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有想法

第八十七章:有想法

        “嗯嗯,您老……有福咯!”盛向浔没觉得这算是好事儿,虽然大多数朝臣,包括他爹,视此为荣宠。

        就是不知道常夫人那里,他爹过不过得了关呢!

        要不怎么说不能幸灾乐祸呢,他刚想看他爹好戏,他爹就把他们兄弟都扯到戏台上去了。

        “我这么大岁数儿,福气已然不少,就不需要再用这些美人儿来增光添彩了。”盛国公这样说着,悄悄儿往月亮门外瞅了一眼,清清嗓子表示,“你们五兄弟一人一个,嗯,多余的那个,就给……”

        他看了大儿子一眼,按说给他最宜,毕竟他是世子,待遇上应该和其他弟兄有所不同,奈何想起一旦破防就发疯的大儿媳,他犹豫了。

        于是他又看向蠢蠢欲动的二子和四子,登时否决了,不能因为这个闹的他们两个不和,不然阿常那里就说不过去。

        故而视线挪向三子……嗯,跳过去,看向了最小的儿子。

        不是他区别对待这个不肖子,主要是这小子脸上表情太明显了,就想跟他找事儿呢!他才不上当。

        “老五最小,你们当哥哥的让让他!”

        盛国公做了决定,儿子里除了盛向浔就没有点头的。

        “给我的那个我不要,您是自己留着红袖添香,还是给哥哥弟弟,我都无所谓!”盛向浔既然承诺了不纳妾,自然不会反悔,更不屑于弄成什么通房。

        盛国公不大高兴:“为父知道你不争气,受辖制于郑氏,可是这是陛下赏赐的……”

        盛向浔“唰”的将扇子合拢,不高兴:“这是陛下赏赐给您的,您不是也没要?要说是给人辖制了,那咱爷俩是半斤对八两,谁都别笑谁!诶,您也别说我当儿子的不孝顺,您要是非挑刺儿,我就得和常夫人唠唠了。”

        他说到最后,竟是威胁上了。

        盛国公起的差点儿嘴歪了!

        这小子向来损,真让他到阿常跟前儿,指不定怎样乱说呢!

        五爷盛向浚见此忙说:“既然三哥不留,我也不敢多收,余下来的两个女子,分给二哥四哥好了!”

        盛向浔听老五这样说,不禁玩味的看过去。

        “随你便!”盛国公大好的心情,让老三这混小子给闹不见了,此刻看着几个儿子就不顺眼,冷声挥挥手,“都走!都走!晚晌再带着妻儿过来,在安和堂用膳,算是庆贺了!”

        盛向浔应和的最是积极,拱拱手,在他爹洪亮的一声“滚”喊出的刹那,就飞步遁走了。

        “哼!”盛国公没想到他话未落,这小子已经不见人影,登时气的要捶石桌,要不是之前他拍的那巴掌忒疼,他这拳头就落下来了!

        世子盛向涯回到自家院子,跟妻子云氏说起了盛国公的安排,叮嘱:“人,你看着安排,要是老五家的将人送回去,你就一齐把人退了,让老二老四分。”

        “要是五弟妹贤惠不退呢?”云氏研着香粉展颜一笑,“大爷留着不?”

        “咳咳,奶兄之子最近谋得礼部典簿一职,此子尚未婚配,说是不看家世,却要娶貌美之女为妻;你要是看着人合适,认了做个干女儿配婚给那孩子亦可。”

        云氏继续笑问:“要是不合适呢?”

        盛向涯无奈的叹气说:“算了,你……还是我吧,我这就退了去!”

        说罢起身就走,待他走远了,盛芝从里屋走出。

        云氏扶着女儿的手站起来,笑问:“都听到了?”

        盛芝点点头,眼里有些不服气:“哪有当公公的送给儿子妾室的!”

        云氏听得皱眉,拍她:“这话也是你能说的!没出阁的女郎,不可出此粗语!”

        盛芝不高兴的点点头。

        云氏教她:“你也不算小了,眨眨眼就到了及笄的时候,所以现在就要多听多看多想……少说!”

        盛芝清楚最后这个少说是针对她的,老老实实说好。

        云氏抚着女儿额头,笑说:“你记住了,就是和夫君感情再好,有些事儿也不要替他出头,男人么,原该帮着妻子儿女撑出天地,哪能消耗名声的事儿都让妻子出头?在家里,男人要那么好的名声作甚?女子只管怜香惜玉就好,该出手、要出手的,还是得让他们!”

        盛芝听得懵懵懂懂,不过却一一牢记。

        就在盛向涯跟安和堂打招呼的时候,盛向浔躺在自家床上跟郑氏邀功,待让郑氏夸得有些脸红之后,他才说起了兄弟们的小话:“你看着吧,大哥准得悄悄返回去把人给退了。”

        “这又不是第一次了!”郑氏轻笑说,“以前陛下也不是没恩赐过,舞女歌伶、女官宫人,你们不都是给退了!”

        “呵呵,这次的‘我们’可不包括老五咯。”

        郑氏闻言,不由惊起,半靠在靠枕上,推他肩膀问:“不会吧?我看五弟妹杨氏可不好说话!”

        “可是说呢!虽然老五没给杨氏许诺,但是他们儿女双全已算美满!他们才多大啊?一个刚二十有六,一个不过二十二三,何至于记着纳人呢!”盛向浔也不知这个弟弟何时起了心思。

        郑氏顿了顿,小声说:“我听嬷嬷说,有人看到过五弟妹在外面医馆看脉……梁夫人那里曾派人查过五房的药渣,似乎是养身子之用,莫不是不好生了?”

        盛向浔没想到她消息还挺灵通,夸赞一番之后,颇认同:“梁夫人自觉她那一脉在府里子孙单薄,恨不能五房一口气抱上五六个娃娃,常夫人话里话外揶揄她催生,若是晓得儿媳不好生育,恐怕她要说动老五纳妾了……我说这次老五怎么只退了一个呢!”

        “哼!夫家难混啊!公公婆婆总有一个喜欢保媒拉纤儿!”郑氏对梁夫人没有多少好感,对盛国公更是无语。

        盛向浔也点头:“所以才要让蒽姐儿和苑姐儿好好努力,自己给自己拼个前程!自己权在手,谁都不用怕!”

        郑氏好笑的看他主动站队过来,似乎听不懂她连带着迁怒之意,心里愈加甜蜜。

        还是她会选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