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书院请家长函

第一百零二章:书院请家长函

        盛向浔的狂草写的极好,只见他提笔唰唰唰,在一张书页大小的宣纸上写了俩字:“赔罪”。

        说完,他喊来自己的小厮,嘱咐他去二房学舌:“去,见到我那好二哥好二嫂,就跟他们说--三弟替苑姐儿跟晷哥儿赔不是了。

        因为菡姐儿的事儿,晷哥儿就要揍妹妹;现下打牌愧赢了他,怕是又让他记上一笔。

        苑姐儿才三岁,可吃不住十二岁郎君的铁拳头,我这个当叔叔的替苑姐儿写帖子赔不是了,让他莫要和孩子计较!

        大家也得为府里名誉着想,总不能府里一会儿是十二岁哥哥殴打三岁妹妹,一会儿是而立的弟弟殴打不惑的哥哥啊!”

        盛向浔等小厮出去,又跟盛苑百般嘱咐:“以后遇上这样的人,不要考虑面子,赶紧躲开!他们脑子不好,谁知道会怎样?要是挨了打,就算是事后报复回去,不也吃了亏?”

        郑氏也叮嘱:“以后远着他些!十二岁的郎君要是懂事儿,知道自己妹妹做的好事儿,都该羞愧才是!他呢?可见看的书都就着饭吃了!半点儿没进心里去!不然,见到你他该心虚才是!

        竟然还想对三岁妹妹动手,以大欺小、恃强凌弱,还打女郎!简直顽劣不堪!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不是个有心胸有脑子的!以后面儿上情就是了,不可跟他单独接触!”

        盛苑心说这不就是现实版不让跟傻子玩儿么!

        见自家大人越说越生气,再说下去怕是要出去揍人了,忙不迭点头说好:“我以后都不跟他玩儿了!”

        小闺女如此懂事,郑氏后怕的抱着她亲亲:“我家苑姐儿就是聪明,不但转危为安,还给他一击,让他以后都不敢轻易小瞧你,真好!”

        盛苑被夸的飘飘然,得意的将静阁先生出现前后说给爹娘听。

        很快,盛三爷就找出许多条让他爹气炸的理由了。

        “……”果然,他爹很狡猾啊!

        竟然想从孙女儿言语里找出打儿子的理由!

        心里也给老爷子记下一笔,盛向浔立刻应和小闺女:“你说的这个静阁先生爹清楚,要是他不离开云栖书院,书院也不会有现在十几个副学院的声势,虽说不是主攻科考,但是像是太医院、工部、兵部等处亦需要他们输送人才,只要考上举人就能上任。毕竟不是谁都能走到殿试那一步的。”

        “可是乡试也不容易啊!更多的还是考不上举人吧?”盛苑觉得划线太高很容易流失人才。

        可盛向浔不这样想:“要这样说考上秀才也不容易啊!就算标准降低,中央朝堂官员名额有限,自然要接受最优秀的人才,至于其他的人,现在能上云栖书院的家世都很好,他们或于府里自己研究,或者到地方任职都可以,更何况也不是谁都有心走仕途啊。”

        盛苑点点头,刚想说也对,就听院子里有动静,听声响……竟是姐姐回来了?

        这样早?

        小家伙儿抻着脖子往外瞧,她爹娘也惊奇的站起来去迎。

        “姐姐!”盛苑看着眼前嘴角儿有些泼皮儿的姐姐,登时大呼小叫起来,“你是不是又跟同学打架了!”

        盛蒽没好气儿的瞪她一眼。

        盛苑赶紧缩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愤怒中的姐姐好可怕。

        “这是怎么咯?”郑氏吓了一跳,赶紧喊嬷嬷去请大夫。

        盛三爷倒是有些习以为常,围着大闺女问了半晌,发现就是这点儿伤之后,便镇定下来:“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盛蒽朝她娘微笑着安抚两句,宣布:“我要说两件事。”

        盛苑挤到爹娘跟前儿竖起耳朵。

        盛蒽看着妹妹,朝她耸耸肩说:“鉴于书院今儿有人在场地上中暑晕倒,学院决定入秋以后再开放给学生们比赛了。”

        “延期咯?”盛苑掰着小手算过之后,发现又要等好久,登时直叹气,“还要跟屿哥儿和卢晟写信!”

        盛蒽陪着她叹口气,便说起第二件事:“我让夫子听课两天,爹爹明儿要过去一趟了。”

        “又请家长啊!”盛三爷似笑非笑看着大闺女,“这次又为的什么呢?”

        郑氏也对大闺女感到头疼:“小郎君都没你这么能折腾!”

        盛蒽不服气:“又不是我主动惹事儿的!他们男同学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能忍?”

        她说着话打开书箱,找到直学给他们下发的请家长书函,递给她爹,气嘟嘟说:“都是丁字班的男生找事儿!”

        丁字班,盛苑清楚。

        实际上,现在官学书院基本上都按照甲乙丙丁戊划分。

        准备会试的举人们在甲字号的班级备考,他们一般还兼任书院里的教学工作,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彼此切磋,在书阁里读书、接受山长和教授的专门指导,参加书院的模拟预考。

        而准备乡试的秀才们则在乙字号的班级攻读备考,和举人们相似,他们主要兼任幼学和蒙学的教学工作,参加书院的每旬考试,接受师长的专职辅导。

        至于准备参加童生试的学生们则在丙字号的班级读书,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

        以上三个字号儿各有五六个小班,根据成绩排名安排进去,因为都是有正经学业要完成的,所以和幼学、蒙学的学生鲜少接触,毕竟从幼学到蒙学要淘汰一部分人,从蒙学到参加童生试的丙字班亦要淘汰大半学生。

        至于常和盛蒽她们发生冲突的丁字班,就是七岁到十岁小童就读的蒙学班。

        书院里能见到女童的,就在代表幼学的戊字班和丁字班。

        只因戊字班学生太小,所以很少发生冲突。

        “他们又闹事?”盛向浔眯着眼,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上条奏疏建议陛下严格规范那些男生。

        盛蒽点点头,脸色也不大好看:“只因我们想要重新设计女童学服,他们就讥笑我们,说我们穿着现在的书生服就是沐猴而冠,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还说我们就不该重新设计学服,襦裙半臂有伤学堂之雅,武夫装扮更失文人气度!”

        好么,这两条简直是对盛蒽量身定做的,将她全给骂进去了。

        她能忍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