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盛苑可不怕

第九十六章:盛苑可不怕

        最开始想要保护这只雏鸟的众人:“……”

        谁能想到,这么点儿大的小东西,竟然安排的明明白白。

        盛晷气乐了!

        行,够嚣张!

        要不是听到她提起他父亲,生怕因为他惹事儿引得他爹娘吵架,他能怕她啊!

        就算是挨揍,也先出气才好!

        “都是一府里的兄弟姊妹,何必闹的不愉快!”盛芝推了盛晷一下,便笑着过去,牵着盛苑小手,说,“来来来,咱们刚玩儿推牌呢,你要不要跟着一起玩儿?”

        “推牌?那是什么?”盛苑气来的快,去的也不慢,这会儿听说有新鲜的棋牌,登时忘了跟盛晷较劲儿,好奇的踮起脚往游廊的石桌看去。

        大家见她小脸儿变得忒快,不禁啧啧称奇。

        就连盛晷见了,都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这小东西可能还不到长记性的时候,这么点儿大,如同小动物一般,还算不得个人!他这个半大的人何必和她计较?丢份儿!

        心里后悔的盛晷在五弟盛晓的提醒下,慢步跟了过去。

        “推牌很简单,主要是裁判、评分员和推牌的人组成。”盛芝让弟弟妹妹们坐好后,跟盛苑介绍起这游戏的玩儿法。

        “推牌有好几种分类,游戏最开始,由评分员抽牌,抽到哪组,推牌的人就从哪组里抽牌。”

        盛芝将分组牌给盛苑瞧,从普通牌到升级牌,种类繁多,足足有十几组!

        盛苑恍然的点点头,巴巴儿的睁着眼睛继续听。

        盛芝见她可爱,忍不住摸摸她脑袋:“每组牌又分为身份牌、空白牌以及事件牌。

        具体步骤就是,推牌的人抽到哪个身份,就要充当代表该身份的角色;待到抽出事件牌,推牌的玩家就可以以这个事件为最终目的,通过九张空白牌一步步行事,到最后,能够顺理成章达成事件目的,就算胜利。”

        “评分员是评分的?”盛苑注意到评分员也有自己的牌,上面还写满了字呢!

        盛芝笑着颔首:“是也不是,因为这种牌在游戏过程中自主性很强,所以裁判就是判定玩家行为合不合理;而评分员则是裁决裁判的认定是不是合理的人,她们和裁判手里的牌都写着规则,也可以随游戏进展而增加规则。”

        “哦,我懂了!”盛苑觉得很好玩儿,打算回去就介绍给姐姐。

        小家伙还盘算呢,到时候让杨嬷嬷做裁判,小遥知语她们几个做评分员,她、爹、娘和姐姐参与游戏!

        唔,推牌是吧?她等会儿就叫小遥买去!

        小家伙儿只觉开心,不想盛晷一边收牌一边冷笑:“丁点儿大的孩子认字了么?就跟这儿大放厥词?还懂了!你以为懂了就会玩儿啊!”

        “你别看低人!谁说我不认字!我肯定会玩儿!”盛苑不服气,撸起袖子就要参与进去,“哼哼,看我赢了你的!”

        “嘁!我不和你玩儿,免得你哭鼻子!”盛晷摇摇头,直撇嘴。

        那小瞧人的样子,把盛苑气得头发都要立起来了:“不玩儿就不玩儿,我和其他哥哥姐姐玩儿。”

        盛苑拱着小手,跟其余的五个哥哥姐姐卖萌,让人家陪她玩儿。

        “四个推牌人,一个裁判一个评分员?”盛晰很给面子,和大姐盛芝说,“评分员也不是必须多人,就像咱之前那样玩也行。”

        盛芝也没想着赢盛苑,就当陪小孩儿玩儿了,反正都是打发时间,逗逗小孩儿也不错。

        她是大姐,盛晰又是几个郎君里最大的,这俩人起了头,旁人自然应和。

        “等等!我也参加!”盛晷没想到大家竟然将他排除在外,立刻不答应了。

        他看着小豆丁胜券在握的样子,就想把她气哭,也算给自己出口气!到时候他要看看,她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能凭着可爱漂亮把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哄的这样疼她不!

        盛芝看着盛晷跟孩子较真儿的架势,有些头疼。

        只因二伯母就这么个嫡子,所以将他宠的很不像样,明明十二岁的郎君了,行事举止却幼稚之极,做什么都随心随性,任性起来就跟五六岁的孩童一般!

        因着大房二房之间的关系,她也不好多说,只能分出注意力看着他些:“那我就当评分员吧!”

        “我也要当评分员!”盛葶刚刚虽然借机摸了摸盛苑的小脸儿,可是一对上她好看的眼睛,她的心就提了起来。

        盛晰见大家这样,便主动拿起裁判卡表示:“我当裁判好咯!”

        盛苑只要有的玩儿,谁当对手都没关系,点点头,和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六堂哥盛暄、五堂哥盛晓打了声招呼,就等着发牌了。

        “那么……第一组游戏开始。”

        盛晰将牌递给盛芝抽取。

        盛芝也不含糊,抽出牌后惊诧的看了看,笑着对盛苑宣布:“这次的组牌是官匪。”

        “这是个大类别,需要四妹妹再抽一个小分类。”盛晰说着话又拿出一组更厚的牌,递给盛葶。

        盛葶抽取出来递给盛晰。

        “这是水匪啊?”盛晰点点头,大致跟盛苑讲了下规则。

        大意就是官府捉拿水匪的过程,只不知大家是怎么个身份。

        “都来抽身份卡吧,谁先来?”盛晰本来想要让盛晷主动照顾盛苑的,哪想到小家伙儿谁都不用,竟然直接举起手来,很积极的表示,“我来我来!小孩子先来!”

        “……”没想到着小家伙儿如此主动,盛晰好笑之余,又有些羡慕这孩子脾气。

        “诶?不起眼的小角色?”盛苑没想到自己第一抽竟然成了小角色!

        “你这是水匪这边儿的!”盛暄凑过去看了一眼,给盛苑指着牌上的小字提醒。

        “哦。”盛苑没玩儿过,也不知她这牌是好是差,只能静静的看着三个堂哥抽牌。

        “我这个是巡城官。”盛暄不好意思的朝盛苑笑了笑。

        盛苑心说好像比她这个高啊,立刻将小脑袋转向盛晓。

        盛晓见了赶紧将牌递给她看:“我这个是匪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