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闲叙

第九十四章:闲叙

        晚上该睡觉了,盛三爷打算亲自送闺女们回屋,哪想到小闺女却抱着床柱撒泼:“不要!不要!不要!”

        盛三爷一脸问号儿:“???”

        “劳问一声,这是怎个意思?”

        盛苑四仰八叉的躺人家床上,揉揉眼睛表示她今儿不走了!

        “……”盛三爷惊了,“你要跟我们睡?”

        要是平时他也就答应了,可问题是今儿折腾了一天!又上山又下山,还有这么个激情晚宴,一通折腾下来,这孩子晚晌不定怎么折腾呢!

        他不是没被小闺女的胖拳头砸中过!

        “要不明儿再说?”盛三爷决计是不想再体会早上醒来嘴里塞着胖脚丫儿的感受了。

        “哼!就不走!就不走!就不走!”

        盛苑也是睏得不行了,根本听不进去,见大人没有立刻答应她的要求,登时在床上打起滚儿来,边滚着边哇哇哭,顷刻间就从床头滚到了床尾,从墙边儿滚到了床边儿。

        这小东西似藕般圆胖的胳膊腿儿还时不时的落在床上,咚咚咚的,听得她爹娘和姐姐都怕床榻了。

        再看看这小家伙儿干打雷没下雨的样儿,一家三口无语之极。

        盛蒽打着哈欠,摇头摆手表示:“不成!不成了!我太累了,得睡觉去了!这小家伙儿你们看着办吧!”

        盛三爷见大闺女睏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还边走边打瞌睡,很是吓了一跳,忙不迭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旋风般往她小院儿跑去。

        盛苑见没动静了,悄悄儿睁开眼。

        就见娘亲坐在跟前儿,笑吟吟看着她。

        盛苑乌溜溜大眼睛转了转,立刻爬起来凑过去,搂着娘亲脖子晃悠,边晃悠还边拿小脸儿贴贴。

        她这招儿最好用咧!

        果然,她娘只是搂着她使劲儿亲了亲,便摇晃着她睡觉觉了。

        【宿主,你睡吧,我准备好咯!】系统表示就绪,只要他爹娘说话,它就转播给她听。

        盛苑点点头,在系统的帮助下,看转播一点儿不影响睡眠!

        【其实你回屋一样可以看转播哒!】系统让盛苑哄的,倒是没觉得用学习空间看转播有什么问题,只是不解她怎么费那么大劲儿留在这儿。

        盛苑眼皮渐渐合上,迷迷糊糊回了句:“我在这儿,爹娘才更容易谈论我啊!我就能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今儿这事儿罚我咯!”

        好么,敢情她还是心虚了!

        盛三爷回来时,床已经铺好,小闺女以拳抱头的姿势呼呼大睡。

        “真睡着了?”盛三爷凑过去小声问,说着话,就要用手指戳小闺女的肚肚。

        只不过手刚伸过去就让郑氏给打了:“你这是闲的啊?把她闹醒了,你给哄?”

        本来只是手欠的盛三爷,顿时想起闺女嗷嗷哭的他耳朵生疼的感受,不由一个激灵,赶紧溜走了。

        夫妻俩洗漱完毕,躺在盛苑左右,看着小家伙儿睡出了口水,只觉可爱非常。

        俩人暂无睏意,便小声说起了盛国公府如今的形势。

        “席间,梁夫人的态度……你瞅见了没?”

        盛向浔见郑氏眸波潋滟,握着妻子的手,摇头:“我只注意二哥和四弟五弟了。”

        大概是凌空握手有些累,这两口子干脆将牵着的手放在盛苑的小肚肚上。

        “你是没瞧见,二哥竟认为六姐儿闹出来的事儿是四弟五弟搞的!”

        盛向浔想想就想乐,要不是小闺女在这儿,他真要笑出声。

        郑氏嗔了他一眼:“人家就不怀疑你了?”

        “放心,就算起疑也会很快散去。”对此,盛向浔还是很有把握的,“我连换个差事都不乐意,怎么会再兼任个山长呢?”

        这人懒到兄弟找怀疑对象都把他排除了,还挺得意啊?

        郑氏无语了,摇摇头:“你那几个兄弟,现在连书院山长之位都要争……由小看大,他们以后的关系怕是要紧张了!这还是老爷子硬朗着呢!且看着吧,前有兄弟钩心,后有夫人斗法,这府里要热闹了!”

        盛向浔叹气:“就怕常、梁互斗之余,把手伸向大哥。”

        “不至于吧?她们有这能量?”郑氏觉得皇后位置稳固,就算她们把大房从世子位子上斗下来,那也是便宜三房,她们吃饱了撑的为三房做嫁衣裳?

        “许是我想多了。”盛向浔如此说,两弯眉却蹙着,“可若是她们使人从大哥公差上下手……京都按察使司是什么地方?

        那是监察官员是不是廉洁是不是勤政的,大哥这个副使,那更是负责巡查官员、兵备、水利等等细则事务的,但凡有个行贿受贿,让人捏住把柄,就够他呛!若是有了污点,事大事小还不好操作?

        若是大哥出了问题,爵位承继就有了争取的可能。按序继承,是该轮到我,可是对付我,她们未必没有办法,真要这样倒是烦不胜烦!”

        一个世袭国公之位,足以让很多人忘记风险。

        郑氏听着就打怵:“三郎,你说我们搬出去如何?”

        盛向浔也想啊:“可问题是,除非我出京外任,不然老爷子那儿就说不通。可问题是,就算是能到外地赴任,昕哥儿没多久就回京乡试,好容易一家子团聚,你舍得分开?”

        “……”郑氏噎了噎,没好气儿的瞪他一眼。

        盛向浔挠挠头,安慰说:“其实你这样想,搬出去也不影响继承啊,除非我明确说放弃继承。可大哥的世子之位平稳,我忽然跟大家表态说不争……就是大哥都得心里犯嘀咕!”

        “还真是。”郑氏也觉不妥,“只好盼着你大哥本事足够咯。”

        盛向浔对他大哥城府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从小儿主意就多,想要算计他也不容易,赶回来我给他提个醒,就更不容易上当了。”

        郑氏点点头:“幸好蒽姐儿苑姐儿都不在家学读书……哦,对了,那个六姐儿是怎么回事儿?才多大呢,心思就这样毒?以后我不让她进院儿,你可别有意见!”

        她倒是不在乎旁人嫉妒她们夫妻感情和美,她是厌恶对方打她小女儿的主意!哪怕盛菡是个六岁的小孩儿,她依然不想原谅。

        盛向浔自然说好,他这人性子冷,除却自己生的,对旁的孩子从不稀罕,就算是大房的侄子侄女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