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盛苑的胜利

第九十八章:盛苑的胜利

        作为手持最小牌的盛苑,每次都要等到最后才能出牌。

        游戏的前八轮儿是这样进行的:

        盛晷作为每轮第一个出牌的人,依次将空白牌设计成:【打劫商船→招兵买马→和巡城官交好→巩固心腹忠诚→开发更多海岛→将匪徒军队化→找出可淘汰的人→将可用之人撤退,和巡城官设计攻岛路线】

        而盛苑则每次都在最后念出自己设计的牌:【和盛晓这个匪徒套近乎,认其当大哥→随着匪徒打劫商船、跟着匪徒一起训练→为保证海岛上的用药需求,带领岛民种植药材→主动帮账房算账,帮着照顾老人小孩→帮助海岛训练信鸽鹰隼→巡视海岛,承接搬运工作→跟大哥出岛采买,帮出去贿赂巡城官的大哥放哨→在海岛的厨房做事】

        至此,就剩最后一轮牌了。

        盛晷双指捏着牌在盛苑眼前晃了晃,扬着眉得意的佯作好心劝告:“九妹啊,你等会儿可别哭哦!”

        说着,特意放慢速度将最后一张牌压在堆叠起来的牌上,他看着盛苑笑说:“我留下了像你这样的小角色作为诱饵,带着五弟这样的心腹一起转移到其他岛上,而你们被剿灭之际,就是六弟这个巡城官立功之时!”

        他说完这些,又抚掌轻笑:“小家伙儿,哥哥我教你个乖,你就是跟岛上那些小角色都打成了一片又能如何?就是掌握了岛上的生产经营又有何用?不过是带着你的人一起为我们分忧解愁而已!”

        如此言过,他朗声笑起来。

        “四弟噤声!”裁判盛晰怕他真把小九娘气哭了,低声提醒他适可而止。

        四弟的这么复杂,三岁多的孩子能听懂?

        说实话,小九娘这么点儿大就能清晰的将逻辑捋顺,已经叫他大吃一惊大开眼界了。

        可以说,这小家伙儿就算是输,也是虽败犹荣!

        他很不理解盛晷是怎么想的,赢小孩儿很光彩啊?

        “好吧,我不说,我等着她认输。”盛晷耸耸肩,饶有兴趣的看向盛苑,就等着小胖孩儿哇哇大哭呢!等回去,他就给大妹小妹讲讲这丫头的糗事,也好让她们心里舒服些。

        他这样想着,就催促两个堂弟快些出牌,赶紧出了牌,盛苑那小丫头也好赶紧认输啊!

        和他的兴奋言多不同,盛苑自从开始出牌就少言少语,哪怕这个堂哥数次挑衅,也只是冷眼旁看。

        “我跟匪首顺利离岛。”盛晓朝小堂妹歉意的笑了笑,将牌出掉。

        紧接着就是盛暄递出牌,朝着盛苑挠头憨笑:“我带兵上岛围剿。”

        这样的情形,怎样看盛苑都输定了。

        大姐盛芝和堂哥盛晰都做好了哄小孩儿的准备。

        倒是盛葶有些犹豫的看着一直表情平静的盛苑。

        她是觉着这丫头再诡计多端……哦,不不不,是智计百出,对,就是智计百出!可她也才三岁,虽说推牌简单,也不至于反败为胜啊。

        可她又转念一想,这丫头现在的镇定样儿就不像小孩子!于是,心里又有些没底儿。

        这时,盛晷已经让盛苑赶紧举手投降:“你这牌出不出,都没有意义了。”

        “谁说的!”盛苑站起来,举着手里的牌,朝盛晷扬起头,黑黝黝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等我放上牌哒!”

        她拒绝了小遥的帮忙,特特踮起脚,费劲儿的将牌推到盛晷最后出的那张牌上。

        然后,她嬉笑着看看大家,拍着小手跺着脚,开始了她的快板儿表演:

        “哼!四、堂、哥,你别高兴太早,早有巡捕等在了海岛;

        你藏的那些金、你隐的那些宝,战船武器全都被上报。

        心腹怎么样?下属有多好?整整齐齐一起去大牢!

        还有巡城官,你得意的太早,你带兵上岛就进入了圈套!

        贪污又受贿,商贾恨不少;百姓们不满,同僚苦思考。

        计划很缜密,配合也周到,天罗地网布,你还想要功劳?

        四哥话没错,全都一网捞,从此海波平,再无恶浪高!”

        “噗!!!”

        “哈哈哈哈哈!”

        盛芝盛晰几人让盛苑的表演逗的捧腹大笑。

        这小孩儿可太逗看咯!

        白胖的小圆子在眼前又蹦又跳不说,竟还言语逗趣、合辙押韵,那双肉呼呼的小手儿打着拍子,让他们也忍不住跟着拍手唱和。

        盛葶眼眸闪过“果然如此”几个大字,心说,果然大魔王小时候是小魔王,不是她能招惹的啊!

        盛暄和盛晓虽然让小九妹给编排进去了,却不生气,反而被这小丫头的急智给惊羡了。

        倒是盛晷想笑又笑不出,也不是不服气,他很好奇她怎么做到的?

        他拽着当裁判和评分员的哥哥姐姐妹妹,找盛苑要说法:“你要是能说出个所以然,我就认输!”

        盛苑才不怕,她这小孩儿生性要强,是不可能在游戏上蒙人的!

        “四堂哥,你让我说清楚,没问题,可你要先忘记对我的讨厌。

        我此刻就是个平平无奇不起眼儿的小角色,对于你而言是没有威胁的,你等闲不会注意到我。这是最关键的,没问题吧?”

        盛苑虽然是对盛晷说的,但是看的却是盛晰和盛芝。

        他俩颔首认可:“理论上很合理。”

        盛葶也跟着说:“行得通。”

        盛晷哼了声没反对。

        盛苑这才眉开眼笑的说:“我只要给五堂哥这个匪首的心腹做小弟,就可以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将来也好跟着出岛。

        我跟着出海打劫、进行训练,是为了熟悉海岛的行事风格和路线,也好打探匪徒的武力和武器的具体情况。

        至于种药材,自然是为了将药翻匪徒的药剂自产自用啊!这样才不会被怀疑。

        像是做账和照顾老幼,那是为了清楚匪岛经济财力,清楚匪盗逃转情况,毕竟小孩子是匪岛的重要资源。

        训练信鸽鹰隼,自然是为了方便和外面联系;巡视、搬运,是为了弄清岛上情况,也好猜出匪盗其他藏身之所。

        至于出岛采买,自然是要和伺机找到正义的剿匪官,向其投诚啊!”

        盛苑说到最后,用和盛晷如出一辙的得意样儿,朝他笑:“做帮厨是为了找机会下药!只要控制好度,你们抵达目的地时,就要手脚发软无力咯,也算是保护巡捕官兵不受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