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盛苑的主意

第一百零三章:盛苑的主意

        盛苑想象不到三五十个人集体开片是怎么个场景,但是书院夫子们看着三五十个男童女童混战,感受着【书本习册齐飞、笔筒尺规翻舞,拳脚速速,残影连连,嗷嗷嚎叫起伏成篇,鼻青脸肿眼泪散】精彩场景,大概是要有心理阴影的。

        想到姐姐书院那些夫子可怜的遭遇,盛苑默默掬了把同情泪,便悄悄叫小遥把瓜子儿糖酥拿过来,一边儿津津有味的听,一边儿津津有味的吃。

        大概是小家伙儿嗑瓜子的声响很有韵律,郑氏和盛向浔忍不住也一人抓了一把。

        “我也不记得怎么打起来的,约是哪个女童愤怒,把蘸着墨的笔仍过去了,刚好打在嘴欠的那小子脸上,然后就打起来了,起先斗殴双方约么不足十人,可是谁想到后来人越来越多,打到最后都迷糊了,我们这边儿见男童就抓,他们那边儿见女童推。”

        盛蒽咂咂嘴,觉得很不过瘾,还跟这儿抱怨:“好多女同学都不会打架,全凭一腔怒意,很快就乱了阵脚,反而影响己方善战者发挥呢!”

        自家闺女思路清奇到盛向浔和郑氏都有些无力。

        两口子有些心虚,总觉得蒙学女童武德充沛跟这丫头有关。

        盛苑不清楚她爹娘想法儿,反而给她姐姐出主意:“你们丁字班的男同学好欠啊!你们才多大,以后要是科举走下去,要做好久的同学呢,这战争持续期可不短,你们得有规划。”

        正商量着怎么好好引导大闺女的两口子,听到小闺女这话,第一反应就是——捂嘴!

        好家伙,他们正想着怎么让沸水平静呢,这孩子可好,抱着一堆干柴上来了!

        “规划?!”盛蒽眼眸一亮,鼓励的看着妹妹,“你细说说!”

        感受到俩闺女之间萦绕的欢快,郑氏和盛向浔犹豫片刻,默默收回想捂嘴的手。

        盛苑可不知道大人的纠结,她此刻很兴奋的问她姐:“你们现在一时兴头跟他们打起来了,焉知以后不会愈演愈烈?正所谓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有三就有无数!”

        小家伙儿摇头晃脑的,说出的话让盛蒽倍感熟悉,不过不等她细想,盛苑就给她送上连续三问:“他们从你们这里吃了瘪,会不会报复回去?要是他们特意找落单的女同学怎么办?战斗力等于小宝宝的女同学害怕的人数越多,你们的阵营会不会出现倒戈?”

        盛蒽听得大受启发,小拳头轻轻砸在桌上:“是了!我们应该成立专门的女童巡逻队。”

        盛苑举起小胖手给她姐点了赞:“你们有了自己的队伍,不但可以震慑那些嘴欠的男生,还可以教导女童怎样打配合,这样以后再打架就不怕队友拖后腿咧!”

        “嗯嗯嗯嗯!”盛蒽已经开始再脑海里盘算起章程来了。

        郑氏抚额看着丈夫:“你坐好长期去书院见夫子的准备吧!”

        盛向浔也挠头:“可是又不能说她们做的不对,女孩子就要好好保护自己。”

        郑氏闻言,顿时就不想看他了。

        她努力平复好心情,温和的跟俩闺女讲道理:“蒽姐儿,你们丁字班拢共也有百十多个学生,约么大半没有掺合进来,可见也有很多男童不是那样想的,我们没必要把他们一起划到敌对阵营里去对不对?小孩子之间偶尔打上一架也没什么,总不好打架的事儿规范成形吧?”

        “对!”盛苑见姐姐若有所思,立刻将娘亲和姐姐引为知己,小嘴儿叭叭说,“要想长期立足,就不能将敌人范围明确树立,我们要将那些可以争取的同学邀请到我们的阵营,让那些看不起女孩子的坏家伙朋友越来越少,最后成为孤家寡人!到时候,他们自己就灰溜溜低调了,不是被现实教育过来,就是憋在心里再不敢说!”

        小家伙儿还挺激动,说到高兴处还蹦到地上,双手后背的在大家眼前踱步,好像发表演讲:“所以,你们的巡逻队,归根结底要归位社团,要不仅有女童还要有男生,不但要练武还要习文探讨,要让社员们清楚女童学习的正当性和必要性,要一起讨伐反对的人,将他们狠狠地大落在落后消极的那端!”

        盛苑声调激昂,还时不时挥舞小拳头:“只要辩论得体,理越辩越明,意志也越辩论越坚定,那些随大流人云亦云的同学,也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何而战。”

        乖乖咧!

        小家伙热不仅把她九岁的姐姐说傻了,就连郑氏和盛向浔听得也屏住了呼吸!

        虽然他们一直都清楚小家伙儿早慧,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孩子能通透到这般地步!

        盛向浔忍不住摸摸自己脑袋:他怎么生出这么聪明的小孩儿了呢!

        郑氏从惊诧中清醒过来,注意到丈夫咧着嘴傻笑的样子,感觉有些辣眼,扭头看向闺女。

        此刻大闺女已经拽着妹妹的手要商量具体方案了。

        郑氏欲言又止,又想让她们安生些,又忍不住想让孩子们尽情发展。

        盛苑不清楚娘这番苦心,她是小孩子心性,说到兴致了,就滔滔不绝。

        可是说腻了,就立刻撂爪。

        “我只是提供个想法儿而已,你为什么要找我要具体方案?”盛苑左右看看,又爬回了床榻,打了个小哈欠,表示无能为力,“我只是个小宝宝啊!”

        被她说的心情激荡的三口儿:“……”

        呵呵,这会儿她是小宝宝了!

        想躲懒就直说,装无知最可气了!

        小宝宝能想这么多?

        盛向浔和郑氏看着小家伙儿耍赖的晾着肚皮,之前生出的烦恼和忧虑立刻不见。

        本来还担心孩子展露出的才能和岁数儿不符容易受伤,可此刻见她盯着自己摇晃的小脚丫儿直乐,就觉得苑姐儿可能有被动回避慧极必伤的能力。

        “我怎么感觉,这小东西要是上了朝堂,好多人要头疼了呢!”

        盛向浔不承认自己有点儿小激动,作为志向坚定之人,他对于成为权臣的爹也是极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