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盛苑有感悟

第一百章:盛苑有感悟

        “是啊。”盛国公想起好友的经历,也不禁感慨,“静阁先生的确算上是大半生顺遂了,他应该较很多人都快乐哩!”

        盛苑眨巴着眼睛:“太幸福的人快乐的标准就很高,很难让他们因为简单的事情就发自内心的快乐。”

        盛国公没想到小家伙儿感悟还挺深刻,想到之前从三儿子那里问来的,惊诧的问:“这些也是你从史书上得来的感悟?”

        盛苑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认真的表示:“主要还是从生活中感悟得来的。”

        这么点儿大的小东西张口闭口就是生活感悟,盛国公忍笑忍的艰难,抱着盛苑的胳膊都颤悠悠的了。

        “真哒!”大概盛苑也清楚自己太小,可信度不高,立刻举例说明,“就像是对弈,棋艺差的稍微吃了别人一个子儿,都会高兴的偷笑呢!可是棋艺高的人,就算是百战百胜,其愉悦程度都未必比前者高。”

        她可能是觉得自己举的例子有些宽泛,于是看着盛国公,就地取材:“就像祖父您,喜欢品鉴古玩,府里随随便便就能翻到大燕时的古物,故而前些时候得了陈朝御制瓷瓶时,眼皮都没抬;反而是看见汉时陶器高兴的合不拢嘴,这不就是快乐标准提高的表现么!”

        盛苑说完,还自己肯定自己的点点头,感觉这次距离的例子比较合适,却没发现她祖父脸有些黑了。

        何为眼皮都没抬?何为合不拢嘴?

        这能是小孩子想出来的词儿?一听就是他那不肖子的闲话!

        好啊,这小子定是没事儿就跟孩子跟前儿叨咕他呢!

        盛国公的脸都要气黑了。

        盛苑倒是没发现,她骨碌碌想着坏主意呢!

        “人要开心快乐才能更加康健,爹爹说以后女郎亦能科举,静阁先生可得好好儿的看着,朝堂上越来越多女郎步步高登,抢了他徒子徒孙的位子,让他被事实抨击的灰头土脸!”

        小家伙儿晃悠着拳头,脑补着静阁先生脸红羞愧的样子!

        盛国公没想到这小家伙儿气性还不小,这是记仇呢?

        “静阁先生虽好,不见得适合你,好先生多的是,你才多大,慢慢儿寻着就是了!”盛国公觉得小家伙儿心胸放开些多好,为这些生气不值当啊。

        “我不是因为他不收我为徒才生气的!师生名分是一辈子的事儿,就该双向选择,免得误己误人。我今儿才认识他,对他知之不多,才不会为此生气呢!”

        盛苑拍着自己小胸脯儿,认真的盯着她祖父,力图让他纠正对她肚量的错误认知:“人家心胸可开阔呢!可以千帆远行哒!”

        她说的认真,盛国公憋着笑点头。

        “哼!我就是认为他忒小瞧人了!言语听着有理,可是仔细想想不就是不看好?认为没意义,才不乐意将精力放在其上,这样事不关己,那不就是不支持?说不定他还心里暗搓搓反对呢!”

        “诶!不好这样随意揣测别人的!”盛国公轻轻捏了捏小家伙儿气鼓鼓的脸颊,笑说,“哪能这样绝对?不明确的支持就是明确不支持?”

        盛苑没想到祖父还给静阁先生说话,登时噘着嘴说:“虽然绝对不对,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就是这样想的!”

        小家伙儿倔犟起来很有坚持。

        盛国公倒是喜欢这小家伙儿的脾气,小孩子们就该有些个性。

        “好吧!好吧!那咱就当他这样想好了。”盛国公熟练的使出迁就功夫,毕竟好友不在跟前儿,他说的话他也不清楚,就当哄孩子了。

        不过他很好奇:“可是,要是你蟾宫折桂的话,不是更能让静阁先生后悔不迭?怎么指望旁的女郎呢?”

        盛苑听他提蟾宫折桂,小脸儿立刻浮现出“这怎么可能”的表情,把盛国公看的竟气也不是乐也不是。

        偏偏小丫头还有自己的道理:“古人云,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只有女郎占据朝堂半壁江山,这样给静阁先生这类人的冲击感才更大!惟有让他们见识到女郎郎君无有不同,他们才会愈发后悔,为自己此时的偏见和短视后悔!”

        盛国公听出小丫头想顾左右而言他:“我是问你啊,你是不是要成为百花齐放的领头人呢?”

        盛苑赶紧摆手,很谦虚的说:“都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管是一甲还是朝臣,都是能者居之,我可能在里面就是微光处于日月之间,不敢逞强呢!”

        “……”盛国公看着小家伙儿连比划带说的格外认真,顿时有些无语。

        说真的,要不是晓得这小家伙儿她爹的做派,他说不得就信以为真咯。

        “这不就是想躲懒?”盛国公果断揭穿孙女儿的心思,“你才多大呢?这都还没努力呢,就想着怎么不努力了?”

        定是他那不肖子起的头儿!

        “躲懒不好么?”盛苑想着她爹说的话,稍微借用了他的些许道理,打算说服祖父,“像我们这样的聪明人能够大喇喇躲懒,不就说明海晏河清,江山太平,人才百出啊!”

        很好,盛国公从小孙女儿言语里捕捉到了关键词“我们”。

        他有理由相信,他那个三儿子就在这个“们”里!

        “阿嚏!”这大早上就打了好几个喷嚏的盛三爷揉揉鼻子,坐不住了,嘀咕,“是不是小丫头受欺负,所以念叨我呢!哟,该不会是喊着‘爹爹’求救了吧!”

        郑氏正摆弄着花枝呢,听他此言翻翻眼睛:“三爷,你要是想找孩子就直说,不用找借口的!难不成,我能拦着不让?”

        盛向浔咧着嘴朝郑氏傻笑,不过向外走的动作很明显,就是要找小闺女去。

        可他刚出了咏繁苑的大门,就见他爹抱着他家胖闺女打远处而来。

        嘿哟哟!老爷子花白鬓边戴着朵脸大的芍药,手里还拿着花枝逗怀里的胖娃娃!见到孩子咯咯咯笑,自己也乐得一张老脸尽是皱纹,啧啧啧,这样子简直就让人没眼看啊!

        盛向浔心里腹诽着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