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打扮成郎君吧

第七十六章:打扮成郎君吧

        盛苑美滋滋口述了两封信,让会写字儿的小遥帮着写好,就忙不迭催着她去寄信。

        “小姐,我看邀请函说的时间……得等到下旬呢!”小遥想提醒自家小姐控制情绪,要不然兴奋地看不进书学不进习,恐怕邀请函就要让三爷没收了。

        “对啊!就是要留出时间来准备哒!”盛苑没听出她言外之意,兴奋地在屋里跑来跑去,一会儿让人打开衣橱找好看的衣服,一会儿又让人看看有哪些容易带去的吃食。

        忙乎的不亦乐乎的她还觉得不过瘾,又招呼小遥准备纸笔。

        “要是能设计成游戏玩具做出来带过去,肯定更好玩儿!”

        盛苑觉得到时候肯定不止她们三个小孩儿去,要是其他小孩儿看见他们三个玩儿游戏版对鞠,肯定要羡慕哭咧!

        嘿嘿!盛苑这样想着,忍不住笑出声儿。

        到时候,她们仨就出风头咯!

        小遥看着自家小姐捂嘴偷笑的得意样儿,也不知该不该再劝劝,她今儿作业还没写呢!

        盛苑早就把爹之前留的作业忘到一边儿了,小家伙儿在自己屋里忙活了一溜够,又闲不住,颠颠儿跑到主院儿,找爹娘谈谈去。

        她设计游戏玩具的计划需要大人帮忙。

        “诶!你来的刚好!”盛三爷正跟妻子提起小闺女幼学考核的事儿,见小闺女自己过来了,登时朝她招手。

        盛苑没注意他们手上的京城官学资料,还兴致勃勃的凑过去,自己踩着小凳子爬到她爹腿上,然后踩着人家大腿,凑到娘亲怀里。

        让这小胖子踩到大腿肉疼的盛三爷,气得直咧嘴:小东西坏心眼儿!

        盛苑坐好,小嘴儿就开始叭儿叭儿叭儿说起来,根本不给她爹掺言的机会。

        郑氏好笑的搂着小闺女,一边儿揉着小家伙儿的胳膊腿儿,一边儿时不时亲她肉嘟嘟的脸颊儿。

        盛三爷看的眼热,只可惜他闺女只肯把脚丫儿放他膝盖上。

        没辙,小脚豆儿圆乎乎的,凑合吧!

        “你说要将对鞠设计成游戏?”盛向浔看看他闺女,心说,这孩子可真有主意。

        “你有想法儿了?我可跟你说好,要是有想法儿,那可以试试,要是指着我们,你就甭想了,爹爹可不想跟这儿动脑筋。”

        盛苑觉得爹爹真是忒不求上进了,得批评批评:“当官升阶,就要多动脑筋!您从小事儿上渐渐做起,从这一点一滴开始做起,时间长了,您自然就官路通达啊!”

        盛向浔嘿了声:“你爹爹就没想过升官!”要想升官早就升了,圣上又不是没给他机会!

        盛苑觉得她爹这不求上进的样子有些熟悉,但是,她可不能苟同!

        她爹若是把她咸鱼的资格抢了,她咋办?难不成指望哥哥姐姐?

        当然,姐姐肯定要指望的!她可是她心爱的妹妹啊,姐姐怎能舍得不给她依靠?

        至于哥哥……就算咯,先不说她没正式见过哥哥,就算是感情好也没用。

        大公鸡尾巴长,娶了媳妇儿全都忘!

        所以她心里可以倚靠的第一位是爹,第二位就是姐姐!

        【宿主,你这想法儿可不对啊!来跟我一起念,我们奋斗的目标是--争、做、首、辅!】

        系统察觉到自家宿主的投机取巧心理,登时提醒她要记着她们的目标。

        “……”盛苑想起来了,还有个系统呢!这位在对待她认字学习上,简直能用枕戈待旦来形容!

        “哎哟!你不要较真儿啊!我督促爹爹上进也是为了让怹给我做个榜样!再说了,都知道登高望远,要是爹爹在高位,我岂不是起跑线能更高些?到时候距离首辅这位置不是更近?你看历史上严嵩他儿子没有考过科举,还不是有个小阁老的称呼。”

        她在那里跟系统狡辩,却不知系统都要变成黑的了:【你拿严世蕃当例子是怎么个意思?怎么着?你想拿着个金碗要饭去?】

        盛苑:“……”还真的啊,不好这样比较。

        盛向浔不知道闺女还要应付系统,他听着闺女言之凿凿的要他做她官场上的依靠,顿时不服了:“养儿养女是为啥?还不是要你们努力给爹娘挣封诰?我把压力都给你哥哥了,都没让你卖力争取,你怎么还反而督促起爹爹来了?”

        盛苑闻言,顿时不知该怎么说了。毕竟她虽尚小,但是多多少少要面子啊!

        郑氏见闺女被丈夫的无赖惊到,登时好笑的摇摇头,瞪她丈夫一眼,又低头点着小闺女鼻子说:“谁想要好处,谁自己挣去,自己挣不来,就不要强求旁人给挣!”

        盛苑觉得她娘好像偏心爹爹,登时嘟起嘴来。

        盛三爷却觉得妻子向着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他凑到郑氏耳畔小声说:“聆娘只管放心,我肯定给你挣出诰命来!”

        郑氏点点头,她根本不怀疑这位爷的保证,毕竟以前几次进宫拜见皇后时,皇后生怕她对三爷照顾不周,言语里几次都提点过她爵位的事儿。

        盛苑支棱着小耳朵也没听清他们的对话,登时不满意的蹬着脚丫抗议:孩子还在这儿!可不能当着小孩子面儿说悄悄话!

        郑氏比盛向浔面皮儿薄,让小闺女这样嚷嚷,她气得捶了丈夫肩膀两下。

        他们根本没说啥不能让孩子听的话,可他却偏偏这样作态,让这小东西喊出来,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和他当着孩子面儿调笑呢!

        盛向浔吃痛,揉着肩膀可怜兮兮抱怨:“原是这小家伙儿喊出来的,你怎么拿我出气咧?”

        郑氏不搭理他,低声跟女儿谈起将对鞠变成游戏玩具的事儿。

        郑家陪嫁过来好些匠人,小家伙儿要是喜欢,给她做出来也不是难事儿。

        只是做成玩具出来,就是为了气哭小朋友……算怎么回事儿?

        盛向浔不等妻子教育孩子,就给她闺女出主意:“宝宝啊,以后和你那俩小朋友出去玩儿的时候,你记得打扮成小郎君啊!”

        “啊?为何啊?”盛苑闻言,懵懂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