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盛国公立功

第八十六章:盛国公立功

        “三爷,老爷让您过去一趟。”安和堂的管事在咏繁苑外等了许久,见到满身疲惫的一家四口,忙不迭上前行礼。

        盛向浔揉揉脸:“我换身衣服再说!”

        “三爷,奴在这儿等您的一个时辰里,老爷已经派人来问了二十余次,您……要不然就直接过去吧!”

        安和堂的管事苦着脸好言相说。

        不想盛向浔一听这个,立刻抖擞起来:“二十多次都问了,也不在乎再等会儿!”

        言罢,他抱着盛苑一溜烟儿进了院子。

        安和堂管事伸手望远,无力的看着三爷背影远去,顿时无力的一叹。

        行吧,都是主子,等就等吧!

        “我刚刚见外院多了不少陌生仆人走动,莫不是……府里有客远来?”郑氏帮丈夫换外衣,随口说着猜测。

        盛向浔打着哈欠摇摇头:“谁晓得?说不得老爷子又有奇思妙想也说不定!”

        他看了眼已经靠在榻上打瞌睡的女儿们,笑了笑,跟妻子小声说:“早知道就在外面用些茶点再回来了!”

        说是这样说,打理好了他也不再耽搁,嘱咐郑氏兀自休息,便拿着折扇迈步出去。

        刚迈进安和堂,盛向浔就听到他爹高调的笑声,心里嘀咕,这老头子也不晓得遇上何等得意事儿……如此迫不及待一遍遍找他,该不会是要跟他显摆吧?

        “老三,你过来!”院间石桌前,盛国公朝着穿过月亮门的三子阔步而来,当即挥手召唤。

        盛向浔难得见他爹如此和颜悦色,不禁有些诧异,再看他爹周围,自家兄弟悉数陪伴,不禁剑眉微扬。

        “您这是捡到金子了?”盛向浔跟兄弟们打过招呼,坐在他大哥旁边儿,摇着扇子吊儿郎当问了起来。

        原以为此言又要撩得老爷子须发生烟,不想众位兄弟率先笑了起来。

        盛国公难得没和他计较,反而面露得色,捋须而谈:“你说的也不算错,还真是捡到金子了!”

        “???”盛向浔第一反应就是“至于么,又不是捡座金山”。

        这个念头刚冒起,他只觉脑海之中金石相击火花四溅!

        “矿?!”

        他这个思维链,是盛国公和几个儿子都没想到的!

        众人原本的笑意顿时僵滞不动,所有人都是一副“你知道你说准了么?你是怎么猜到的?你就没想过别的可能么?”的表情。

        盛向浔见他爹和兄弟们都呆住了,也有些怔愣:“不、不是吧?我猜的这么准?”

        他就是随便一想随口一说而已!

        “咳咳咳!”到底还是盛国公啊,老成持重,虽然一颗心脏怦怦怦跳的有些激动,还是缓了过来,使劲儿忍着想要追根究底的询问,一脸莫测的放低声调,“咱们祖业上发现了两座矿,一为铁一为铜。”

        “!!!”还真是捡到金子了,不过就是有些烫手啊!

        满意的看着三儿子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盛国公笑言:“为父已经将两座矿连同所在山脉献于陛下。”

        盛向浔顿时安心了,只觉招惹麻烦的源头没有了。

        见他如此,盛国公甚为欣慰的叹口气。

        家中数子,唯有这个儿子和他所想一致,不管是承业的长子,还是最疼的次子,刚刚听说家里有矿时,呼吸都加重了;有种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野心在眼底绽放;待听到他将矿献于陛下,脸上眼底不舍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

        盛国公心里盘算着找机会要和几个儿子好好谈谈,不管怎样,盛国公府立身之本不能忘啊!

        他感叹之余,忍不住在心里又赞许了三子几句,却不想,他这个儿子生来就是气他的,他每次刚对他有些不同寻常的喜爱,他就要蹦起来拍下去,简直是对他这片爱子之心的嘲讽!

        此刻也是这样,听听这小子说的什么!

        “老爷子,圣上定不会让盛国公府吃亏的,快说说,给咱们府上什么奖励了?要是有好东西赶紧分分,咱们兄弟几个也都有份儿啊!”

        盛向浔吊儿郎当的摇着扇子跟他爹嬉笑,果不其然,他老爹咆哮着拍了石桌一巴掌:“给你几藤杖,你要不要啊!”

        “老三!”盛向涯不满的瞪了弟弟一眼,“你多大人了总是这样混闹!”

        “大哥,你也不要总说三弟,我看他说的也没错啊!”盛二爷盛向江笑着接话,“老爷子的好东西可不就是咱们几兄弟的?端看老爷子何时高兴,给咱们几个分分,也能让咱们手脚宽裕些。”

        盛四爷盛向湍跟着连声说是,盛五爷盛向浚虽然没有明言,但是看表情亦是赞成。

        大爷盛向涯冷哼一声:“你们倒是通透!”

        盛向浔耸耸肩,没接这些话茬。

        盛国公在诸子斗嘴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情绪管理,没好气儿的瞪了几个儿子一眼,侧身朝着皇城方向拱了拱手:“陛下将邻郡的几座皇庄并边郡的一处马场赐为补偿;还将外城一座官学书院送给了咱家。”

        “书院?!”盛向浔立刻想起不久之前陛下在朝堂上颁布的圣旨,那通对参与幼学考核成绩出色的女童的封赏,简直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前不久,陛下因不满官学所属书院对幼学安排上的不满,很是裁撤了不少官员,其中以幼林书院处罚最重,上至山长下至直学悉数查办,整座书院就剩学生了。”

        盛国公得意的捋着胡须,斜睨着三子:

        “自此以后,我们盛家和郑家一样,有自己的书院不说,书院待遇等同官学!哈哈哈!咱们府上,愈发不同咯!

        而今圣旨已至,手续办成,就等着府里派出山长监院,请好夫子管学了!”

        盛向浔没想到盛家还有这等际遇,他爹不是总想着往文臣里站?这下子那个圈子不好排斥他们家了。

        “这是好事儿啊!”

        盛国公见三子真心赞成,美滋滋的颔首:“不仅如此啊,陛下又要将民间采选的美人分赐给群臣,咱们府上得的人数儿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