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杨氏苦心教女

第九十三章:杨氏苦心教女

        盛葶低头掩去眼底的一抹幽光。

        她生来无忧无虑,从来没有大志,只想平平安安生活。

        每日写写话本文章,琢磨丹青古玩,再有乐趣相投的夫君陪伴,足矣!

        可是盛菡太能折腾了!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谋算了亲堂姐的亲事还不算,竟然还要把盛蒽推进火坑!

        要是她们好拿捏也就算了,偏偏盛蒽盛菡都不是软柿子,那盛菡行事更为可怖!

        她们的报复,她跟着受过一次连累就够了,她绝对不想再受第二次!

        为今之计,只能将盛菡先按下去。

        以她对祖母的了解,今儿这事儿就算二房不当真,她祖母那儿也说不过去!十有八九是要被祖母找人看管着学规矩的。

        只要她被看管住了,那以后行动坐卧皆不自由,真到上辈子那天,任她诸多想法,她又如何见得了皇子皇孙?

        只要盛蒽顺顺利利嫁出去,届时风暴自平!

        就算以后盛菡再有动作,也只是盛蒽盛菡之间的私怨,定不会再牵连到她这个隔房的堂姐身上!

        虽说祖母喜欢二叔多于她爹,可是孙女儿里,却是疼她过于盛菡的,只要她时不时敲敲边鼓,盛菡自有嬷嬷教导。

        盛葶这样想着,心里安稳许多,只是悄悄跟盛菡道了个歉:对不住了,我只是想好好过日子而已,谁让你忒不安稳呢!

        盛蔷回到五房院子,心知自己之前撺掇盛菡的事儿肯定得有个说道,她干脆自己搬着凳子坐好,等她娘亲教训。

        五少夫人杨氏再有多少责问,见到她这样儿,也只能噎了回去,到最后轻轻地拍她两巴掌,顺手点点她额头,没好气儿的说:“你虽比四丫头小,可你们是同岁,你看看人家说的那些话,你再想想你说的!何至于呢!”

        “我就是不服气!”盛蔷红着眼低哼,“都是嫡房姊妹,凭啥盛苑盛蒽家里清静?要是原本同二伯四伯家一样也就算了!”

        杨氏看她这样,心里愈发酸楚:“可你能怎么办?我这辈子注定只有你和你弟弟,你祖母心气儿高,看着一大家子人跟她有关的只有这么仨瓜俩枣,心里肯定不舒坦啊!”

        “她不舒坦就能跟您找事儿?!”

        “噤声!”杨氏被女儿的话吓了一跳,忙不迭捂着她嘴,轻轻地拍她肩膀教训,“你这孩子!这话是你能说的?要是教她知道,定要罚你不可!”

        她最是清楚婆婆是个怎样的人,不能说面慈心苦,也是个冷情的。

        她就这么俩孩子,哪个叫她罚了,她都得心碎!

        “哼!”盛蔷吸着鼻子,将头倚在她娘怀里,眼眶的泪珠快要滚下来。

        杨氏叹着气,搂着她轻摇:“你说,你怎么不嫉妒盛芝呢?大房不也没有别人?”

        盛蔷没吭声。

        杨氏自说自话:“不一样!你看看,连你这个八岁小童都知道不一样!

        你莫要以为你三叔和你爹都是嫡出就能比了。

        不一样的,从来都不一样!”

        盛蔷委屈的瘪着嘴,无声的吧嗒吧嗒流眼泪。

        “好孩子,你听我说,这人呐,可不能攀比。”杨氏硬着心,将女儿推起来,一边给她擦泪,一边紧盯她眼眸低声说,“我嫁进这国公府的那天就清楚,府里需要我扮演鹣鲽情深,我就享受这份安心;

        府里需要进人,我就守着自己本分;再多的,除非你有本事有能力突破这个圈儿,不然,所有的不甘都会化为锁链,让你挣扎不脱反而越陷越深。”

        盛蒽鼻子泛酸:“可是……您不会不甘么?”

        “就算是不甘又能怎样?”杨氏苦笑着摊手问,“我能合离怎地?我若离开这里,你和你弟弟怎么办呢?”

        盛蔷被这个现实问题击倒,哑然之余泪水滚落愈快。

        杨氏叹着气,轻揽她肩膀:“这世道,要是只能在后宅打转,你就只能百年苦乐由他人……蔷儿,你要是不甘心,眼界就要放宽!

        明儿你跟我找你三伯母道个歉去,以后……以后你也出府读书吧!”

        “娘!”盛蔷惊诧的仰起头。

        杨氏笑了笑,抚着她头发:“我以前想差了,只想着让你管着你弟弟,你们姐弟感情好,以后他敬你怕你听你的,有什么事儿定能冲上前。

        现在看来,是我想差了,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最不会抛弃你的也还是你自己,我以为事事为你好,却不知这方天地太小,即使再疼你那又如何?

        反而让你失了气度!蔷儿,你记着,后院儿的阴谋诡计,看着好像很了不得,可是在行大事的人眼里,不过可笑可悲而已!

        要是我是你,就不看着自家姊妹吃醋,既然有机会站在外面,为何不去看看天有多宽地有多大呢?

        蔷儿,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要嫉妒,你嫉妒的过来?还不如放平心态高高兴兴。”

        杨氏说到这儿,自觉差不多,想想又低声叮嘱:“府里七姐儿和盛菡同岁,八姐儿五岁,都不算大但是都懂得明哲保身,她们是四房庶出,是同母姐妹,行动坐卧自然一致……你既不要拿她们作筏子,亦不要和她们很亲密,是个不错的亲戚就好。”

        盛蔷轻嗯了一声,说句好,又将脸贴在杨氏怀里。

        杨氏抚着她头,笑说:“只要你和你弟弟都能自立,也不求你们如何的出息,只要能自立豁达就好……就好。”

        各房都在谈话,盛苑这里也是一样。

        盛向浔抱着胖闺女,找她征讨玉佩无果,便开始清算:“你说说,你这坏丫头,真是啥都敢说!还给你六姐姐要小爹!”

        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看二哥脸色,果不其然,青咯!

        盛苑插着小腰扭着头,一副“不听不听宝宝就不听”的样子。

        郑氏看着好笑,扭头问大闺女:“你也是,就看着她胡闹?”

        盛蒽闻言,立刻瞪着眼睛控诉妹妹:“我想管来着!从开始我就想管的!可是妹妹她不让啊!她悄悄用手掐我大腿,您瞅瞅,都要青了!”

        郑氏赶紧低头一看……好吧,她原该清楚的,蒽姐儿这孩子向来夸张!只是微微发红,这就成了青啊?

        “那等沉淀一天,不就得青了啊!”盛蒽用实际行动表示她也可以叫盛有理。

        郑氏无语,只能喊杨嬷嬷给她拿药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