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带孩子见山长

第一百零五章:带孩子见山长

        “这孩子倒黠慧。”山长被盛苑的动作逗笑了,想了想,叫来书童拿过一筒竹糖递给盛苑,“小女郎尝尝?”

        盛苑没注意自家爹被冷待了,小家伙热看着青竹样式的糖,闻着传来的阵阵竹香,忍不住放了一块儿进嘴里。

        唔!

        这糖不是很甜,可是竹香的回甘却让她口舌生津。

        更加精彩的还在后面,这硬糖里面竟然还夹着薄荷和果子熬成的果酱,味道有些特别。

        “好吃!”盛苑眉开眼笑看着山长,想了想,也从香囊里掏出一包果糖,递给山长算是礼尚往来。

        山长没想到这小孩儿挺周全的,倒是起了收到九江书院的心思。

        盛向浔见山长冷着自己不理,心说,虽然不算故交,可是蒽姐儿上学这几年,他可没少跑书院,从书院看门儿的老大爷到眼前这位山长,有谁不认识他?

        他们接触下来,虽然不是朋友,但是彼此相处却也自在。

        可眼下这位山长却毫无朋友之谊,竟然如此冷待……莫不是有何打算啊?

        盛向浔第一反应就是人家要将女童踢出书院。

        “山长,劳问一句,蒽姐儿这次停课的事宜,我是要和谁交接呢?”

        盛向浔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这位山长终于开始说正事儿了。

        “盛大人,这次请您过来,是书院夫子集体意见,不是兴师问罪,而是打算让盛蒽同学承担书院司察之职。”

        “书院有这职位?”盛向浔心说这以前也没听说过啊。

        山长笑说:“这是学生管理之位,直学助力之一,主要是纠察书院打架斗殴等违纪之事。”

        盛向浔听懂了:“您是觉得书院学生斗殴不止,不如选出最能打架的学生来管理……用最淘气的学生管理她最擅长的违纪行为,果然高!”

        山长笑着说:“主要是怕盛蒽同学拒绝,所以才特意找您过来商谈!”

        盛向浔理解的点点头:“也是,总不能让他们都退学吧!”

        毕竟现在能在官学读书的小女郎家世富贵,随意点出个女郎都能连上个朝堂大员,故而九江书院不好随意劝退。

        被盛向浔点破,山长笑容未变:“书院之意,不知……盛大人觉得如何呢?”

        盛向浔闻言,忍不住看了眼吃糖吃的欢快的小闺女,又看向等他答案的山长。

        “没问题,肯定没问题啊!”蒽姐儿让这小家伙儿撺掇的,已经连社团雏形都设计好了,正愁没法儿施展呢,这不打了瞌睡就来枕头!

        他毫不犹豫一口答应,反而让之前镇定的山长有些怔愣,就连说的话也磕巴了:“……好、好吧,委任书等盛蒽同学来上学就给她。”

        盛向浔没客气,只说书院里的事儿自有山长夫子决定,接着他言语一转,问起来:“就是不知此次听课,是我家蒽姐儿一人,还是男童女童皆有?”

        山长笑着捋捋胡须:“自然悉数停课,毕竟小郎君小女郎好面子,脸上有伤怎能上课?”

        “可是两天也恢复不起来啊!”盛苑没忍住,还是说了句话。

        说完,小家伙惊觉自己好像食言了,登时又把松开的爪子捂到嘴上,心虚的朝她爹讨好一笑。

        盛向浔也没气,自家小孩儿那样爱说话,能忍到现在已不容易。

        山长看着这小女郎举止天真活泼可爱,不由笑言:“女郎想言便言,无需忍耐。”

        而后又回答了盛苑的问题:“停课过后便是假期,最暑热的一月时间不用过来,想来可以恢复完全,更不消说有些府里珍藏的秘方只擦一两天便可完好如初了。”

        “还有假期啊!那寒冬是不也有假期?”盛苑忽然觉得要是这样的话,上学读书似乎也不是很困难了么!

        “是啊。”山长笑着颔首,“不够假期照样是有作业的。”

        这不算啥,反正她就算不上学也有作业呢!

        “山长,这次叫我来此,恐怕不止是让我家蒽姐儿担任司察一职吧?”盛向浔见山长跟苑姐儿说的有来道去的,反而时不时把他忘到一边儿,不由提醒对方。

        “啊,那自然不是的!按照书院规则,斗殴学生家长需要到书院会面;只是这次斗殴参与人数众多,若是将你们都放在一个屋里,恐怕就要到书院广场集合了。”

        山长更重要的的是怕有人借机报复,若是二三十比一的打起来,书院脸上无光。

        “所以,我们原本是安排男生家长统一意见,派来代表和你谈谈的。”

        盛向浔:“……”

        “那就过来吧!”

        山长干咳两声,以拳抵口慢语:“直学跟前的夫子说,家长就不见您了,只是递来诉求和您谈判,夫子帮着中转。”

        盛向浔:“……”

        这是脸面儿都不见?

        “谈判没问题,可是我代表不了其他女童啊!”盛向浔才不喜欢给自己揽活儿。

        “这不要紧,盛蒽同学在蒙学的女学生里很有威望,学生们都很高兴能听她的。”山长看来没少琢磨盛蒽的安置,这不都一清二楚么!

        “好吧……”盛向浔总觉得根本没请其他二十多个家长过来。

        山长笑着说:“您放心,该请的家长我们都请来了,大家意见一致,还是要保障学生学习,毕竟升到丙字班很不容易。”

        盛向浔咬文嚼字儿觉得山长话里有话。

        “好吧,那请哪位夫子过来说说男生家长的诉求?”盛向浔还真好奇对方会怎么说。

        山长拿着镇纸旁边的一张稿纸,看向盛向浔说:“他们希望盛蒽同学可以郑重承诺以后不亲自下场揍人;希望盛蒽同学和几个最能打的女生和解道歉。”

        “最后一个,就是希望女生退出丁字一班,丁字号前两名的班级重新组合,男童读一班,女童读二班。”

        “等等,山长……这重组没问题,可问题是,一班二班进入标准为何?总不能因为事男童就迁就吧?既然分班,班级还是要靠成绩说话的。”

        盛向浔看着对方这诉求纸条,隐隐有些想笑,跟山长说:“在下不才,却也有几个问题要跟对方家长一问,劳请夫子中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