在手里,唔……她就留着这一个,一会儿捏朵小花花。

        盛向浔捏庭院建筑的动作,从生疏到娴熟,似乎没有用多久。

        木桥庭院,花亭游廊,很快出现在了眼前,那动作,水到渠成般的流畅。

        盛向浔得意的跟闺女显摆:“你爹我也适合当司空啊!……诶,苑姐儿,你知道司空是什么不?”

        盛苑点点头,她记得书里好像讲过:“是主管土地,监管土木建筑工程的官员。”

        “行啊,宝宝!”盛向浔没想到小家伙儿懂得不少,又问,“那你知不知道和这个职位有关的成语?”

        盛苑不假思索就说:“司空见惯哦!”

        “诶哟!苑姐儿竟然懂这么多!爹爹要奖励你!”盛向浔说着,顺手将小闺女手里的橘红色面团取走,极其自然的捏出花放在庭院里。

        盛苑慢半步才反应过来,低头看着自己那双空空手心儿,小嘴儿张圆:“???”

        她有些生气了!

        盛苑攥着小拳头,看爹爹一只竹筒接一只竹筒的拆,眨眼间那个竹篓都快见底儿了,登时气得,开始磨小奶牙。

        哼哼!既然爹爹不讲情,就不要怪她盛小九儿不讲义哦!

        盛苑眼珠儿一转,打算使出招“苑姐儿刚思考,爹爹立刻跑”。

        “爹爹,你可不适合做司空,里面风险忒大咯!”盛苑战意充沛,摩拳擦掌。

        盛向浔还沉浸在捏面团的愉悦里,根本不晓得他小闺女要发起进攻,还很实诚的哦了一声:“怎么这样说啊?”

        “您说和司空见惯意思近似的词是什么?”

        盛苑自问自答:“那是习以为常,对不对?”

        盛向浔点点头,继续不转睛的琢磨着院间花草的布置:“然后呢?”

        盛苑笑眯眯说:“我问您,司空见惯是谁见惯?是司空对不对?可是为什么要说司空呢?不能是其他称呼?可见这有特指,特指的就是司空这个职位上的人,对不对?”

        盛向浔感觉耳朵让小闺女吵吵疼了,终于抬头看向闺女:“对啊。”所以,宝宝,咱能安静会儿不?看爹爹给你捏庭院建筑多好?完整的六进大院子呢!

        他这样想着,却不知,盛苑已经笑呵呵准备朝爹爹露爪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