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不满

第一百零六章:不满

        “余文海,你给说清楚!明明说好去兴师问罪,怎么到最后没见着人也就算了,反而接受了盛家一堆的要求?”裴氏搂着被鼻青脸肿的儿子,柳眉倒立的揪着丈夫要说法。

        余文海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不以为忤,反而耐着性子跟妻子辩解:“人家问的三点哪点有错呢?身为儿郎不思进取,反而以诋毁同学为乐,怎不该罚?明明是郎君,却不懂谦让女郎,意图倚强凌弱,怎不该罚?作为男儿身强力壮,却不敌弱小女郎拳脚,以力虐人反被痛殴,不以为耻反作要挟,怎不该罚?

        盛修撰也承认,男学童该罚却不该女学童罚,这是那些女郎不对,但是事有因由,错主要在淙儿这帮小子……这哪里有问题呢?人家没有拒绝道歉,但是要求书院举办道歉大会,双方上台共同致歉,你能说什么?总不能真像盛修撰问的那样,你弱你有理吧?

        至于说分班的事,人家亦不曾拒绝,不过是要求分班之后,通过考试争夺一班二班之名,亦不是错。

        林林总总这么一看,我方提出的三点要求人家都慨然应允,这怎么算空手而回呢?”

        裴氏见丈夫将在官场上的伶牙俐齿用在了自己的身上,登时气得粉腮染霞:“好你个余文海,余苦舟!”

        她每次气急了,都会这样连着喊丈夫,文海是她丈夫的名,苦舟是她丈夫的字。

        她这样一喊,她怀里的儿子余淙也学他娘那样怒目而视。

        “不肖的东西,看什么看啊!”余文海拿跟自己一路苦过来的妻子没辙,但是对十岁的次子却是毫不留情,一把将他揪过来,塞到家仆怀里吩咐,“不学好的东西,只知道给老子丢人,滚滚滚,送到他哥哥那里去!”

        他长子余泓虽才十六岁,却是文武双全,把这不争气的送到他哥哥那里管教,也省得他在妻子母亲跟前儿受气。

        刚想跟丈夫发脾气的裴氏,听闻次子是要送到长子那里,满脸怒气化为无奈,看着嗷嗷求饶的次子,叹气哄他:“你娘我和你祖母都要听他讲授礼仪,你……就乖乖听话些,你哥哥总不会打残了你啊。”

        余淙:“???”

        待想再挣扎下,却让家仆一把扛到肩上,一溜烟儿往他大哥的院子去了,徒留他跌宕起伏的嗷嗷叫声在回廊余绕。

        待次子被带走,裴氏这才朝着丈夫冷笑:“你好歹也是吏部的郎中,虽说只有五品,却掌管文选清吏司,专门负责班秩迁升、改调之事,便是二三品的大员在你面前也要好言好语,怎地那小小的翰林院修撰也敢不给面子?你丢不丢人!”

        余文海摸摸脸,表示不丢人啊:“朝廷铨叙是看官员能力成绩,我虽掌管此般事务,亦是按章行事,看的是标准,与其人何关?食君之禄为君担忧,哪能凭己喜好憎恶对人?”

        “你给我说人话!”裴氏懒的听他官面话。

        余文海摸摸胡须,直叹气:“那盛修撰是盛国公府的嫡次子,上面儿承爵的是他亲哥哥,莫说我负责的不是掌管封爵事宜的验封清吏司,就算负责这事,上面皇后太子两重眼睛盯着呢,我能如何?亦敢如何?

        至于说官员升调之事,更是可笑啊!那盛修撰明摆着是窝在翰林院不出去的,据说皇上十数年间多少次给他历练的机会,就是要给他升官,他自己不接受,安安生生的当他的修撰,你看皇上说什么了?

        不说皇上拿他当子侄,就是他这安安分分的样子,我若是动了手脚,便是他的师门同窗也要不满,夫人啊,若是那样,你就擎等着咱们一家左迁吧!”

        他这番言语让云氏冷静了些:“哼!儿子在九江书院怕是不能舒心了……实不行就给他换个书院吧!这家的小娘子忒厉害了些。”

        裴氏虽然护犊子却也清楚自己次子的本事,

        余文海冷笑:“就那小子啊,让你……”

        见他妻子面有怒意,他立刻改口说:“让你公婆宠的不像样,放到哪里不都一样?无能就是无能!有名的书院就这么几家,云栖书院还不如九江呢,那里的女郞君是真扛得起刀枪的!”

        裴氏脑子里瞬间闪过儿子在一群女郞君的刀枪剑戟之下瑟瑟发抖的样子,最过分的是还有女郎举着耙子!

        “不去那里!不去那里!”裴氏想着不是还有百洲书院,“那里也不错!”

        “呵呵,你这二儿子打启蒙开始就学琴,前段时间几个孩子给二老舞乐,老大吹笛、老三持箫,老四琵琶老五弹筝,老六最小,可手鼓打的像模像样!

        唯有老二!他弹琴弹得老爷子忆起了故乡,愣是落泪低迷数天才情绪转好!”余文海现在想来仍然又气又笑,“你道为何?祖父发达前,宅院旁边常年住着个专门给人家弹棉花的,老爷子听着那般声响长到束发之年!”

        裴氏无语了,她这二儿子……好像是有点儿不大机灵。

        “百洲书院的弟子皆擅乐章,这么说吧,淙儿别说入不入得人家院门,便是勉强进了,他是不容易被小女郎群殴了,怕是夫子要忍受不了动手哩!”

        想起前些年云栖百洲闹矛盾,一方农具工具挥舞上前,一方各色乐器不甘落后,余文海觉得他纵然是再看不上次子,也不想儿子被各类乐器殴打。

        裴氏叹口气,忍不住埋怨:“小郎君这边儿的家长就没有个说话有声儿的?”

        余文海看看四周,挥去屋内丫鬟,这才坐到妻子侧旁,小声温言:“你以为今儿去的二三十个家长都是能管事儿的?这么说吧,这次去书苑交还请家长函的,亲爹露面的,也就一掌之数!大多不是兄长就是叔父,纯粹凑数去的。”

        “哦?这里面还有机关不成?”裴氏不是傻子,听丈夫如此说,心里也不由盘算开来,“那……那些女童的家长们呢?莫不是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