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陷阱

第八十八章:陷阱

        盛苑一觉儿睡醒,正迷瞪瞪的张着胳膊满处找人抱抱,就听她爹愉快的笑声在耳畔响起:“快清醒清醒!要有好吃的咯!今儿咱们要到安和堂吃宴庆祝咯!”

        吃宴=美食

        “!!!”盛苑犹如用凉帕子捂了脸一样,登时就清醒了。

        “吃好吃的去!”小家伙儿眼睛还没睁利索呢,就要蹦到地上。

        “……”盛向浔无语的看着小家伙儿蹦蹦跳跳的喊着丫鬟给她梳洗,心里很是纳闷,这小孩儿到底随谁啊?

        他自小可没有这样贪吃!

        盛苑兴奋归兴奋,可是小哈欠却是一个接一个。

        “宝宝累了啊!”郑氏看见了,忙安排丫鬟拿帕子用井水浸湿了,给小家伙儿擦擦。

        “吃饱了就觉觉!”脑子还有些晕晕沉沉的盛苑,说话倒像这么大小孩儿该有的样儿。

        “好!我们回来就觉觉啊!”盛向浔知道小闺女这一天多能折腾,怕她累着,干脆又一把把她抱起来,还不忘扭头问大闺女,“要不要爹爹也抱着蒽姐儿?”

        盛蒽赶紧摆手:“我自己能走的!”开玩笑,她是个大孩子,哪能像小不点儿那样没事儿就让大人抱来抱去的!多没面儿啊!

        “好吧!”盛向浔也不强求,走到院子里一边儿逗小闺女说话,一边儿等妻子。

        待到一家四口走向安和堂的时候,整座府邸灯火通明。

        夜色反倒像是这群灯的陪衬。

        盛苑在云栖山时有多活泼,此刻在爹怀里就有多老实,没办法,累的乏力啊!

        盛向浔鲜少见小闺女这样,忙对郑氏使眼色。

        郑氏看懂了,他这是让她看清楚,等回去之后画出来给他瞧,毕竟小闺女难得这样安静乖巧。

        “老三!”盛向涯在院子里见到他们进门,忙不迭将弟弟喊到回廊,轻声问,“书院之事,你可有打算?”

        盛向浔没想到大哥竟然想让他争取山长之位,登时摇头据实以告:“我是不要的!”

        盛向涯没想到其他几房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抢,他这个亲弟弟反倒主动远离,登时,怒其不争的说:“我不跟你说虚的,国公府的位置虽不能让,但不等于我不管你这个弟弟的未来;以后如何,我不多说,但是靠人不如靠己,先把能争取到的拿到最重要!

        府里,你是嫡次子,虽说礼法上老五也是嫡出,可问题是你长而他幼;有你们在,老二老四想争取是做梦;而有你在,老五只能靠后。”

        盛向浔闻言却不同意:“继承书院还要看嫡庶?你看着吧,老爷子心里早就有安排了,老二接手的可能最大!”

        对此,盛向涯心里未必不清楚,可是清楚却不等于放弃:“不争取怎能晓得无用?”

        盛向浔还是摇头说:“我是不想一直跟小孩子打交道的;只要想到要管理一书院叽叽喳喳的小孩儿,我头都大了。”

        “山长不用具体管理的,你安排妥当人手自然无忧!要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我帮你凑!”

        盛向涯还算有哥哥样儿,大包大揽保证:“肯定不会让你劳心劳力!”

        只可惜,盛向浔却仍旧不领情:“不要!我现在在翰林院呆的很好,才不要到外城寥寥人烟之所呆着。

        大哥,跟你说实话吧,我虽然爱偷懒,可也不是真能像那闲云野鹤似的不管外物!

        虽然在翰林院清闲,可那清贵不是?!”

        他都这样说了,盛向涯纵然不甘心也不好再劝。

        “那……好吧,我们兄弟刚好可以置身事外,不掺合了!”

        盛苑趴她爹肩上听着他和大伯对话,心里大概猜出这次聚会要庆贺啥了。

        理清楚了宴请缘由,盛苑期盼的看向院子。

        她刚刚看清楚了,这次晚膳就在院子里吃咧!

        盛苑和姐姐坐在儿童席上,左侧是二房的盛菡,对面儿是四房盛葶。

        等待上菜时,盛苑吃着安和堂准备好的茶点和零食,靠着姐姐眼睛放空。

        盛菡看着盛苑吃个点心也能如此没心没肺,心里登时不舒服了。

        尤其是想到家里爹娘因为祖父安排的采选女大吵了一架,她心里更不是滋味儿。

        因此看着盛苑姐妹脸上的快乐,愈发感到碍眼,只觉凭啥她们能这样无忧无虑!

        盛葶一直注意着盛菡,见她情绪波动较大,心里清楚闹不好上一世也有采女这事儿。

        虽然四房也进了俩人,但是四房也不是没有妾室,她庶出的妹妹就有两个,根本不怕更多。

        盛葶多少也听说二房伯母跟二伯父哭闹的事儿,想到自家娘亲心态平稳,也不将此当成个事儿,她都分不清谁对谁错了。

        果然,还是要选好夫君!

        “苑姐儿,咱们说说话吧?”终于开始上菜的时候,盛菡见盛苑的嘴巴可算歇下来了,忙不迭佯作亲热的要跟她说话。

        盛苑躲开她搂过来的胳膊,往姐姐跟前儿凑了凑,这才点头说好。

        说话而已,她能奉陪!

        盛菡眼珠儿一转,面露显摆的说:“今儿我们每家都分到了美人姐姐,唯独你们家没有!苑姐儿,这是为何啊?”

        美人儿?

        盛苑不解的看过去,她虽然不了解盛菡,但是能感觉出这个堂姐不喜欢她。

        盛苑虽然是小孩儿,可却也有一套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

        既然确定对方不喜欢自己,那么她就会将对方的言谈举止设定为陷阱。

        就像此刻,她虽然看着懵懵懂懂,但是心里已经格外警惕。

        当然,被动接招不是她的风格,她要在进攻中解决问题。

        “六姐姐,你说的美人儿是什么意思?是像小遥这样干活儿的吗?”盛苑无辜的朝她眨眨大眼睛。

        盛菡心里带着些许恶意的说:“既然是美人儿,那肯定不能只是干活儿啊,那是来家里做妾的!”

        “妾?就是姨娘么?像原姨娘、方姨娘那样的人?”盛苑说的这两位,都是二房的妾,因为各有一个儿子,加上二爷盛向江的维护,竟然联合起来跟正室何氏斗了个平分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