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盛三爷威武

第七十一章:盛三爷威武

        太子姜怀谦身披夕阳余晖踏进了满福宫。

        此刻,天色未暗,宫苑通道铜灯却皆已明。

        火烧云下的琉璃瓦,有种渐渐睡去的安宁。

        “你怎还没出宫?”秦皇后疲倦的侧躺在榻上,见儿子左右环顾,登时没好气的甩甩帕子,“别找了,苑姐儿出宫有会儿了,现在大概到外城咯。”

        姜怀谦遗憾的啧啧两声,坐到母后身旁笑问:“我瞧着您怪喜欢那孩子的,有她在这儿也热闹,怎么不多留些时日?”

        秦皇后抚着鬓发摇头:“小孩子不好长时间离开父母的。”

        “那有什么了,表兄家的昕哥儿还不是自小就养在郑氏?要是您喜欢,把那小胖妞养在宫里也无不可。”

        听他如此说,秦皇后不大高兴:“你真会慨他人之慷,你怎么不拿自家儿女慷慨?”

        姜怀谦闻言连声说冤枉:“我打早儿就要送孩子过来!我说过,不管哪个孩子,只要您看上了,立马儿送来,可是您不要啊!

        当然,要是您现在改主意了也不要紧,您现在说一声,我保准赶在宫门下锁前就把孩子送进来!”

        “你当孩子是宠物呢!”秦皇后无语的看着唱念做打的儿子,抚额摇头摆手,“你赶紧出宫去吧!”

        姜怀谦笑了笑,没动,看着侧厅笑问:“怎么没拾掇呢?”

        秦皇后看看那满地的玩具,瞥他一眼警告:“你别想动啊,我这是给苑姐儿准备的,这次没用到,下次还能用不上?”

        “下次?您打算多久接进来一次?”姜怀谦心说,到时候他把屿哥儿带来,让俩小胖娃娃凑一起玩儿。

        秦皇后懒洋洋抚着指甲:“大概……每旬一次?再说吧!”

        姜怀谦暗自记下,看着窗外笑说:“这小家伙儿快到家了吧?”

        盛苑被齐姑姑放到她爹怀里时,还腆着肚肚睡得香甜。

        “哟!这是多睏啊,睡到现在还没醒!”盛三爷手欠欠儿的用指戳了戳小家伙儿一鼓一鼓的肚肚,结果……没动?

        他有些嘀咕的跟媳妇儿私语:“你说……该不会是这孩子太闹腾,姨母嫌她烦,给她吃助眠的东西了吧?”

        郑氏觉得这位爷的想法儿可真无拘无束,不由似笑非笑看向他,说:“要不你去问问?”

        在她看来,这情况根本不可能!

        皇后身边儿跟着多少能人?就算是嫌烦了,也自有人帮她照顾好孩子,何至于拿东西把孩子药翻?

        再说,她要是不喜欢苑姐儿,怎么可能到现在才送回来?

        不是她自夸,自家这老闺女那般可爱,谁看了能不喜欢?除非是瞎了眼。

        盛向浔也只是随口说说:“我瞧着也是,这小丫头红光满面的,一看就是吃好喝好玩儿了。”

        郑氏了解自家闺女,见她睡着觉还时不时蠕动下小嘴儿,忽而捂嘴笑说:“不信你回头打听去,大概是你闺女跟人家那儿话说多了,累的!”

        盛向浔闻言,立刻看向睡得东倒西歪的闺女,一拍腿,恍然大悟:“还真是!这小家伙儿每次睡前说话多了,睡着以后小嘴儿就会动几下。”

        “要不还是推醒了她吧,再等等就要用晚膳了,睡多了晚上还睡不睡?”盛向浔这么说着,两只大手已经蠢蠢欲动。

        把熟睡的孩子闹腾醒,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郑氏见他这样,当即面无表情的揪着他袖子就把他往外赶:“蒽姐儿快放学了,你赶紧出去迎迎吧。”

        “诶诶诶!聆娘!咱说话就说话,推人就推人,别连着胳膊上的肉一块儿揪!”

        盛向浔连蹦带跳的被自家夫人推出门去,灰头土脸的耷拉着脑袋出了院子,准备去接蒽姐儿。

        没想到,他刚出了咏繁苑,就见自家小厮跑过来禀告。

        说是太子的马车就停在侧门外的小巷上,现在要唤他过去说话。

        盛向浔闻言,第一反应就是和自家闺女有关。

        果不其然,马车上太子笑吟吟的一五一十将盛苑的言语表现复述之后,盛向浔只觉额间青筋隐隐跳动。

        好你个胖小苑,能耐了啊,敢跟皇上面前大放厥词!啥都敢说啊!

        姜怀谦见自家表兄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心情大好的合拢折扇,轻敲手心儿:“表兄,苑姐儿聪慧异于常人,父皇言之要好好栽培,以后的肱骨栋梁可不能耽误了。”

        还肱骨栋梁?他怎么没看出来呢!

        盛向浔嘴角儿抽了抽:“苑儿只不过较普通孩子略早慧了一些,仅此而已,怎能担此重望?”

        好家伙,有这样沉重的担子,他好好儿的胖闺女还怎么没心没肺的长大?

        不行,他要据理力争!

        “臣以为小孩子还是无忧无虑长大为好。”哪怕当个纨绔也好过担负天下。

        姜怀谦挑挑眉,没想到他这样说,只能搬出之前和父皇商量好的威胁。

        却不想盛向浔听后,只是怔了一下,便揉了揉脸,表示:“要是这样,那……太子,您可得给臣多争取些福利,臣带着妻女周游大楚花费不小呢!”

        “嘿!”姜怀谦听他此言,登时气乐了,“表兄,你这是想带薪全家游大楚呢!”

        盛向浔苦着脸连声叹气:“那怎么办呢?谁让自家孩子不是能担大任的!为了她,我也只能听您安排,准备携妻带女出任地方了!

        毕竟苦谁不能苦孩子!

        唉,臣真可怜哦!

        当然,您自然也不容易……算咯,臣不为难您了!提升俸禄这事儿就算了吧!

        大不了若有不趁手时,臣自跟姨母诉苦吧!就不麻烦您了!”

        言罢他行了礼,就要告退。

        姜怀谦赶紧一把扶住他肩膀,咬牙切齿的笑:“表兄留步!留步!

        你看,你这翰林院修撰做的不是挺好?何必想着他职!

        这么着,孩子你该培养就培养,不说强求她多学苦学,可科举的路子必须得走。”

        “太子说的是。”盛向浔听他换了言语,当即面色不变的顺杆儿就爬。

        好像之前和太子掰腕子这事儿不存在似的。

        他态度自然的跟太子拱手,笑说:“我和夫人本也要送她去官学就读的。将来要能科举,自然也要让她参加……至于说,孩子能走多远,那就看她本事了!左右有姨母和您在,还能亏了她?”

        “呵呵。”

        这笑,是姜怀谦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

        他就知道这个表兄早就做好赖上他的准备了!

        哼!谁让母后疼爱他呢!

        有表兄弟的名分在,这等事上他能奈何?

        最多只能免了秦家的爵位出气了!

        ------题外话------

        咚咚咚咚!表兄弟斗气,最后只有秦家受气成就达成!

        还有两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