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提要求

第九十七章:提要求

        盛苑看看盛晓那张“匪徒”牌,又低头看看自己手里这张“不起眼的小角色”牌,直觉不如对方大。

        “你这个是水匪这边儿的,肯定不如匪徒大啊!小角色……哈哈,人家都不给你安排活计,肯定是哪里需要哪里用的咯!”

        盛晷拍手哈哈叫好。

        盛苑却气得想要呲奶牙。

        “哈哈,我这个是匪首。”盛晷得意的拿着牌在盛苑眼前晃了晃,让她看清上面的图像和名字,乐呵呵的朝她摇晃着头。

        “哼!”盛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成了她的领导,登时鼓着双颊。

        【不气!不气!不气!宿主,你想想,领导也不都和员工合得来,对不对?很多员工恨不能将领导揍成猪头,不也得听人家安排?想开点儿!想开点儿,游戏而已啊!】

        系统看着正开心呢,发现盛苑气得想要耍赖,忙不迭安慰,生怕她撂挑子不玩儿了!它都没看过瘾!

        听系统这么一说,盛苑的情绪平稳很多。

        盛晰也跟她说:“没事儿,游戏规定手里拿牌最小的玩家,可以额外要个福利。”

        “福利?什么都可以啊?”盛苑眼前一亮。

        盛晰笑着颔首:“对啊!不过需要等到事件牌出来之后再说!”

        “好哒!”盛苑美滋滋的朝盛晷扬了扬牌。

        盛晷也不甘示弱,忙不迭要求:“既然我有两个手下,我就可以凭级别将五弟定位心腹!”

        盛晰虽然心里有些偏向盛苑,但是对于盛晷的要求还是予以了肯定。

        对此,评分员盛芝盛葶都无意见。

        盛苑一看就晓得这是盛晷故意刁难她!

        小家伙儿倔犟的看过去,挥着小拳头表示不在乎。

        哼,排挤就排挤!只要脸皮厚,排挤当享受!

        “事件牌很简单,就是里应外合拿下匪岛!”

        盛晰宣布完,别人还咂摸呢,盛苑就捧腹笑起来:“哈哈哈,里应外合!说明六哥和我有一个是线人!但问题是我这个是不起眼的小角色,根本进不去大人物的眼!所以答案显而易见,线人是六哥!”

        “哈哈哈,四哥你真会选哦!”盛苑乐不可支的朝盛晷扒拉眼睑,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才不是呢!”盛晷也是个不服输的,扭头要求盛芝盛葶一起评判,“我跟五弟才是里应外合!”

        “嘎?!”盛苑赶紧说,“你说你这个匪首是线人?三哥,这不能算!”

        盛晰也提醒说:“四弟,即使是游戏也要逻辑合理。”

        盛晷翻翻眼:“三哥,你不要这小胖……”

        剩下的话在盛晰的目光里顿住了。

        他只好改口:“你不要这小家伙儿说啥就是啥,谁说我是线人了!我是说,巡城官是我的人啊!让我给买通了不行?”

        盛苑没想到这家伙这样坏,竟然把她孤立起来,他自己官匪通吃成了赢家,登时不乐意,非要分化他们:“那六哥哥是线人!”

        “他是我的心腹,怎么能是线人!”盛晷岂能让她轻易分化,立刻摇头让她不要想。

        盛苑不服气了,嚷嚷着要裁判和评分员评评理:“他们都是一拨儿的,那我不就成了线人?他们官匪合作,那我还怎么赢!”

        盛晷生怕三哥和姐妹们被说动,忙不迭补充:“我又没说她一定是线人,她若是乐意,那就当匪岛上无名小徒不就成了!”

        盛苑听得想撂挑子:“四个人全是一拨儿的?那就不用玩儿了,准赢啊!你是匪首,从功劳上看,你也赢了我!我才不服呢!”

        “那你想怎么着?”盛晷清楚这小丫头不好对付,没打算不给她赢的可能。

        “我不当线人,但是要有一支不受水匪收买的队伍!”盛苑小心思盘算的噼里啪啦响。

        盛苑根本不怕盛晷清楚她打着盘算!

        她这个小孩儿光明磊落着呢!

        “可以。”盛晰和盛芝盛葶略微商量了一下就答应了。

        至此,游戏可以开始了。

        领到空白牌的盛苑,摩拳擦掌的跟裁判举起手来:“四哥,我要福利!”

        “好。”本就是之前说清楚的,便是盛晷也不好反对,故而盛晰很大方的表示盛苑可以提出要求。

        “我要自由选择职业和转换职业的权利!”

        “不合理!”盛晷想都没想,立刻反对。

        在他看来不需要多想,只要是盛苑这个对手提出来的,他反对就是了。

        盛苑赶紧辩解:“很合理的!因为既然四个人是一拨儿的,要想赢你,只有内讧将你从匪首位置踢下去!所以我要求有这个权利,只有不停的历练,认识更多的人,才能说服他们将你这个暴躁爱打人的匪首推翻!”

        小家伙儿说的真情实感,看样子根本没忘盛晷刚刚差点儿打她这件事儿!

        “可以。”不等盛晷反对,盛晰点头承认她这要求有效。

        “三哥!这怎么能通过?”盛晷恨不能把堂哥说服,让小家伙儿不能投机取巧。

        这次,盛晰还没说话,盛芝就点明:“这小角色,也可以是新人,新人总要历练,所以将最基本的活计都尝试接触一些也是可能啊。”

        她这样说,盛晰点头赞成:“大姐这话就是我想说的。”

        “……”盛晷还想争取,可感受到俩堂弟一左一右扯了扯他衣袖,他可算又想起对手是个三岁小孩儿了,只能点点头,好吧,也成!

        “哼!”盛苑志得意满的点点头,小手儿一挥,准备开始她的表演!

        见她这样,盛晷也跟着哼了一声,扭头跟俩堂弟说清楚:“你们可不许放水啊!”

        盛暄盛晓无语的翻翻眼,心说,这么多人里可能就你和小九儿最认真了!

        问题是你一个快要束发的大孩子,跟个小童放到一起并排,脸不红?

        当然,心里虽这样想,可是也不好这样直说,毕竟他们可不是小女郎,惹得这位发脾气了,他们挨了揍,真真就是白挨,就像小九妹说的那样,哥哥打弟弟,打就打了,难不成还能反打过去?

        “好咯!游戏……开始!”盛晷的话打断了俩堂弟的心绪,他将九张空白牌快手抹成扇形,看着盛苑的眼里滋滋啦啦闪烁着火花。

        “开始!”盛苑不甘示弱,当着他面儿一张一张的将空白牌放到桌面上。

        两股视线瞬间胶着在一起,谁都不肯退让!

        一场牌战,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