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当太子挺好

第七十章:当太子挺好

        “娘娘,苑姐儿睡熟了,您也在这儿歪歪吧。”齐姑姑拿着温热的湿帕给盛苑擦了一遍,将她后背、胳膊窝、腿窝儿上的汗擦干净了,又给换了件红肚兜,拿薄纱盖住她的小肚肚,这才跟一旁的秦皇后说话。

        秦皇后点头,躺到盛苑旁边儿,倚着靠枕轻轻给她打着扇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小脸儿瞧。

        “阿齐,你记不记得啊,当初怀恩怀宴也是这样胖嘟嘟的,红红的小嘴儿,肉嘟嘟的小腿,说起话来喳喳喳吵个不停,偏偏还总是那样有理,让你气不得笑不得。”

        齐姑姑闻言,扭身擦了下眼角,笑着说:“哪里有您说的那样夸张?倒是您,越发有耐心呢!要是搁以前,您又要把奴婢推出来,只管自己耳根子清静去了!”

        秦皇后笑了笑:“大概是老了吧,总是想起过去。”

        齐姑姑看着秦皇后满头密实不见银发的青丝,笑着说:“前儿温贵妃还说呢,您跟太子妃在一起,都要还以为您们是姊妹呢!”

        “后宫笑谈你也当真?”秦皇后笑意淡了些,“太子妃卢氏心有些思重,虽说错不在她,可也只能在她。咱们这位陛下心善,非要保她后位,可这对她而言,未必是好事啊,你看着吧……都不简单呐!”

        齐姑姑心知不好接话,只说:“任凭如何闹腾,也烦不到您这儿,再说有您跟这儿看着,闹不到哪儿去!”

        秦皇后笑了笑,不再言说,放下团扇,侧身轻轻拍着盛苑,感受着小孩子的奶香,渐渐睡熟。

        而此刻,太子姜怀谦却扶着承元帝往清源宫而去。

        “父皇,小家伙儿那句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很不错,儿臣看,那些官学夫子恐怕自有一套妙计,既应付了您,又讨好了朝臣,呵呵,这等人才需要整顿啊!”

        承元帝点点头:“杨询已经派人盯着了,很快就能知道两宫内侍宫女,哪个往外传信儿了!”

        姜怀谦闻言,忽而惊觉,心说原来父皇全都明白。

        “你管好了身边人,莫让人知晓那小丫头今儿的言行。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莫要牵连那孩子。”

        “喏,儿臣明白。”

        “朕打算将幼学考核优异的几十个女童调到国子监就学……若其父为官者,官升一级;其父为勋贵者,有爵位的,爵位保留一级不动;无爵者继承顺序提前;平民者待遇同秀才……每家赏赐良田百亩,白银千两。”

        “父皇!”这样的赏赐,姜怀谦听着,竟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承元帝却表情未变,继续说:“参与京都幼学考核的学院,其幼学女郎出身文官武将勋贵家的,划归名单。从中择取不思进取者、成绩不进反退者,单独一张名单。朕之前赏赐的那些土地银两,以及免掉的劳役税收,全都让其家里平摊……嗯,按照三倍收取,国库分一份儿,内帑留一份儿。”

        姜怀谦到吸口凉气:“父皇,这样……恐怕朝堂诸公都要反对的。”

        “所以朕才要看看是谁里通宫外啊!”

        承元帝笑了笑:“朕温和了一辈子,从未有过群臣反对的时候,长长见识挺好。太子,而今朕已老迈,让他们把力气用在朕这儿,待到力竭,你以后也能轻松些。毕竟这是朕起的头儿,不能让你吃苦。”

        姜怀谦闻此言,忽地感觉嗓子有些发堵,他低头使劲儿眨了眨眼,哑着嗓子说:“儿臣让父皇忧心了。”

        承元帝拍了拍太子搀扶着他胳膊的手:“你是朕选的储君,朕为你考虑,却也不止是为了你,更是为了大楚江山。

        太子,这江山三朝更迭未变!朕总是想着,纵使大楚不能绵延千载,可是这江山也该越来越好才是,不能让大楚败了它!”

        姜怀谦并不能像承元帝这样清楚的感受楚大楚和大楚江山的区别,亦不能体会承元帝为何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忧虑。

        承元帝叹口气:“太子,要是此番旨意发出,群臣意乱,倒也不怕,可若是……旨意犹若石入海中,你就要多加小心了。”

        姜怀谦低声咕哝句:“都是大齐遗风闹的!要不然,就凭楚风开明,想开女子科举根本不难。”

        承元帝无奈的看他:“朕知晓,依你之意,大齐世家断然不能留。只留大齐百姓就好,届时用强令管之,几代以后就能易齐为楚……可是,你想想,真能如此?”

        姜怀谦抬头看过去,直视着承元帝。他虽未明言,但是其意可见。

        承元帝摇摇头笑叹:“太子啊,你可知,有些认知千载过来依然根深蒂固,想要改变,何其难也?唯有打破他们认知,才能让他们尽快而彻底的改变。”

        “您是说……让大齐世家贵族率先改变,大齐遗民见之,自然认知动摇,从而才会接受认可大楚风气?”

        承元帝闻言又是一笑:“大楚不需要求着他们认可,只要他们对大齐上层变化有了认知,再加上区别对待遵从楚齐两种风气的政令……届时,齐人会上赶着抛弃齐风!如果此般成功,以后大楚就有了对付那些异族的模版,不战而胜啊,自然有望恢复中原原本版图。”

        这一刻,承元帝的野心再一次对太子展开。

        他用殷切的眸光注视着太子:“朕想,即使朕看不到大楚北驱阿戎,南逐异族,可是……太子,你和你的儿孙可以看到!”

        姜怀谦看着承元帝眸中的期冀,感受着他眼底那浓烈的情绪。

        这一刻,他只觉胸中冒出股股热意,那颗跳动的心,愈发有力的跳动着,怦怦怦,砸的他耳朵生疼。

        他原以为,他只要守住这锦绣河山就是圆满,却不想,他父皇早就替他剑指北南!

        这一刻,姜怀谦忽然不那么急切的盼望登基了。

        这江山,这皇位,忽然变得烫手!

        这一刻,他竟有种冲动,恨不能请他父皇好好保重身体,最好能再守望江山上百年!

        他,当个实权太子挺好。