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请假的理由

第一百零四章:请假的理由

        “廖大人,劳烦您顺便将盛修撰喊来。”太子姜怀谦坐在承元帝侧手,见轮值的廖学士离开,便想让他将盛向浔喊来,毕竟是自己的表兄,时不时喊过来说说话,他于翰林院也能更自在些。

        对此,承元帝是不反对的。

        盛向浔这个内甥,他也乐意多给些待遇,毕竟没有野心、还很风趣的孩子,都是好孩子。

        就在这对儿皇室顶级父子等着廖学士应好的时候,这位学士面带难色回禀:“太子殿下,盛修撰今日请假,未曾上值啊。”

        “哦?又请假?这次理由为何啊?”承元帝饶有兴致的问。

        “……”虽说清楚盛修撰和这对儿天家父子的关系,可是廖学士还是没忍住替他难为情了,“这……盛修撰说是被请家长了,请假去书院见夫子了。”

        承元帝闻言,先是一怔,很快便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盛三郎的做派!”

        太子姜怀谦忍着笑,同情的看着满脸为难的廖学士:“廖大人,盛修撰既然能如此平淡的如实请假,您很不用替他为难。”

        尴尬的廖学士低声说是。

        承元帝见他忐忑,挥挥手,笑着让他回去。

        而后扭头跟杨询吩咐:“去问问,这次怎地又请家长了呢?”

        姜怀谦都佩服自家表兄的心性:“那个蒽姐儿儿臣见过,是个不错的孩子啊,怎么上个学竟让人如此费心呢?”

        承元帝眼含笑意:“你母后不是说过,那孩子桀骜里能见原则,规矩中又带着肆意,是个很有个性的孩子?这样的孩子不喜欢现在的一些风气很正常啊!”

        杨询回禀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将盛蒽带领蒙学女童群殴蒙学男生的事迹讲了一番。

        “今儿一早,皇后娘娘派了御医过去给盛蒽小姐检查去了。”

        “哦?那孩子受伤了?”姜怀谦第一反应就是跟父皇报备一下,他表兄可能要发疯。

        “奴问了御医,说是嘴角擦破了点皮,不碍的,只消抹上两天药膏,也无须顾忌,自然而然就好了,不会留有疤痕。”杨询没好意思说,人家御医的言外之意,其实连药膏都不用搽,自然而言就好了,风过无痕。

        “小女童们大获全胜?”承元帝挺爱听着这个的,对于他而言女孩子武德充沛些就能更好的应对上位过程中带来的风吹浪打。

        “小郎君们伤的略微重些。”杨询低声说,“盛三爷今儿可能不大好受,二十多个小郎君的父兄在九江书院的山长那里等着呢!”

        “不要紧。”承元帝笑了笑,“都清楚他在翰林院当值,没谁会将拳头打向他的。”

        姜怀谦忍着笑搭话:“父皇圣明,表兄喜欢请假的名声同僚尽知,莫说打他了,就是推他一下,他都能请个假,谁敢让不占理的事儿上达天听?”

        承元帝闻言忍俊不禁:“他可不是个肯吃亏的,蒽姐儿终归是受伤了,他也有不满呢!”

        杨询听着小声告诉:“皇上,奴听回禀的人说,盛蒽小姐的伤不是旁人打的,是她收拳头时力气大了些,不小心抽到自己唇畔,才受的伤。”

        承元帝:“……”

        沉默片刻,又大笑出声。

        他是真没想到盛国公府代代严谨,传到盛三郎这儿,竟是一大家子有趣人儿。

        盛向浔不清楚自己成为了天家父子的谈资,他这会儿正前往九江书院。

        嗯,怀里还抱着个刚刚睡醒的小胖墩儿。

        没有错,苑姐儿也跟着他爹出发了。

        这可不是她自己要求来的!

        实际上,她此刻是她爹的工具人!

        小家伙儿打着小哈欠,开始揉眼睛:“九江书院今儿还有课么?要是姐姐落下功课怎么办呢?”

        “没事儿,到时候我辅导你姐姐片刻,保准她比在书院学的还好。”盛向浔带小闺女过来也没有他意,就是想让小家伙儿见识见识真正的读书生涯,没事儿别给姐姐乱出主意。

        盛苑点点头:“对啊,您就更有理由请假了啊!”

        盛向浔:“……”

        要不是看着小家伙儿眼底脸上都是深以为然的表情,他以为这小家伙儿在揶揄他呢!

        “等会儿不管我和那些家长如何说,你都不要掺合,晓不晓得啊?”盛向浔虽然没打算把孩子带到谈判现场,可还是告诫她。

        盛苑点点头,一双小胖爪子叠着捂在唇上。

        很快,九江书院到了。

        盛苑被她爹抱着走出马车,仰头就看见书院大门恢弘的宛若官衙。

        “这里非常大,你不要乱跑。”盛向浔虽然还抱着她,可是照样不影响他叮嘱孩子。

        盛苑自然无有不应,她又不傻啊,她姐姐刚打完人家孩子们没多久,她就站出来,那不就是找揍?故意让人家揍她好报复她姐姐?

        听小女儿这般说,盛向浔的手是放不开了。

        好家伙,他把这个给忘了!

        “算咯,你还是跟我去见山长吧!”他可不敢放闺女随意跑了。

        盛苑虽然觉得大人喜欢改变主意,不过对于她爹的要求,她这个懂事宝宝还是乐意陪着大人。

        九江书院的山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模样清雅儒俊,可是四肢修长,似乎又是个习武高手。

        他和静阁先生的气质完全不同。

        要说用一个词儿来形容他,那就是平和。

        隐隐有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感。

        他见到盛向浔和盛苑,温和的打了声招呼:“劳烦盛大人来此一趟了。”

        又朝着盛苑笑了笑:“小女郎是盛蒽同学的妹妹吧?看着可真像。”

        盛向浔笑转着茶杯:“山长要是看过眼,我们家苑姐儿也来九江书院读书吧!”

        山长闻言反而朗声大笑:“好啊,以后要是姊妹同时被请家长,盛修撰也不用担心难以顾及了。”

        盛苑见她爹想吓唬别人未遂,反而让人家给吓唬到了,登时忍不住叹口气,诶哟诶,她爹遇上对手了呢!

        等等!爹爹嘱咐过她不要多说的!

        盛苑想起这点,立刻悄悄用小手捂着嘴巴,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恍若随意看向周遭,好像刚刚不是她叹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